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李能俍:略谈有关张季鸾先生的诗篇 >> 阅读

李能俍:略谈有关张季鸾先生的诗篇

2018-01-10 10:22:05 来源:榆林日报 浏览:11
内容提要:张季鸾(1888~1941),名炽章,以字行,榆林人。这位被誉为“文坛巨擘,报界宗师”的新闻家、政治家,一生致力办报,评论时政,无暇吟咏,鲜有诗作留存于世。笔者所见其诗仅有《壬申春与杨介石留别四绝

张季鸾(18881941),名炽章,以字行,榆林人。这位被誉为“文坛巨擘,报界宗师”的新闻家、政治家,一生致力办报,评论时政,无暇吟咏,鲜有诗作留存于世。笔者所见其诗仅有《壬申春与杨介石留别四绝》:

春去春来欲问天,客心憔悴在春前。

今春犹是昨春样,又让春归在客先。

曾听焦尾伯牙琴,百里弦歌一片心。

但愿莫抛花县事,高山流水有知音。

铁砚磨穿剧可怜,压残金线一年年。

半生虚度无他技,只结区区翰墨缘。

天涯聚散亦常情,销尽离魂是此行。

异日班荆重道故,文坛也许挂虚名。

壬申指1932年,这年春张季鸾曾有西安之行。杨介石(18801960),富平人,曾任杨虎城十七路军指挥部参议等职,新中国成立后曾任铜川市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由此四绝可知,张、杨二人应为故交,张去西安时应与杨晤面,离西安前吟诗绝留别。第一首抒写思乡之心。张季鸾因父亲张楚林为官山东,出生于山东邹平,1901年其父病逝于济南,这年冬,他随母扶亡父灵柩归榆林安葬,平生首次回归故乡,次年秋奉母命赴礼泉烟霞草堂师从关学大师刘古愚就学。这次归乡,居住虽不足一年,张季鸾对故土榆林却萌生了深厚的情感。此诗表达了春可归而人难归的乡愁。第二首抒写与杨介石的深厚情谊。“焦尾”为古琴名,传为东汉文士蔡邕用烧焦的梧桐木所制。春秋时,楚国上大夫俞伯牙精于弹琴,其友人钟子期善于欣赏,能从其琴声中分辨出高山流水之音。作者引用此典表达自己与杨介石的知音情谊。西晋文人潘岳为河阳令,满县遍种桃花,人称“河阳一县花”,后以“花县”为县治的美称。诗中花县可能指称三原县。张季鸾于1903年曾就学于三原宏道学堂,杨介石可能为其同窗,因而诗中期盼莫忘同窗之情。第三首抒写作者作为报人的感慨。唐代诗人秦韬玉诗《贫女》中有“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之句。“压残金线”化用此语,表达报人为别人编改文稿的辛苦。作者慨叹自己别无他技,只在铁砚磨穿、为人作嫁的文墨辛苦中度过了半生光阴,与众多同仁结下了翰墨之缘。诗篇体现出作者对办报事业的执着追求,显示出一名新闻家的高尚情怀。第四首抒写留别之意。“班荆道故”为成语,意为朋友相逢于路途中,铺荆对坐,深情叙旧,喻朋友久别重逢。作者说,自己对友人的思念之情因西安之行而得以暂时销减,期待他日与友人再次相逢叙旧,那时自己一定还是一无所有,只是在文坛上有点虚名罢了。诗篇展现出作者钟情于报业,矢志不渝的品格。四绝语词典雅,韵味淳厚,堪称佳篇,可见张季鸾非不能诗,实无暇于诗也。

张季鸾先生很少写诗,然而别人为他所写的诗篇却为数不少,其中多为其友人所作。友人之间相知甚深,因而友人之诗更能真切而形象地刻画出张季鸾的本真。透过张季鸾先生的友人吟咏先生的诗篇,我们可以更好地认知先生的风韵气度,理解其人生境界与处事风范。

先看于右任为张季鸾所作的诗篇。于、张二人同出刘古愚门下,又先后就读于三原宏道学堂,有着三十余年的交情,堪称患难知己。于为张所作诗共三首。第一首是1937年所作的五律《寿张季鸾》:

榆林张季子,五十更风流。

日日忙人事,时时念国仇。

新声翻法曲,大笔卫神州。

君莫论民立,同仁尽白头。

张季鸾从1908年留学日本东京时编辑《夏声》杂志,到1913年担任于右任于1901年在上海创办的《民立报》驻北京记者并在北京创办《民立报》,再到1926年创办《大公报》并任总编辑,数十年间始终致力于办报,在中国新闻报刊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1937320,是张季鸾五十寿辰,其好友、同仁百余人在上海为其贺寿,于右任手书此诗致贺。诗前有序:“先生初助余办《民立报》,英思卓识,天宇开张,三十年来交情,历历如昨。”于右任评价张季鸾协助自己办《民立报》,思虑深刻,见识超卓,其才能学识像天空一样开阔恢宏。诗中称张季鸾为“张季子”,“子”是旧时对男子的尊称,赞扬张忙于“人事”,牵念“国仇”。“人事”意为众人之事,亦即与大众利害攸关之事,“国仇”指日本帝国主义侵华之仇。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张季鸾写了大量社评,痛斥日军罪行,鼓舞抗战士气。“法曲”为外来音乐与汉族音乐结合而成的一种古代乐曲,诗篇借以赞扬张季鸾的新闻作品继承了古代文人关心国是的精神而开辟了新的境界,为抗战作出了重要贡献。结尾二句含有时光易逝、人事匆匆之叹,亦饱含对张季鸾的一往深情。

于右任为张季鸾所作的第二首诗为散曲,题为《[双调·折桂令]季鸾弟癸丑十月十一日在北京出狱二十五年纪念》:

危哉季子当年!洒泪桃源,不避艰难。恬淡文人,穷光记者,呕出心肝。吊民立、余香馥郁,说袁家、黑狱辛酸。到于今大战方酣,大笔增援。廿五周同君在此纪念今天,庆祝明天。

“癸丑”指1913年。是年,袁世凯为筹集反革命内战经费,未经国会同意,与英、法、德、日、俄五国银行团签订出卖主权以换取二千五百万英镑的《善后借款合同》。张季鸾经采访获知此事,立即在《民立报》发文披露。袁世凯为此查封了北京《民立报》,张季鸾被逮捕,囚禁于军政执法处监狱达三个月,经多方营救,于是年1011出狱。1938年张季鸾出狱二十五周年纪念日时,于、张二人同在汉口,乃置酒为祝,于并作此曲以为纪念。前六句写张季鸾当年蒙怨入狱,身陷危境,乃因他为追求实现理想社会而洒泪奋斗,他虽为一无所有的文人与记者,却不惜呕心沥血,披肝沥胆,坚持斗争。东晋文人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描绘了一个安宁和平、自由平等的理想社会,“桃源”之语借指理想社会。接着二句,先追念当年《民立报》的影响深远,犹如浓香犹在,继忆张季鸾深陷袁世凯的黑暗牢狱,至今思之令人心酸。结尾四句,赞扬张季鸾挥笔著文增援抗战,而作者与张共同纪念出狱二十五周年,目的在于激励斗志,为庆祝美好的明天而奋斗。全曲描写了张季鸾为实现崇高理想、为争取抗战胜利而奋斗不息的精神,表现出二人的深厚情谊及对美好未来的共同期盼。

于右任为张季鸾所作的第三首诗写于1957年。是年,曾任《大公报》副刊主编的陈纪滢所著《报人张季鸾》一书在台湾出版,于右任为此赋七律一首:

为报榆林张季子,飘零遗稿竟编成。

于髯今日还诗债,怅望中原有哭声。

痛心莫论大公报,民立余馨更可思。

发愿终身为记者,春风吹动岁寒枝。

张季鸾对自己的文稿从不自珍,其去世后,遗稿散落各处。此诗先赞扬陈纪滢为报答张季鸾的功劳,撰成《报人张季鸾》一书,使张散失的遗稿得以编辑成集。“于髯”为作者自称,作者别号“髯翁”。从“还诗债”一语可知,陈曾邀于题诗,于因而作此诗以“还债”。作者在作诗之际,不由得想起当年与张季鸾在大陆共同战斗的往事,因而挥泪痛哭。张季鸾担任《大公报》总编辑长达十五年,他的逝世是《大公报》的巨大损失,令人思之痛心。但在于右任看来,此事尚不可论,最值得怀念的是张与自己合办《民立报》的往事,至今思之,犹有余香在焉。结尾二句颂扬张季鸾曾发愿终身作为一名记者,这一志向犹如春风,催发松柏在岁寒中挺拔直立、永葆青春。孔子有“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之语,“岁寒枝”指松柏。于右任在张季鸾逝世十六年后写成此诗,对张依然怀念有加,可见二人情谊之深。

有关张季鸾的诗篇,以挽诗为最多。张于194196病逝于重庆后,仅重庆《大公报》就连续刊发挽诗近二十篇。笔者于诸多挽诗中选录数篇,略作解析。

先看章士钊先生的词作《倦寻芳·张季鸾挽词》:

笔枯到死,谁夺将来?梦断难说。讽议平生,独让此君横绝。影微茫,漏沉寂,孤檠点点心头血。算此身,四十年付与,冷风残月。 回头望,三茅阁上,清水溪旁,瘦尽人骨。却有元精,贯入当中不灭。两字老兵都记取,文家到此论风节。我哭君,有髯翁,意能分别。

章士钊先生曾任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常委,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张季鸾逝世时,他在重庆,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此词上阕重在书写张逝世后的悲痛之情。作者感叹,张运笔至枯,而今此笔突然被夺,让人难表沉痛之情。张平生致力于评论时政,文章卓越超绝,他虽已逝去,但其身影似仍浮现于灯下,笔耕不辍,挥洒心血。古时滴漏计时,“漏沉寂”意为夜深人静。“孤檠”即孤灯。他献身新闻四十年,始终与冷风残月相伴,不求富贵,安于清贫。下阕重在追忆张生前事迹。三茅阁在上海,其南为《民立报》社址。清水溪在重庆,溪旁为《大公报》社址。作者想到,张为办《民立报》与《大公报》长年辛劳,身体消瘦,虽已病逝,但精神永在。“老兵”为张季鸾的笔名之一。作者断言,老兵二字,文坛同仁不会忘记,大家面临三茅阁与清水溪,都会追忆张的风骨节操。作者最后说,自己为张季鸾痛哭的心情,于右任先生最能理解。言下之意是说,自己的悲痛无以言表,唯有诉诸髯翁。挽词语语含情,字字带血,充溢着对张季鸾的深厚思情。

再看王军余的挽诗《哭同学张季鸾》:

匆匆活别忆长安,劳燕分飞秋正残。

讵意巴山先物化,徒教边塞哭文坛。

新闻美誉方膺奖,公电乡情未及看。

旷世奇才胡不寿,徒兹谠论得来难。

王军余(18811969),榆林人,国画家,1909年应留学日本的张季鸾之邀赴日本,就读于川端画学校,毕业后在西安创办美术学校,后曾任榆林县参议会议长等职,1949年赴台湾定居。从此诗可知,作者曾与张季鸾在西安相会,匆匆话别。“劳”指伯劳鸟,劳燕分飞喻与张永别。张于秋季逝于重庆,故云“秋正残”,“巴山”指代重庆。“物化”语出庄周梦中化蝶之典,借指张病故。“边塞哭文坛”意为塞上榆林人为张去世而痛哭,可见当时作者可能居于榆林。“新闻美誉方膺奖”,指19455月张季鸾主持的《大公报》荣获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奖章这一世界性荣誉。1941926,中国新闻学会与重庆各报联合委员会在重庆举行公祭张季鸾大会,“公电”指公祭前发电通告社会各界。作者当时可能居于榆林,未能看到通电,故未参加公祭,作者为此深感遗憾。结尾二句意为:张季鸾英年早逝,从此难再看到他精辟正直的言论了,写得极为沉重。

最后看卢前的一首散曲《[北双调·雁儿落带得胜令]挽张季鸾炽章》:

如何阁笔匆匆,肯忍死须臾,大九州同。风雨西来,旌旗东去,六合云从。 [带]十五年文坛宗匠,一抷土薶骨山中。何以酬庸?建国成功。愿他日佳儿,祭告尔翁。

卢前(19051951),南京人,戏曲史研究专家、诗人,曾在重庆大学等高校任教,张季鸾逝世时任教于重庆国立女子师范学院。此曲前六句以设问开篇,问逝者为何匆匆停笔而别,不肯坚持下去,莫非你不知道不久抗战就会胜利,国土就会收复吗?“忍死”意为临终仍然有所期待,勉力做事。“须臾”意为短暂的时间。陆游诗《示儿》中有“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之句,“九州同”指收复失地,统一疆土。此问借责难死者凸显对死者的痛悼。“风雨西来”喻张去世如同风雨起于西方。“旌旗东去”喻抗战大军正在东进。张季鸾生前著文多篇,鼓舞抗战,他虽逝去,但其文章仍在激励天下人为抗战胜利而战斗,故云“六合云从”。“六合”指上下与东西南北,泛指天下。后六句先称颂张任《大公报》总编辑十五年的功绩,为其埋骨山中而抱憾。接写生者应以建国成功来酬劳逝者。“酬庸”意为酬劳、酬谢。陆游诗《示儿》中有“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之句。此曲结尾与前曲相呼应,亦化用陆游诗句,写抗战胜利后,逝者之子一定会祭告于亡父。张季鸾五十岁时生有一子名士基。作者特意写到“佳儿”,意在表明张虽已逝,幸有子在,使友人尚觉宽慰。全曲张合有度,情感深沉,足见作者对张季鸾钦仰之甚。

张季鸾先生生前两次回归故乡榆林。除前文所述十四岁时随母回乡安葬亡父外,19349月底,他为纪念父亲冥诞一百周年与母亲王氏忌辰三十周年,偕家眷自天津回榆林谒墓立碑,在榆居住一个半月,不久写成《归乡记》一文记述其事。他病逝后,1942年应陕人要求,迁葬于长安杜曲镇竹林村。2014813,先生灵骨迁归故里,陵墓坐落于榆林城东新建的季鸾公园内,园内同时建成季鸾纪念馆。张季鸾先生魂归故里,是值得榆林各界庆幸的事,也是榆林文化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事;因为先生的业绩彰显着榆林的文化实力,先生是榆林的骄傲,是榆林闪亮的文化名片。

相关文章
2012-07-13 09:18:06
2012-07-13 09:07:17
2012-07-11 10:51:29
2012-09-27 09:20:57
2011-12-10 09:24:37
2014-02-22 08:31:23
2014-07-11 08:50:31
2012-03-19 10:29:5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