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往事回眸 >> 清代考寓规模较小:屋内仅放一桌一床 采光较好 >> 阅读

清代考寓规模较小:屋内仅放一桌一床 采光较好

2014-06-09 08:35:36 来源:钱江晚报 浏览:401
内容提要:又到了一年一度高考的日子。众多埋头准备考试的孩子,总让人想起科举时代那些“头悬梁,锥刺股”的读书人。

 

又到了一年一度高考的日子。众多埋头准备考试的孩子,总让人想起科举时代那些“头悬梁,锥刺股”的读书人。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现代人或许已经很难想象,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书生们赶考的情形了。

科举时代,位于金华古子城的太平天国侍王府,曾是清朝的试士院。院试临近,金华府辖属的八县考生便云集此地,在周边的试馆、考寓里,进行考前最后的冲刺。

传说,聂小倩和金华考生宁采臣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一带。

至今,古子城一带还保存着不少当年的考生寓所,这些古旧的建筑,见证着科举时代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盛况。

在金华考中了秀才

才能到杭州去考举人

酒坊巷,因旧时开有戚家酒坊而得名。近年,金华重修始建于唐代的古子城,酒坊巷也是保持得最原汁原味的一条古巷。

在巷子的两边,还保留着很多试馆和考寓,这些,都是旧时参加科举考试的考生在考前的临时住所。

“试馆和考寓是同一个意思,都是供赶考的书生参加科举前温习功课和住宿的地方。”金华古建筑专家、原太平天国侍王府纪念馆副研究员汪燕鸣说。

在这条巷子里游走,遇到上了年纪的人,他们多半都会向你介绍,“这里是考秀才的地方,考中了才可以到杭州考举人,最后到北京考状元。”

明清科考,俗称考秀才,“三年二考或曰科考和岁考”。八婺旧属各县考生,无论老幼,须提前半年或数月跋山涉水赶赴金华。而试馆、考寓就成了读书人们考前落脚的地方。

“上世纪80年代,侍王府周围一带,还到处可见试馆和考寓。”汪燕鸣说,如今不少已经拆除。这些试馆,多为清朝时由某一家族或某一地的人出资建造,供其家族或当地的考生使用,“比如湘岩试馆,是兰溪人祝湘岩出资建造的。吴家试馆,是永康厚吴村出资建造的。八咏路徐家古里,则是金永武三县徐姓后裔出资合建的考寓。”

屋内只能放一桌一床

但窗户大采光好,方便读书

位于酒坊巷80号的“湘岩试馆”,是保留得比较好的一处考生寓所。

穿过门厅,四合院内共有10个房间。四个角上的房间面积稍大,也不过10多平米,其余6间则只有6~7平方米。粉墙黛瓦中,小天井露出一小片天空。

如今的湘岩试馆里,住着几户老金华,庭院内种花养鸟,倒也有几分闲趣。

有人做过不完全统计,假如时光倒退几十年,像“湘岩试馆”这样规模的试馆、考寓,古子城一带可以找到30余处。时过境迁,这些考生寓所大多都淹没在了历史的尘埃中。

如今保留得比较好的,只剩下酒坊巷的兰溪湘岩试馆、永康吴家试馆、东阳程家试馆,将军路上的永康考寓、八咏路上的徐家古里等。

这些为考生“量身打造”的房间,大多建于清代。

“一般考寓的规模都较小,都是三合院或四合院式样的民居建筑,进深较浅,只能放一桌一床,窗户却开得很大,便于考生采光读书。”汪燕鸣说。

宁采臣赴金华赶考

在这一带遇到了聂小倩

与今天一样,旧时的备考时光,也是紧张、单调而艰苦的。对于生性浪漫的读书人来说,如果在这期间,遭遇一段凄美的爱情,那就完美了。

比如,《聊斋》中女鬼聂小倩和考生宁采臣的故事,相传就发生在古子城一带。

《聊斋志异》:“宁采臣,浙人……适赴金华,至北郭,解装兰若。寺中殿塔壮丽,然蓬蒿没人,似绝行踪……”

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中国史硕士生导师龚剑锋认为,文中“兰若”就是梵文“寺庙”的意思。从“至北郭”、“殿塔壮丽”可知,此寺庙应在金华城北,且寺旁有塔。当时,金华全城仅有一座 “万佛塔”。

而“万佛塔”前的楼阁庭院,正是现在侍王府的所在地,也就是当年读书人考秀才的考场。适逢院试,金华各地考生齐聚于此,宁采臣也是其中之一。

《聊斋志异》中写道:“会学使案临,城含价昂,思便留止,遂散步以待僧归。”意思是,当时省里的学政大人正在金华主持考试,城里房价昂贵,宁采臣就等在破庙里,等和尚回来。

“明清时期,金华的院试这个级别,是由省里的学政大人(相当于现在的教育厅厅长)主持的。”龚剑锋说,宁采臣当年参加的,应该就是院试。

那么,宁采臣为什么不入住紧挨考场的试馆和考寓,而选择了一个“蓬蒿没人”的破寺庙呢?

“蒲松龄也没说宁采臣是金华哪里人,他可能是享受不到这个福利。”龚剑锋笑着说,中国古代乡土社会,某一家族或某一地的人出资建造试馆、考寓,一般不对外提供服务,只有本族或当地考生才能使用,所以宁采臣就与这些试馆、考寓擦肩而过。

考寓是科举文化的见证

专家呼吁进行保护

“古子城中的那些考寓和试士院,是古代科举文化的历史遗存和重要实物,能原汁原味比较集中地保留下来,是很难得的。”龚剑锋说。

汪燕鸣则从古建筑角度,肯定了试馆、考寓的价值。

上世纪90年代,金华主城区旧城改造,鼓楼里、酒坊巷、八咏路、将军路一带许多建筑面临拆除。汪燕鸣和一群有识之士呼吁,对一些未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古建筑对进行保护,一批试馆、考寓这才留了下来。

如今的永康考寓,已经修缮一新,被列入了浙江省级文保单位。

“考寓的建筑构造、装饰艺术不是很讲究,建筑规模也一般,但是,把它作为独特的建筑类型来说,还是比较稀有的。”汪燕鸣说,这是一种重要的“教育遗产”,“考寓是金华重视教育,培养人才的历史见证,作为‘婺学’中心的金华,文脉绵延不绝,对考寓进行保护有特殊的意义。”

本报记者朱浙萍/文 特约记者 葛跃进/

相关文章
2013-11-14 15:18:09
2011-11-28 16:46:35
2013-11-12 09:26:38
2014-09-29 09:01:00
2014-01-20 08:42:12
2011-06-12 17:57:25
2015-01-05 08:43:10
2014-01-17 15:47:04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