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传说 >> 折才花进驻连谷镇 >> 阅读

折才花进驻连谷镇

2016-03-31 10:16:55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1
内容提要:麟州刺史杨弘信的大公子崇贵,十八岁那年春天,带几个家丁东游。马到麟府边界的七星庙附近,与府州镇将折德扆的女儿折才花相遇。折德扆是府州刺史折从阮的儿子,其祖折嗣伦,人称“大山公”,曾为麟州刺史。

麟州刺史杨弘信的大公子崇贵,十八岁那年春天,带几个家丁东游。马到麟府边界的七星庙附近,与府州镇将折德扆的女儿折才花相遇。折德扆是府州刺史折从阮的儿子,其祖折嗣伦,人称“大山公”,曾为麟州刺史。据说折氏先祖为云中大族,是久已汉化了的胡羌部众,折氏乃其“折才族”部。他们把女儿比之为“花”,更是学习中原旧俗。可见折氏女之名来历不凡。

一对少男少女,经过一番打斗之后,彼此相爱,私订了终身。这在当时的中原人家庭来说,并不符合社会的“礼路”。不过只要双方父母认可,也就儿女成双,不在话下。可是杨崇贵返回麟州城,见到高堂,陈述了此事以后,父亲杨弘信开始还觉着杨折两家都是世家大户,比邻相依,分镇麟府,确也门当户对。可是过了几天,杨弘信突然改变主意,不承认这门亲事。杨崇贵十分重情,心中发急,于是父子之间发生了从来也没有过的口角之争。

原来,杨弘信经过细致考虑,他认为“时下,中原政局不稳,边地杂胡混起,羌番自立于西,幽燕失地辽邦”,今府州折氏已受命于汉(后汉),可他近观汉势,也不会久长。中原定主为谁尚难预料。所以他对崇贵的母亲杨夫人说:“我与府州本为睦邻,但是将来择主而从,未必相同。一旦投靠对立,到时候儿女情缘如何了得?再则,据传折氏乃云中大户,原本党项折才族。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个将军一个令,未来的朝廷如何对待他们?夫人啊,这后事可虑呀!”

杨夫人听了丈夫杨弘信的话很不以为然。

其一,她对“棒打鸳鸯”的事,一贯反感。因为想当年她与杨弘信在石城相会时,她的老公公杨爚就曾因为她爱骑马射箭,说什么“女孩子家,动不动跑马练武,舞刀弄棒,举止缺乏儒雅温柔,怎么能做好媳妇。”岂知当地自来民俗尚武,少男少女,没个一两下子,尤其是如果连马也不会骑,那才受人小瞧。然而,她为了讨好长辈,干脆放弃练功,这才做了杨家媳妇。

其二,正是因为麟州乃中原的边地,胡汉杂居,所以她对胡汉交往没有任何区别。她从小就生活在这“胡搅汉、汉搅胡”的地方,因此她特别反对“看人下菜”的做法。她常说,硬要把谁按族分类,故意细考细别,那是违背当地天意民心的。事实确也证明,在这麟州地面上,哪怕是一万年以后,如果还有人来考这个那个民族属类,他也仍然是分裂民族的罪人。所以,当她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为这些本不该提叙的事情发生争论时,她就支持儿子,劝说丈夫不要“棒打鸳鸯”,要让他们好事成双。

她说:“天下大事,变化无穷。儿女婚姻不能动不动就拉扯大政风云。何况麟府二州唇齿相依,既为睦邻,迟早应为一殿之臣。至于,你追人家族根,我们都清楚,汉族不一定都是中原人,中原人并非都是汉人。周文王入主中原之前,也是异族姬姓;匈奴有贤王南归汉室,咱这里才有了那么多刘姓之人。同样,党项羌受封姓李,现在不也都说他们是‘大唐’臣民?至于民族交往,昭君和亲外嫁,文成吐蕃成家,前朝人异族成婚久不罕见;当今民间如此交亲者更不乏其例。再想想咱麟州杨氏家族,其所以能立地起势,难道不也是因为咱善交胡羌才兴盛到今天的吗?古往今来类事万千,何以就我儿子不能?你为一州之主,应想大事。过分纠缠于儿女事,会不会因小失大?你以为如何?”她这一番劝说,丈夫无言以对。最后杨弘信勉强地说:“那好吧,按咱汉俗就请阴阳术士给合一下婚。如无大碍,那咱就堂堂正正派人到府州折氏府上去提亲请婚,放定礼、换庚帖。咱是大户人家,一定要尊规从俗,明媒正娶。不依规矩,难成方圆,我们可不能胡来呀!”

哪知道,这不合婚便罢,一合婚又合出是非来。

术士问过男女庚辰、生年八字,然后推呀、算呀,折腾了很久才作出结论说:“男生三三成九之日,女生七月二十一日。三三九,家家有,糜麻五谷都丰收。三七二十一,步步有坎坷。不过以一对了九,正又是合十。”意思是说,这个婚虽不算很好,可也还合十(适)。岂知杨弘信一听这个说法,立即变色,沉下脸一口否决。夫人在旁想插话解释,可他拒绝再议。为什么呢?

因为杨弘信最犯忌这个“七”字数。他常记麟州城初置不久,吐蕃就来攻打,最后一次破城,杀刺史郭锋。郭锋是郭子仪的孙子,朝野震动。那事就发生在贞元七年七月七日。因此,他入城以来,无论办什么事,都避着这个“七”的时日。没想到今儿个为子合婚,竟然碰到女方生日在“七月”,而且还是在二十一日,正好是三个“七”的数。更危险的是他和她相会又是在“七星庙”,这个地方名也占“七”字。于是杨弘信立即表态,又一次说:“不行,不行!坚决不行。你们既无父母之命,又无媒妁之言,堂堂世家子女,竟然伤风败俗私订终身。故不能认这门亲事。”

这一下可把杨崇贵和折才花给急坏了。后来折才花不服气,就央告爷爷折从阮。爷爷才答应她直奔麟州来找杨崇贵。杨崇贵求告母亲,杨夫人就让他俩先别张声势,暂时悄悄地去连谷镇驻守。结果杨弘信得知既成事实,就埋怨夫人说:“儿女终身大事,不该如此荒唐。”而杨夫人的一句回话,使杨弘信再无言以对。她说:“你我结缘也违父命。为什么代代媳妇进杨家门都这么难?现在咱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只要他们俩和合,就是上等好姻缘。”

最后,杨弘信只好无可奈何地承认了这门亲事。并要夫人择定三或九的日子,尽快让儿子和儿媳回门去拜谢娘家长辈。至今给当地新婚留传下来三天和九天的“回门”乡俗。

可在人们家常生活中,往往会有一事刚平,一事又起的现象。完婚之后,按汉俗,应在父母身边度过蜜月。可这折才花是弓马少女,巾帼英姿,不肯接受婆家那么多作新媳妇的汉俗,诸如敬茶、问安之类规矩的约束。杨夫人倒是很同情她这儿媳妇的性格,就对丈夫说,还是让他们原去驻守连谷镇为宜。杨弘信觉得眼不见心不烦确也省些事。崇贵也觉着避开父亲的严格管教可以自由些。于是新婚蜜月期间折才花就进驻了连谷镇。

说来这天下事,就是一物降一物。自折才花进驻连谷镇以后,北草地的所谓“杂胡”部众,再也没有敢来犯麟州边境的。而且多有个户族帐前来归附,并尊称折才花为“王娘”,把连谷镇叫“王娘城”。

据说还有人叫古连谷镇为“皇娘城”,可今天人们叫它“黄羊城”。此处地名如此变化,大概皆因谐音衍变。至于还有什么历史著述为“宋置横阳堡”,那就交给那些历史学家们去研究吧。讲故事的人没有那么多的学问,只会把别人讲的传给别人,这就叫传说。传说的事,信不信由你。正如戏剧家把杨业的妻子说为“佘太君”。就因为“佘太君”所示人物实存,所以把折太君反而说成是不存在的事。他们的理由是“无书可考”。怨谁呢?怨古代的史学家们在折太君面前“目中无人”!可民间的传说确有“折才花进驻连谷镇”。(杨文岩)

相关文章
2012-01-20 12:46:09
2013-08-06 15:26:57
2012-01-06 10:06:42
2011-06-22 12:52:36
2011-06-22 12:51:36
2011-11-02 15:44:26
2011-11-02 15:28:39
2012-10-22 15:47:2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