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 >> 刘来生:雕艺术的传承人 >> 阅读

刘来生:雕艺术的传承人

2017-03-23 09:59:26 来源:神木新闻网 浏览:14
内容提要:在游人如织、古色古香的神木古城北大街上,低沉而笃定的敲击声悠远而绵长,仿佛历史传承的回响,时断时续地传入过往行人的耳畔。循着声回望座西向东的门店,总有人出出进进,手里拿出来的物件儿在普通的商店里却很是少见。

 

    笃、笃、笃……笃、笃、笃……

  在游人如织、古色古香的神木古城北大街上,低沉而笃定的敲击声悠远而绵长,仿佛历史传承的回响,时断时续地传入过往行人的耳畔。循着声回望座西向东的门店,总有人出出进进,手里拿出来的物件儿在普通的商店里却很是少见。从人们灿烂的笑容里,可以读出他们满意的心理。

  怀着好奇走进门店,玲琅满目的木雕作品,沁润在淡淡的木香里,简朴的工作室就是一个木雕艺术的博物馆。一位微微发胖的手艺人正心无旁骛地工作着,锉刀完成了手中的镌刻才回过头来,热情地和客人打着招呼。声音洪亮、乡音浓重的他,一开口就能让人听得出他就是地道的神木人。

  现年64岁的刘来生从事木雕行业已有48年,躬身木雕对于他来说已经成为人生不舍的信念和追求艺术唯美的情怀。但是他鲜为人知的艺术之路充满传奇的色彩。

  艺术的成就大多与天赋有关,出身贫寒,但是从小喜欢画画的刘来生与许多酷爱艺术的人一样,在他的骨子里就有一种孜孜追求、异于常人的秉性。1969年,刘来生初中毕业后,回到了神木县高家堡镇河北村,苦难的成长和对木雕艺术的执着没有让他气馁,反倒为他搭建了入门雕刻的平台,为此开始了与木头打交道的慢慢艺术人生之路。

  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年仅6岁的刘来生饱尝了农村生活的不易与艰辛。长大后,他遵照父辈的教诲,承担了自己设计、自己修建窑洞的工作,由于能力有限,他一年修一孔,连续四年修起了四孔窑洞。在其后安装门窗的过程中,家里能用的木材都用了,能雕刻的都用作门窗的装饰,从一个门窗的小雕花到家里的柜子等家具,从家具的油漆美化到窑洞的墙围漆画,全都出自刘来生之手。

  为了做好每一件木雕作品,刘来生苦思冥想,用树枝在地上习作模仿,亦或为了画好一株山丹丹花,他会跑上十几里的山路仔细观测,为了斜角勾连万字图案,他进行了上百次的练习。通过自身的天赋、爱好与不断摸索,刘来生的木雕技艺和绘画技术很快闻名乡野,渐渐被高家堡镇周边的村民们所熟识和接受。至此以后,走村串户承揽木活儿、给乡亲们制作木雕艺术品成了他生产劳作之外的额外收入来源,但是个人的成长永远回避不了时代背景基于的致命一击。

  1971年,因业余木雕养家的刘来生被定性为资本主义的尾巴,下放到高家堡镇草湾沟发电站当义务电工,从此他与木雕艺术留下了长达15年的痛心“诀别”。然而,命运的轮回总会垂青于有准备的人,去发电站报道第一天,熟知情况的他就为电站解决了别人十几天解决不了的秃尾河堰河问题,因此他便被转正成为正式人员,并一直工作到1986年,热心肠的刘来生凭着自己的手艺,只要村民们修建窑洞、安装门窗,搭梁建屋,他都会主动前去帮忙。自今,玄路塔、草湾沟村等十几个村子的100多孔窑洞里还能看到他的木雕活。虽然多数村民把旧的木窗、木门换成了钢筋玻璃门窗,但那些房梁屋顶上的雕花到现在看来依然栩栩如生。

  1986年,因国家政策调整,玄路塔林场和草湾沟电站合并,刘来生被分配到林场去管理500多亩林地,其后的十多年间里,半工半农的他依然会利用空闲时间为周边村民们做木雕活。1999年,为了方便孩子上学,刘来生一家才迁居县城,在北大街租下了现在的这个门店,真正开始了他专心木雕的艺术人生。为了积累创作素材,激发创作灵感,刘来生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意的参观一些雕刻作品,悉心揣摩,有时站在一个雕刻前能看上两个小时。

  刘来生说:“木雕创作主要靠想象,再就是什么也有图案,看书上的、别人刻下来的、古建筑上的,拿笔和本子把那些图案的大概画下来,回来再继续改造。”刘来生的木雕作品都是自己想象雕刻出来的,他的作品独具创意、各有千秋,彰显着地域民俗与传统文化,但是更多的是他对传统佛教木雕艺术的临摹和对儒家礼仪镌刻艺术的创新。对于刘来生而言,生命就是艺术,艺术就是他的生命。刘来生说:“他的木雕不仅仅是对传统艺术的传承,更多的是文化意义的显现。”他的《麒麟送书《蝙蝠送钱》等作品几乎都来源于神木四合院的影壁雕刻,他将传统的砖雕、木雕融会贯通,一脉传承。纵观刘来生的木雕作品,留白和线条之间沁润的是他对生活的理解、对万物有情的崇尚、对传统艺术的诠释。

  刘来生曾经有过八位徒弟,在他的精心教诲下,他们原本都已出师,但是随着世俗的影响和个人选择的变化,这些徒弟们现已基本转行,另谋出路。但他却不忘初心,一直坚守着自己的信念,还再物色新的传承人。“因为雕刻不仅要有娴熟的技艺,对体力和眼力的要求也很高,我已年过花甲,不想让这门手艺‘断层’,还想收徒授艺,传承雕刻技艺。”

  任何艺术都有其独到的创作手法和艺术思维。手工木雕是在方寸之间挥刀如笔,刀到手到,心到眼到,没有数十年的修炼是不能完成的。刘来生的木雕作品囊括了山水、鸟兽、人物、神话等近百个种属。有的粗犷奔放、有的细腻柔弱、有的行云流水、有的松立万壑,每一刀、每一线都凝聚着他对传统艺术的理解,对宇宙万物的洞测。在刘来生看来,要真正学好一门技术,需要耐得住清静寂寞。

  木雕和刘来生的生活早已密不可分,除了店面里的木雕作品,在刘来生的家里,也到处都是传统雕刻的痕迹。一进家门,映入眼帘的是墙壁上的一幅经过精雕细琢的“金鸡戏牡丹”。从客厅墙壁上的装饰物品到卧室的衣架、衣柜、储物柜等,都布满了木雕的图案;电视背景墙是“青竹梅兰”;沙发上面的墙壁挂着一个盘旋着的龙,龙头的嘴张开着,两根胡须栩栩如生;自制的收藏架上摆满了各种收藏品,48年的收藏生涯中,刘来生总能把那些不入流的工艺品原料“变废为宝”。

  由于长期雕刻,需要的原材料较多,为了节约开支,刘来生就四处收集一些别人废弃木料,将一块不起眼的木材加工成一件栩栩如生的艺术品。几十年来,刘来生以他艺术的品质、坚韧的性格影响了四个大学毕业的子女。但是对于他来说,木雕不单纯是为了生活,更多的是对木雕艺术的爱好和追求。在憨厚朴实的刘来生眼里总能透露出对木雕的无限爱恋,职业习惯在他身上留下了明显的烙印。在一次用电锯镂空时,满是老茧的左手食指被截去三分之一,但这并没有影响刘来生对雕刻事业的执着与热爱。

  在漫漫人生路上,心思细腻的刘来生始终没有离开过笨重的工具,无论是之前做过电工、搬运工、地板工、装潢工、林场管理员……还是现在回归艺术与木雕为伴,作为一位匠心独运的民间艺人,在他的经历与成就中印证着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 知识是从刻苦劳动中得来的,任何成就都是刻苦劳动的结果。

  在刘来生的房间里,堆放着各类原材料,还有大小不一的刻刀、马牙、矬子、小斧头等雕刻工具,靠窗摆着一张纯朴而古旧的作业台,地板上油漆早已剥落的斑斑点点,就是这不足20平米的“工作室”里,刘来生用他的智慧和灵感,在一块块不起眼的木板上,演绎了浅雕、深雕、空雕的灵异,他用农民独有的秉性和执着将朽木赋予生命的内涵和意义,却把自己渲染成最为底层的形象。平日里,刘来生的衣服上、脸上,指甲缝里满是黄色的木屑,连手部皮肤都仿佛被木屑染黄了几分。刘来生说,雕刻一件作品,先要将图案绘在纸上,再拓在模具上,用铅笔把模具上的图案印画在木板上,雕刻出大致的模型,然后再精雕细刻,用砂纸打磨抛光后还得上漆。七道工序完成一件作品,少则花费半月,长则半年的工夫。“营生忙的时候,一天最长时间就要坐下十五、六个小时来。平时也一天最少也会干十多个小时。”与大多数传统艺术品一样,木雕耗费的同样也是时间。

  随着时代的更迭,木雕作品虽说又逐渐重回人们的生活,但市场的需求并不是很多,可在木雕师傅刘来生这里,朴实细腻的木雕工艺,就如同他细腻的人生一样无法代替。几十年来,不断有客户找上门定制木雕作品,不少人是从外地慕名而来。订单多的时候,一件作品要等一两年才能做好。为了满足客户的要求,刘来生不断地加快自己雕刻工艺的革新,尝试着从熟稔的人工雕刻转向陌生的机械化雕刻。尽管半手工半机械化雕刻方便省事了不少,但在他看来,手工木雕不同于机械化生产,雕花方法多样复杂,不仅是技术活,更是艺术活,不能用程序化的机械作业来替代。

  48年来,一块块木板经过刘来生的一双巧手,就能成为一幅精美的作品。雕刻作品是时代的需求,也是时代的产物,他的雕刻方向也跟随时代发生着变化。但对他而言门窗雕花、屋梁雕花等传统的东西总是极具生命的。木雕是他生命的全部。

相关文章
2011-11-16 09:21:12
2014-03-10 08:29:01
2012-08-24 09:03:55
2013-08-28 15:19:54
2014-12-11 08:53:17
2013-03-28 14:53:46
2014-12-08 08:23:31
2011-11-13 10:43:1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