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思潮 >> 填家底还是转基因 茅威涛与“小百花”的三十年 >> 阅读

填家底还是转基因 茅威涛与“小百花”的三十年

2014-08-20 08:23:43 来源:南方周末 浏览:76
内容提要:小百花三十年展演,端出新旧程度各异的三台戏:《五女拜寿》是“奠基之作”;新版《梁祝》以传统故事为底,表现形式却是新的:有歌舞、京剧和昆曲的形式;《二泉映月》(上图)是2014年最新创排。

 

小百花三十年展演,端出新旧程度各异的三台戏:《五女拜寿》是奠基之作;新版《梁祝》以传统故事为底,表现形式却是新的:有歌舞、京剧和昆曲的形式;《二泉映月》(上图)是2014年最新创排。观众反响最热烈的,还是故事更熟悉的《五女拜寿》和新版《梁祝》。 (东方IC/图)

 

生于1984

1984是个奇特的数字。当年出生的有变形金刚、太阳马戏团、星巴克的第一家咖啡吧、苹果的麦金塔电脑、万科、联想、南方周末、小百花越剧团……

表演喝着话剧和昆曲的奶长大,道具是简陋的一桌两椅,甩甩水袖,划两下扇子——越剧的DNA就这样了。”20年前,越剧第一女小生茅威涛开始考虑自己这一代演员该怎么做。

她创作的新剧,常常招来这还算是越剧么的强烈质疑。

她相信自己是在给家底太薄的越剧填补家当,可也有人觉得她是在给越剧转基因

从艺35年,茅威涛在上海演了那么多场戏,也很少见到2014719日发生在上海大剧院的场面:戏收场,演员谢幕,台下老中青三代观众全都站起来,鼓掌和欢呼,年轻人一排排奔向前台,拿出手机对准台上拍照。这场演的是新版《梁祝》。

在杭州、北京的展演之后,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三十年展演到了上海,除了新版《梁祝》,还演出了《二泉映月》和《五女拜寿》。《二泉映月》是小百花”2014年刚创排的新戏,《五女拜寿》是1984年建团的第一部大戏,新版《梁祝》是为纪念越剧百年诞辰而创排,如今已成小百花招牌作品。三台戏新旧程度各异,但观众反响更热烈的仍是传统题材的《五女拜寿》和《梁祝》。

“30年巡回演出,是一次回望,看看我们走过怎样的路,也看看以后应该走怎样的路。团长茅威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的最高理想是越剧能作为中国戏剧的代表作品之一,在世界舞台上找到它的位置,和其他艺术对话。

“小百花”,绽放纯属意外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三十年展演从杭州出发,经过嵊州返乡祭祖,再到北京、上海、广州,最后抵达香港。这样的路线,是茅威涛精心安排和设计的。

在小百花的历史上,香港是一个特殊的符号。

1982年,浙江省文化厅从全省六十多个剧团三千多演员里,选拔了28个年轻演员,年龄都在25岁以下,组成了浙江越剧赴港演出团,到香港演出《五女拜寿》。

嘉兴桐乡市越剧团的演员茅威涛入选赴港演出团,开始接受强化培训。

茅威涛是1962年生人,成长在文革年代,青春年少时唯一的娱乐是看样板戏。虽然母亲是电影院的会计,但是当时电影少得可怜,一部《羊城暗哨》她看了很多遍,印象最深的是女特务好看的卷发。

文革结束,上海的越剧电影《红楼梦》风靡全国。茅威涛天天给母亲送中饭,为的就是看这部电影。戏里贾宝玉、林黛玉的唱腔,她唱得滚瓜烂熟。后来高考落榜,桐乡越剧团招人,她面试唱了一段贾宝玉的戏,考进了越剧团。

文革时期,戏剧作家顾锡东在浙江安吉县劳动改造,听说一个副县长划为走资派被批斗,四个女儿贴大字报,与他划清界限。顾锡东有感于孝道无存,写了新编历史剧《五女拜寿》。

封闭集训机械又严厉,俞振飞、袁雪芬、尹桂芳、徐玉兰等老师拿最严格的规范要求我们。一整堂课练坐姿,老师拿一个刀枪把子贴着脊椎竖好,谁的脊背离开刀枪把子,谁的头没有和把子在一条线上,就罚。一天下来,脚肿得一按一个坑是常事。茅威涛回忆。

集训半年,香港演出一炮打响,红得发紫。香港许多名流都来看演出,邵逸夫、包玉刚给演员们送花送点心,请她们到家里吃饭。香港的电台和电视台也来采访,还请她们到电视台录节目。

回到内地,《五女拜寿》接着去上海,又是盛况空前。在上海连演19场,票房收入5万元,在当时是了不起的成就。

《五女拜寿》培养出五朵金花:茅威涛、方雪雯、何赛飞、何英、董柯娣一跃成为新时期的越剧名伶;茅威涛从此起步,逐渐成长为越剧第一女小生。

可以说,没有顾锡东伯伯的《五女拜寿》,就没有小百花,我们很多越剧人的命运都会被改写。茅威涛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

按照省里原来的规划,赴港演出结束,剧团即告解散,演员各回原团。顾锡东觉得这样太可惜,向省里打了报告。文化局负责人史行考虑到文革后传统艺术的人才断层,觉得成立一个年轻人的剧团也不错,他也不甘心发源地浙江的越剧却长期低上海越剧一头。借鉴苏联小白桦话剧团之名,剧团取名小百花

19845月,团员平均年龄18岁的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挂牌。剧团一成立,就去北京参加庆祝新中国成立35周年献礼演出;长春电影制片厂还把《五女拜寿》拍成越剧电影,小百花的影响波及全国。

《五女拜寿》至今仍是小百花最受欢迎的剧目之一,已累计演出一千多场。所有进小百花的年轻演员,参演的第一部戏往往是《五女拜寿》。

有一年剧团在台州路桥演《五女拜寿》,演到丫鬟翠云为遭众女儿抛弃的杨继康夫妇四处乞讨晕倒雪地,台下观众纷纷掏钱抛到台上,冲着演员高喊:不要讨饭!不要讨饭!我们给你钱养老人!

一开始,小百花的起点就很高。全省资源支持小百花,才让这批年轻人有了机会,在越剧舞台上站住了。我们这些人能够冒出来,完全是一个意外。茅威涛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五女拜寿》是小百花最受欢迎的剧目之一。有一年,演到丫鬟翠云为遭众女儿抛弃的杨继康夫妇乞讨、晕倒雪地,观众抛钱到台上,冲演员喊:不要讨饭!不要讨饭!我们给你钱养老人!图为电影版《五女拜寿》。 (小百花供图/图)

 

这样的题材女子越剧受得了吗?

1989年,顾锡东编剧,杨小青导演,创作了《陆游与唐琬》。这部新编越剧拉开了诗化越剧的序幕。

排《陆游与唐琬》的时候,茅威涛看过上海昆剧团的《钗头凤》,非常喜欢里面的一个设计:计镇华扮演的陆游开始很年轻,到了结尾变成了戴着胡须八十岁的陆游。茅威涛想模仿,贴上胡须和扮演老年陆游;顾锡东认为女小生不能戴髯口,否则有悖于美学定位,坚决不改。茅威涛很犟,你不改我就不演。

戏排不下去了,导演杨小青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后来顾锡东打电话给茅威涛,告诉她为什么自己不能改戏,在电话那头流了泪。

这件事情是顾伯伯去世后,杨小青在纪念会上讲,我才知道因为艺术创作顾伯伯被我气哭过,他可能对我既爱又恨。我想演老年陆游,只是因为看了上昆的戏,希望在表演上有更大空间。茅威涛说。

刚刚学戏的时候,教课的昆曲老师取笑她:你们越剧小生就三下水袖:风来了,小生我去也,小生气死我也。

越剧家当太薄了,唱腔单调不够丰富,表演喝着话剧和昆曲的奶长大,道具是简陋的一桌两椅,甩甩水袖,划两下扇子。越剧的DNA就这样了,到了我这一代,应该怎么做?

茅威涛后来从越剧前辈袁雪芬那里找到了答案:当年上海越剧人从国外电影、话剧、歌剧里学习,大胆革新,排演了《梁祝》、《红楼梦》和《祥林嫂》等新编越剧,成就了上海新派越剧50年的辉煌。

1994年《西厢记》获得文化部文华大奖、中国戏曲学会奖,茅威涛也因此再获梅花奖。但她对传统越剧不再满足,她想排《兰陵王》或者《俄狄浦斯王》。

我觉得有点可怕,怎么演?这样的题材女子越剧受得了吗?杨小青回忆说,我想搞越剧版《牡丹亭》和新版《梁祝》,但茅威涛的脚步有点大,我有点跟不上,就有点观望的态度,看她到底想弄个什么。她在《西厢记》后调离小百花,与茅威涛的合作也宣告结束。

离开顾锡东和杨小青,茅威涛端出上海戏剧学院科班毕业的冯洁写的《寒情》。冯洁请来了同学郭小男当导演。讲述荆轲怎样被逼上刺秦之路的《寒情》上演后,引发了这是否还算是越剧的强烈质疑,在小百花内部也没得到认可。

越剧生存的社会环境也发生了变化。我记得杭州剧院场地一块一块都分租出去了,卖家具的,放电影的,还有必胜客,有巴西烧烤。剧场都承包出去了,承包商爱干什么干什么,还有类似红磨坊的俄罗斯姑娘来跳大腿舞。

茅威涛的一个朋友是京剧武生,新排了一出传统戏,一上台才发现,台下只有七个观众,戏一演完,台上演员都哭了。朋友后来改行做了戏曲动画师。

茅威涛也去社会上走穴。每次演出,我问好是第几个节目,一唱完拿完钱就走。但她很焦虑,长期走穴,为稻粱谋,你会崩溃的。我觉得浑身劲儿没处使

闲得发慌的时候,她就在家里折腾,床明明弄得漂亮极了,还重新做榻榻米,沙发今天放在这明天搬在那,总想去改变点什么。

 

 

《五女拜寿》培养出了五朵金花:(从左至右为)何赛飞、何英、茅威涛、方雪雯、董柯娣,后来,方雪雯、何英出了国,何赛飞进入影视圈发展。 (小百花供图/图)

 

“茅毛离我们远去了”

1995年,浙江设立鲁迅文学艺术奖,越剧领域获奖候选人是顾锡东、程蔚东和茅威涛。茅威涛当时正在新加坡演出,得到通知,带上戏服回杭州领奖并表演节目,回了杭州,结果没有人理我了。茅威涛一打听,原来文化厅有领导打招呼,要求撤下茅威涛,理由是她经常拒绝下乡演出,丧失共产党员基本操守

国家出台政策,鼓励文艺院团送戏下乡,按照演出场次提供经费补贴。这个政策确实拯救了很多文艺院团,让它们能够维持基本生存。

但茅威涛有自己的看法:小百花的市场在城市,不在农村;作为省级剧团,不能够放低艺术质量排戏,为了拿政府的演出场次补贴,和地级、县级剧团去抢农村市场。

1998年,茅威涛申请从小百花停薪留职,暂别体制,组建了自己的戏剧工作室。

工作室的第一个作品是郭小男导演的《孔乙己》。茅威涛找了绍兴咸亨集团合作制作,用浙江省越剧团的班底。虽名为《孔乙己》,实际融汇了《药》、《狂人日记》等篇,孔乙己也并非鲁迅笔下那个读书失败时运更失败的旧儒生,而是一个生未逢时的才子,满腹经纶却无力回天。

《孔乙己》上演后,颠覆了观众记忆里的传统越剧,加上茅威涛为戏剃了光头,引发了广泛的争议,轰动一时。复旦几个大学生组织的粉丝团,名叫水中芦苇,不能接受《孔乙己》的实验性。觉得茅毛离她们远去了,不再是她们心目当中的茅茅了,这个社团就散了。但《孔乙己》让我拥有了另外一个社团爱越世界

这个戏在经营上非常成功,靠这一个剧目,工作室从零资产增长到一百多万。我感觉似乎摸索到了越剧的出路。茅威涛正准备大干一场,文化厅换班子,领导请她回去当小百花的团长,用她的方式改革剧团工作。她推辞不掉。试图脱离体制发展的茅威涛,还是回到了体制。

接任团长不久,一些和她情同姐妹的演员就递交了辞职信。原因很简单:铁饭碗被打破,收入和工作量挂钩,看不到发展前景。所有人都认为茅威涛是戏霸,我回来她们就没有机会了。

茅威涛把小百花的农村演出由原来的80%降低到30%60%的演出以全国城市为重心,另外10%争取境外演出扩市场,扩大越剧的影响。

剧团内部的改革因为触及利益而艰难。茅威涛当团长,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演戏的姐妹不适应,她自己也不适应。该把我当团长时把我当姐妹: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啊?该把我当姐妹的时候又疏远我:你是团长我不想跟你谈。我特别有压力,我茅威涛也是个角儿,我干嘛要放弃所有的尊严,来跟你们沟通、来乞求你们啊?

 

 

导演郭小男加入之后,小百花推出了一系列新戏,形式更创新,但受到的争议和批评也不断。其中的《春琴传》,根据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的小说改编。 (小百花供图/图)

 

她个人的一场“豪赌”

中国戏曲界有两对夫妻之说,一对是马兰和余秋雨,另一对就是茅威涛和郭小男。

郭小男重塑了茅威涛和越剧的风貌。《寒情》让金星设计了舞蹈,丰富肢体语言和造型;《孔乙己》让茅威涛穿长衫剃光头,越剧在《祥林嫂》50年之后第二次上演鲁迅作品;《藏书之家》把宁波天一阁的家族传奇搬上了舞台,讲述文化传承和人性伦理的关系;《江南好人》里茅威涛穿起西装一人分饰男女两角,让当代生活题材进入了越剧,《二泉映月》把阿炳单薄的故事变成了大时代的传奇。

新版《梁祝》上演后,茅威涛的戏迷社团水中芦苇又回来了,重新复社。他们的年纪也大一些了,现在更懂我了。茅威涛说。

从《寒情》开始,茅威涛几乎一直就是越剧界的争议人物。她的创作和演出不仅与传统越剧大相径庭,甚至与她当年赖以成名的新创剧目也很不一样。

有时我甚至觉得茅威涛自己也很享受这些争议,无论如何,它们让越剧始终保持了很高的大众媒体关注度。除了京剧和2001年之后的昆曲,越剧能成为戏曲界最受关注的剧种,多少要拜茅威涛所赐。戏剧理论家傅瑾在他的文章里这样评价。

25岁开始,茅威涛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一当就是五届。这25年,她认为学到不少东西:人大代表里,政界商界学界的人都有。我这个人比较好学,人家发言我还记录,好的发言稿我还要来看。这样的环境让我一直是跳出越剧在看越剧。

一个剧种积累了多少好戏,是衡量它身价的重要指标。京剧演员出道必须唱几十出戏,越剧没有,我唱了35年就十几出戏。我们没有多少家底,都是才子佳人,题材单一。从这个角度讲,为什么不大胆地去尝试呢?茅威涛这样解释她在创新上的执著。

做《孔乙己》、《江南好人》、《二泉映月》这样的实验戏,就是想拓宽越剧的题材和空间,提升越剧的舞台美学,丰富越剧的表演手法,作为承上启下的这一代,我为越剧填补一点家当。

民间艺人阿炳的人生平淡,没有什么起伏,也没有太多的戏剧性和传奇,剧本创作非常艰难,而连写带演只有50天的时间。

小百花三十年展演,原来的安排是《江南好人》打头阵,然后是《五女拜寿》和《梁祝》。结果《二泉映月》还在彩排,国家大剧院就看中了这个戏,希望撤掉《江南好人》上《二泉映月》。

《二泉映月》还有调整的空间,到广州、香港演出前,我们会打磨、完善它。茅威涛说,虽然是命题作文,但我自信还是有能力做成艺术精品的。

在纪念浙江小百花成立30周年的座谈会上,傅瑾说,茅威涛创作演出这些剧目,对她个人是一场豪赌,她是在赌越剧的当代影响和历史发展,而押上的赌注,是她的艺术声誉

我看了他的那篇文章,觉得他真懂我。茅威涛说。

为了让越剧时尚化,多年来她紧跟文化风潮,听说美剧《越狱》好看,就找来补课,《欲望城市》出了电影版、音乐剧《妈妈咪呀》来演出,她都看。

我是戏曲演员,但我欣赏麦当娜,欣赏迈克尔·杰克逊,我喜欢欧洲独立制片电影,我喜欢现代舞。只要能够打动我感染我,我不会分民族、国家、艺术载体。当我的越剧能感动我自己的时候,怎么就感动不了别人呢?用这样的逻辑,她为自己建立起强大的内心

茅威涛到厦门演《孔乙己》的时候,厦门电视台一个编导来拍专题片,给她讲了自己经历的一件事。他拍过一个中国古乐南音的纪录片,第一次采访拍摄,茶馆台上演员加台下观众,有七八十个老人;第二次去,茶馆只剩下三十几个人,一年多后他再去拍,只剩下十几个人。最后他没有再接着拍这个茶馆,因为他担心没有人了。

戏曲是演员可以陪着观众一起老去的,但我们还有后面的人吗?比如昆曲,张继青老师以后还有人吗?

2008年,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与浙江艺术职业学院联合举办的小百花班,在杭州举行首轮省内面试。已经是筛选过一轮的八十多个孩子里,会唱的不到十个,一个来自越剧故乡嵊州的小姑娘也不会唱,甚至没听过越剧。形体考试开始,姑娘抓过一把椅子,随着音乐节奏扭动腰肢。钢管舞啊!一位考官没忍住喊出声来。

这事很快在网络上吵成一片,但茅威涛很淡然:这其实没什么,只是增加了越剧的点击率。

茅威涛为之奔走十几年的小百花艺术中心(中国越·剧场),计划要在2016年对外营业。位于杭州曙光路的中国越·剧场共有一大两小三个剧场。茅威涛打出的口号是:游西湖,喝龙井,看小百花。她希望这个剧场能成为杭州的文化地标,成为纽约百老汇那样的舞台艺术中心。

她心里还瞄着日本的宝冢歌剧团。这个全由女性演员组成的剧团在日本公众心目中有着极高的声望。很多中小学调查,百分之七八十的女孩都说梦想当一个宝冢的演员。宝冢能够做到这样,我希望并相信小百花也会做到这样吧。茅威涛说。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张英

相关文章
2014-12-08 08:29:12
2013-10-18 14:46:03
2011-11-06 15:26:08
2014-03-03 08:55:47
2014-08-14 08:16:07
2014-04-30 08:16:38
2014-08-11 08:26:55
2014-08-07 15:22:2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