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思潮 >> 郭敬明:我只在乎在乎我的你 >> 阅读

郭敬明:我只在乎在乎我的你

2014-03-04 15:59:44 来源:新浪文化 浏览:58
内容提要:我以前一直觉得敢爱敢恨的人需要巨大的勇气,而后来才渐渐明白,其实带着冷漠面具生活的人,完全不在乎别人爱恨的人,才需要巨大的勇气。

我以前一直觉得敢爱敢恨的人需要巨大的勇气,而后来才渐渐明白,其实带着冷漠面具生活的人,完全不在乎别人爱恨的人,才需要巨大的勇气。

 

【新刊看点】郭敬明:我只在乎在乎我的你(2014.03)

 

2008年第9期,本刊专访了郭敬明,随后的反馈是一片不屑:“你们怎么采访他!”5年多之后,在我们再次采访郭敬明前,不少人表示:“现在有点喜欢他了,无关书和电影,就为他的努力。”几年时间,是大众改变了他,还是他改变了大众?

二者或许都没有改变,只不过,他用自己的坚持,建立了一些什么,打败了一些什么。

5年前,在我们创刊5周年的特刊中,郭敬明送上祝福:“真的感谢你们做了这样优秀的一本杂志,让很多人的生命里充满了文字的力量。祝愿你们越办越好!”时间过得很快,我们马上要走过第10个年头了。作为一份办给曾年轻、正年轻、想年轻的人看的杂志,我们一直注目于这个时代,尝试把握流行文化的脉搏,而郭敬明的确是一个绕不开的存在,无论你是否喜欢他。且看在时间的河流中,一份杂志与它的访谈对象的交会。

采访郭敬明

采访郭敬明让人有一种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采访前搜集了很多资料,准备了一份内容很多的提纲,在郭敬明接受电话群访的间隙,我将这些问题一个个抛过去。无论对电话那端的全国百家媒体记者的提问,还是对我面对面的探究,他几乎不需要任何思考时间,张口即来,语速极快,配合度很高。他太了解媒体,也太明白媒体需要什么,以及如何利用媒体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时防止媒体断章取义。所以,他的回答滴水不漏中不乏调笑与爆料。但总让人觉得,还是隔着点儿什么,无法触摸到他的真实。

他坐在会议室宽大的桌子后面,衣着、发型、妆容均无懈可击。接听采访电话时,他的身体微微前倾,对每一个打进电话来的人问好,声音、语调热情而周到;接受面访时,他坦然回应提问者的问题和充满探究的目光。这间会议室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占据一面墙的公司成员大合影,你很容易找到最中间郭敬明的身影,穿帽衫戴棒球帽,笑容灿烂、热烈单纯如大学男生;而对面坐着的本尊,目光深邃,时而微笑时而冷峻,他用自己和周遭的一切不容置疑地告诉你,他是“郭总”。

凡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无论谁,能够在媒体的追逐和注目中生存十年,大概都会练就一身上乘功夫。所以,现在的郭敬明,在自己的几个身份间游刃有余地切换;对于外界,他也总能恰如其分地扮演合适的角色。或许正是这种平衡能力和对生活的操控力,让人疑惑:这是真正的郭敬明吗?

“四儿啊,要不咱签几本书休息一下?”郭敬明公司的一位同事以这样的方式带他去了隔壁房间签书去了。我拿起面前的一张A4纸,上面印着几段大同小异的文字,都是新书的宣传语,区别在于打招呼的对象分别是新浪、腾讯等不同网站的网友。可以想象,郭敬明在说每一句开头的“hello,大家好”时,都一样热情而专注。这是他的工作,再重复再琐碎,他也一定会全力以赴。

我很主流

“炫富”“自恋”“肤浅”等与主流价值观、大众评价体系不那么统一的标签始终与他如影随形。但郭敬明说:“我很主流。”

2007年,郭敬明成为第一个加入中国作协的“80后”作家。2009年,他的小说刊登于《人民文学》,当期卖至脱销。2013年在《锵锵三人行》接受采访,面对主持人明显的质疑和责难,结束时他微笑着对两位主持人说:“谢谢,辛苦两位老师了。”而面对某网站记者类似“你是否挣够了为父母换器官、换血、换命的钱”这样不知想得到什么答案的问题,他依然克制地予以回复。

这些事情,似乎不像是以“个性”标榜自我的“80后”作家做的。在众生的浮华与狂欢中,若以商业上的“成功”作为判断标准,谁能说郭敬明贩卖的价值观不主流呢?

但郭敬明自己也说,他似乎把当作家这件本来极其简单而纯粹的事情,弄得复杂而浑浊,这怪谁呢?似乎只能怪“这操蛋的世界”。

他看得通透,知道自己的弱点,知道自己写的东西很多人爱看,也有很多人不屑。所以,他只负责讨好自己需要讨好的人,知道读者想要什么,那我就给你看什么。小说如此,电影亦如此。

郭敬明的勤奋亦是主流价值观开始对他有所认同的重要原因。在我见到他的这一天,他头天开会到凌晨三点,早上六点起床,赶飞机从上海飞到北京,之后是一个又一个的通告,最后一个通告结束会在凌晨两点。他每天的作息都差不多,却依然念念不忘自己最看重的作家身份,保持着每年一部长篇小说写作的速度。

从早期的“岛”工作室,到“柯艾”,再到现在的“最世”,无法否认的一点是郭敬明的个人魅力。早期郭敬明曾经历过公司同事的集体跳槽,但这么多年过去,团队不断壮大,创业初期的伙伴依然相伴左,这在人员流动频繁的文化公司中非常罕见。

或许,取得主流价值意义上成功的关键,就在于这种与主流的明分暗合。

与自己达成和解

早期的郭敬明时常被人与韩寒相互比较,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他与范冰冰相提并论:同样野心勃勃,同样与非议同行,也同样扛住了压力。

在新出的书中,郭敬明给自己笔下的人物顾里写了一封信:“我以前一直觉得敢爱敢恨的人需要巨大的勇气,而后来才渐渐明白,其实带着冷漠面具生活的人,完全不在乎别人爱恨的人,才需要巨大的勇气。”

十七八岁的时候,郭敬明曾经喜欢用45度角仰望长满云朵的天空,喜欢看着梧桐叶一片一片落下,选一条漂亮的马路走,走过斑驳的树荫,仿佛走过内心明明灭灭的悲喜……面对媒体的误读,他曾大哭,并且试图辩解—我们5年前的专访文章的题目是“我很忙,不想辩解”,但文章中分辩的话语多次出现,当时的他说:“我在要求自己学会不在乎。”好吧,现在的他真的做到了。

出道早期的郭敬明喜欢用华丽的辞藻,惯于在文中描摹淡淡的忧伤,用唯美的氛围吸引自己的读者。现在的郭敬明却尝试更加坦白,放开自己。他会讲述自己“穷得不可开交”的大学时代,那时舍不得买一碗蒸蛋或是经常喝奶茶;会与人分享,在租住的毛坯房里,夜晚触及潮湿的涂料时那种不舒服的黏腻感;他也不介意讲刚出道时的糗事:被要求骑哈雷机车上舞台,与身高1.8米穿12厘米高跟鞋的模特同台走秀;他甚至可以“自黑”,在网友贴出他与奔驰某款车型的合影,并询问客服该车型高度后,他转发并评论:“谢谢奔驰的客户服务……”

他依然用名牌,并且毫不掩饰对品牌和品质的追求,甚至是“带着快意的恨”去买奢侈品。有人说他是缺什么就非要显摆什么,他自己认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人体受损后的过量愈合”。

经历了从小镇少年到大上海名流的蜕变,渐渐地,郭敬明已不需要再用名牌来彰显身价—就像范冰冰说的那句“我就是豪门”。他内心越来越强大,越来越能与自己达成和解,不再辩解,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平衡好商人与作家的身份,再偶尔做回导演,想用20年甚至30年的时间来证明自己。

他在微博上贴了某购物网站的包裹图片,配了很欢乐的文字:“对于我这种不爱出门的人来说,分分钟搞定一堆东西的成就感真是太‘哇哦’了……你们猜是什么?”对此,郭敬明毫不讳言:“我从来不网购,那是付费的广告。”商人本质显露无疑。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完全不介意你知道他写收费微博。

就像凤凰卫视主持人窦文涛所说,郭敬明承认现实,并且愿意投入其中—这是最好的时代,他可以经由自己的努力掌控自己的出版王国;这是最坏的时代,价值失衡,语言无序,那就在这其中创造并引领自己的价值,至于别人的评判,暂且放一边吧。

相关文章
2015-01-15 09:08:17
2014-09-29 08:57:58
2015-01-13 09:25:08
2014-03-18 07:52:58
2014-09-25 08:24:24
2013-11-01 10:39:17
2015-01-07 08:56:53
2013-12-10 08:24:14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