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含泪的远方 >> 阅读

含泪的远方

2011-11-09 15:04:50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71

土墙。柴门。大红灯笼。

银发老人背对着门,手里正摆弄着什么农具,杆子长长的横在院里。探出院墙的枣树已经有一些些绿了。我几乎是倒退着就走就看离开了那里,好像是一个梦呢。其实我完全可以把门缝再开大一些,可以咔嚓咔嚓拍下来。但是我没有,没有打破老人的宁静。为此我无数次后悔过,最终觉得主要是当时真的忘了。

曾经也为一位母亲很长很长时间望着黄河那边而惊呆过,我从她后面走过,走过很远了她还是那样。

现在想来这样的画面就是不拍也会在心里放一辈子。

我让自己走得远远的。我不放过一个一个小山村,不放过一扇一扇柴门,我从门缝往里瞅的习惯从来就没有改变过。我羡慕他们出入于土窑洞的生活,羡慕他们的庄稼比谁家的都好。一样的家一样的亲人,连期待也是一样的。那些破墙烂窑,我已经拍得够多的了,我太希望看到家看到人了,老家的家亲人的人。他们黝黑的脸不知要比黄土地黄多少倍黑多少倍。能和三个五个这样的老人黑人一起说说笑笑唱唱民歌是我最大的收获。我让他们知道这世上还有很多人是喜欢和热爱他们的。

我让自己走得远远的,带着他们的民歌、窗花和故事,带着他们可以无限延伸的感情,深入到大山深处的每一个褶皱里。我为他们曾经有过的没有过的快乐伤感着。我见过背一背大红花被子走了几十里山路的俩口子,就笑就给我说是给儿子结婚用的。我还见过更老的一位老人,背着一摞碗,却把给孙孙买的橡皮玩具和一本挂历一路上拿在手里直说是怕压烂了。村里唱大戏村里闹秧歌,那么喜庆那么乐呵,大人孩子老老少少的快乐都是真正的快乐。我也许见到的这样那样的快乐太多了,反而才不懂快乐。

我想让自己草根一些,再草根一些。当一个人的母亲不在了,母亲的母亲也不在了,她的爱可以细致到一草一木,也可以像一片云彩那样飘来飘去,飘过每一个小山村,飘过每一块黄土地。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偏偏就听见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太太对另一位老太太说她去她妈那儿,偏偏就看见一位老太太在和一堆孩子玩呼啦圈,白头发一扬一扬的很好看。我很清楚我的伤感和快乐一样就这么被压着了挤着了。十年前的那一场大雪也盖不住我的痛苦,化不开我的乡愁。

于是,所有为我推开的门都不是母亲那扇门,又都是母亲那扇门。我热切切眼巴巴地寻找着希望有一条路有一扇门是母亲为女儿笑着推开的。很经常的一个笑,现在却要去想去找了。

于是,利用假期我和儿子有了一次又一次远行。毛乌素沙漠、神湖边、黄河畔都留下了字迹,留下了对母亲的思念。在落日余辉中,我们一次次收起帐篷背起行囊急行军一样赶往驻地。最迟的一次夜里九点多还在泥泞的玉米林带里穿越。一人拄一根棍子,十三岁的儿子坚决要走在后面。快到村子了,不远不近后面的狗不叫了,前面的狗听见脚步声又叫起来。还有人撩起窗帘子往路上瞅。眼盼着灯光多起来了,狗又乱叫上一气随时准备扑出来,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确吓得不轻。心想能有自己的亲人有自己一个家该有多好呵。悬一跤顺一跤,棍子压弯了还没站稳,比泥腿子还泥。想想没出什么意外,还是挺刺激的。

于是,又有了一次次追寻一次次呼唤。

于是,便有了清清楚楚一个梦。梦见母亲就要转身离开了,自己放开来叫了一声-----。自己把自己叫醒了。十年了,总算又这么放开来叫了一声。多少年都没放开来这么叫了。

 

   编辑:屈利娜   项小霞         

相关文章
2012-03-17 09:42:18
2013-05-23 09:22:52
2013-10-14 08:58:19
2014-02-23 08:46:16
2013-02-16 15:01:33
2014-04-08 08:11:52
2014-07-16 09:06:09
2013-02-08 08:27:4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