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专栏 >> 北岛:八十年代的诗意与不诗意 >> 阅读

北岛:八十年代的诗意与不诗意

2014-03-12 08:20:33 来源:家国网 浏览:67
内容提要:前些年张立宪出了一本“歌唱”八十年代的书《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

北岛

 

前些年张立宪出了一本“歌唱”八十年代的书《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这本书是张立宪的八十年代的十二个记忆碎片,透着那么一点假装的炫耀与淡淡的忧伤。与张立宪的个人叙事不同,新近上市的《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是八十年代的断代史同时也是编年史、一本辞典,足可以让那些对八十年代没有记忆的后辈们对八十年代有一个全局性的了解,也可以让那些经历过八十年代的人完成一次缅怀与回望。当然《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也并不排斥个人叙事,在《我的故乡八十年代》中其实就有几十个八十年代“过来人”的访谈,如果把张立宪的任何一个“碎片”放在《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中,那也是非常合适的。

  《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分为《八十年代大盘点》《八十年代新一辈》《新启蒙》、《像风一样自由》《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八十年代与80后》七章,但概括起来不外八十年代给中国人带来的物质与精神上的巨变。

  八十年代其实离现今并不遥远,但它已经成为一种传说,在这种传说中,它是诗意的、纯真的、美好的、理想主义的,但其实八十年代所以富有诗意,只是因为它是一代人“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同时,那个年代也是民间与官方的蜜月期。抛开它的特定年代的特殊印迹,其实它与任何一个年代并没有什么不同。多年以后,等八十年代的婴儿到了他们父辈的年纪,他们回想起今天,一定会有他们父辈怀念八十年代一样的感觉。

  关于青春,首先会与纯真有关,而那些八十年代的晚辈们想要知道他们的父辈有多纯真,只需举两个小小的例子。1981年3月20夜,因为中国男排赢得了一场比赛,北大学子们喊出了“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口号,撂现在,别人一定会说是装13,如果再轻轻哼一句“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那基本就可以判断是一神经病了,可是,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是这么喊的唱的,同时确实会从内心深处体会到某种真诚的幸福与激动感。

  在学子们心系祖国的同时,国门徐徐打开,于是有了萨特、弗洛伊德、马尔克斯、迪斯科、数不清的诗歌流派、港台歌曲、蛤蟆镜、《上海滩》、《追捕》,于是所有的学子都成了文艺青年,北大才子刀尔登的《我为什么与诗人为敌》曾经描述了当时校园里的诗人盛况,那时学业成绩好不好好像并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如果你不会写两句别人读不懂的朦胧诗,胳膊肘下没夹过《存在与虚无》那一定会被同学看不起的。

  虽然无数人给八十年代赋予了诗意,但对于八十年代所呈现出来的短暂的“文艺复兴”《你别无选择》的作者刘索拉有着清醒的认识:

  “八十年代的所谓文艺复兴,热火朝天,都是一种表面的热闹。你掀开来看,这一代人失去太多,根本弥补不过来那种困惑、那种失落,好像从根儿底下有一种悲哀的东西。”

  八十年代初,当学子们大口呼吸着来自西方的空气、理论界不停地探索中国应该走的道路的同时,官方也在锐意进取,也就是在那时邓小平的“猫论”(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摸论”(摸着石头过河)、“富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也正在给中国的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于是,在84年国庆三十五周年的游行队伍中,出现了“小平您好”的标语。但蜜月期很快就会过去,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很快有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有了后来一连串不幸的事件,《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中说:“整个八十年代的乐章,可以说序曲是《一无所有》,尾声是《最后一枪》”,可谓八十年代比较贴切的概括。

  关于八十年代最终以官方与民间的双败而收场,崔健这个“一无所有”的人,道出了中国人“一无所有”的深层次原因:

  “我一直遗憾,中国的文艺思想、中国的理性思想,就像中国人的屁股。你生病时打针是这个部位,你调皮时我打你这个部位,你做爱是这个部位,但是露出脸面时绝对不是这个部位。历代的朝政从来没有把这个思想放开过,我们今天该怎么做。”

  八十年代刚好差不多贯穿了我的整个学生生涯,八十年代带给我最现实的好处是吃饱,然后才是流行歌曲、诗歌、哲学什么的。晚上躲在老师的窗前偷看电视、周末下午在某个国营商场里听 “台湾校园歌曲”、同桌女生淡淡的雪花膏香味现在想来美好而富有诗意。八九年秋天,在某种狂热与懵懂中走出校园,到工作单后,经历的第一件事并非某种现实的压迫,而是整整一个月的学习,以扫荡我们心中狂热的余温。

  多年后,当我手翻着这本《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看着里面提及的那一件件曾经熟悉的事件、事物、人物,八十年代对于我仿佛一个遥远的梦,而当我翻出八十代的的那个日记本,它早已破烂不堪,上面落满了灰尘,里面是些如今年起来有些可笑的诗句,那些已经有些看不清的日期永远定格在八十年代的某年某月某日。

  所以,我想,我以及所有八十年代的过来人都深深理解北岛写下的那段诗句,虽然八十年代并非全部是诗意的: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

相关文章
2013-12-18 15:06:28
2014-07-10 07:58:53
2013-05-15 08:27:49
2014-02-20 09:04:34
2014-11-06 09:04:52
2012-09-21 09:24:47
2018-01-29 10:31:53
2012-09-21 09:23:3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