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视野 >> 朱涛:梁思成神话与乏味的共识 >> 阅读

朱涛:梁思成神话与乏味的共识

2014-03-03 09:14:44 来源:腾讯文化 浏览:40
内容提要:反思中国现代史学构筑的工作中,“乏味的共识”是我们巨

 

【编者按】现在已出版的关于梁思成的传记和学术专著,不下十本。但要把里面的干货——独创内容揪出来,三四本书的容量恐怕就够了,那剩下的大量的文字读起来像在悼念已逝的中共老干部,在简单地重复说梁如何从伟大走向伟大,在重复有限的几个“乏味的共识”。反思中国现代史学构筑的工作中,“乏味的共识”是我们巨大的智识障碍。能不能更精确定位梁的伟大之处?能不能除了分析他如何伟大之外,还揭示他的内心冲突,他与外在环境的互动,他求索中的前后矛盾,他的盲点,他的糊涂,他所犯的低级错误,他努力追赶时代,但在风向莫测的时代浪潮后屡屡扑空的尴尬?动态、复杂的历史需要相应动态、有效的历史观念和方法。历史是活生生的,史学研究也应该是活生生的。2月16日,朱涛在广州方所书店讲演《1932:“中国建筑”的构筑》,以下为讲稿选录:

为什么梳理梁林的学术来源?

梁思成林徽因是中国现代建筑史中的杰出人物,也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代表。仔细梳理他们的各种学术来源,不仅有助于我们详细了解他们个人的心路历程,也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现代建筑思想的演变,反思中国建筑的现代学术体系的构筑和发展。我的书考察了梁思成从1930-1950年代的心路历程,有相当大的篇幅是对梁的各种学术来源的梳理。比如我今天集中梳理的是梁林1932年对“中国建筑”概念的构筑。这在我看来,对反思“中国建筑”在整个二十世纪,直至今天的定位和发展,都有切实意义。这是我钻进故纸堆,做这些梳理的初衷。

我在1月8日理想国文化沙龙演讲中提到 “林徽因借鉴伊东忠太”,引起强烈争议。一些媒体和读者以为我在揭发林“抄袭”——这实在是误解。我的梳理工作打开了一些学术问题,而不是给问题盖棺定论。我根本无意对梁林做任何学术品行的道德判断。

我尝试打开的学术议题中,除了有系统反思“中国建筑”概念构筑外,还包括系统梳理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建筑史研究的开创阶段,中日两国学者各自扮演的角色,相互的影响,及各自的成就和差异。在这议题上,我有很大局限:我不会日文,无法直接读日本学者的日文原著,而只能通过中、英文间接阅读有限资料,因而我的工作仅限于提出几个问题,做些初步观察和判断,并不能深入和系统化。该工作的深入展开,有赖于其他一批真正有语言能力和国际视野的学者。我在2009年9月写完第一章“上穷碧落下黄泉”,做出“林借鉴伊东”的判断后,曾向日本学者写信请教。这过程帮我意识到:在反思中国建筑史学构筑上,我们迫切需要国际视野,尤其与日本学者多交流。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早就不该是以民族自尊、先贤名声为核心价值,来僭越学术研究的时代。我们应相信跨国界、理性、平等的学术交流的意义。

我这里提个具体建议:中国建筑史界,可不可以邀请日本学者和其他国际学者一起来,共同开几场学术研讨会,合作一些研究课题,比如像丁垚老师做的“发现独乐寺”一样,做一系列“发现云冈石窟”、“发现应县木塔”、“发现华严寺”、“发现佛光寺”、 “发现中国民居” 、“发现中国城市”等课题。各方都拿史料、观点来,平心静气地甄别、讨论,细细研讨一下这些中建史中里程碑似的“发现”,究竟是如何“发现”的?各方学者的传承、影响、成就、侧重点在哪里?后人是如何选择性地了解、评估前人的工作的?这样即便不能消除相互间隔阂,至少能有助于知道各方的差异。相信这会推动中国建筑史学史的还原工作,帮助我们反思中国建筑史学的构筑,也是对梁思成、林徽因、刘敦桢、伊东忠太、关野贞等史学先驱们的莫大宽慰。

只有在梳理清楚先驱的学术来源的基础上,历史研究才能帮助我们抵制集体健忘症,挑战和击破神话,解释来源和意义,重新恢复我们空间经验的连续性和共同性。不然,我们就永远活在记忆的片段中,虚幻的神话里。

 

历史vs.神话,或乏味的共识 

我的书考察了梁思成从1930-1950年代的心路历程,尝试读解梁与他所经历的时代的复杂性。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在该书的宣传语中写道:“一部终结之书:它终结了梁思成的神话,却更真切地呈现出一代建筑师乃至整个知识分子群体的悲剧性命运。”于是“终结梁思成神话”的说法一时在媒体上流行起来,它既吸引了眼球,也激起部分人的反感,将这说法看作是对梁思成的学术成就和声望的挑战和否定。

首先,我要澄清,这是编辑的推荐语,不是我的语言。其次,我得承认,在书稿送印前,我确实首肯了编辑的推荐语。我是这样理解的:所谓“梁思成的神话”,其实与梁本人无关。因为很显然,任何人都不是神,任何人都不可能自己变成神。“梁思成的神话”,如果真的存在的话,精确地说,是后人构筑起来的“对梁思成的阐释的神话”。针对历史人物,如果后人不进行历史性分析,而仅仅抽象地颂扬和缅怀,那就是在制造神话话语。我认为在对梁思成的研究领域中,确实存在着很多神话话语。我不认为我的书能一举“终结神话”,但我写这本书的动机之一,确实是想对抗很多神话话语。我完全同意编辑在书封面上的推荐语:“在神话终结处,历史的幽灵探出头来”——只有众多有批判自觉的历史学者,共同努力,去除神话的遮蔽,才能将历史的深意揭示出来。

如果“神话”这个词修辞性太强、太过戏剧性,太容易引起读者的强烈情感反应,或许英国史家John Plumb的 “乏味的共识”(bland consensus)概念更中性,更利于理性地讨论问题。“乏味的共识”是指那些公众不加思索就接受的,寡淡无味、毫不激发人思考的共识。Plumb说:乏味的共识并不能帮助我们推动历史知识的增长。也正因此,在大家都广为接受的解释框架内不停地积累证据(去反复证明已有的“乏味的共识”),其实没什么意义。我在书的前言中形容对梁思成的研究 “铁板一块”,就是感到这领域中有太多 “乏味的共识”,有太过单一、僵硬的解释框架。

我在1月8日理想国文化沙龙中还说对梁思成的研究(当时指对1930-40年代梁思成的研究)“还存在大量的空白,大量都是想当然的重复和抄袭,很少有独立的挖掘史料来分析的” 。我的口气可能显得傲慢,但我本意不是抬高自己——我很清楚自己的知识储备,实不足以被称为一个中国建筑史专家,我甚至没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梁思成专家。我也无意全盘否定所有的研究梁的成果——它们之中确实有通过独立挖掘史料来还原、分析历史的优秀成果。我的工作深深受惠于他们,其中包括汉宝德、夏铸九、邹德侬、李世桥、赖德霖、赵辰等先生对梁学术体系的新颖见解,以及林洙、郭黛姮、高亦兰、夏路、王军、陈薇等、黄振翔(Sidney Wong)先生对梁的系统的历史研究和资料整理。我在书后三十多页的附注中,尽可能清晰、完整地注明我的借鉴来源。

我之所以说这样不恭的话,是出于一个“无知无畏”、初涉梁思成研究的学者,对该领域现状的不满和对它的期待。无论如何,相对梁思成的重要性和丰富性而言,如果把现有的对梁的研究成果堆在一起(梁的全集、文选等基础资料除外——该整理工作的确成果卓著,功德无量),说它们“硕果累累”,我是不会信服的。现在已出版的关于梁思成的传记和学术专著,不下十本。但要把里面的干货——独创内容揪出来,三四本书的容量恐怕就够了,那剩下的不是重复、抄袭是什么?研究梁思成的论文数量可观,可认真检视一遍,有多少篇是有新史料、新方法、新见解,或更基本的,符合学术规范的?大量的文字读起来像在悼念已逝的中共老干部,在简单地重复说梁如何从伟大走向伟大,在重复有限的几个“乏味的共识”。

在还原真实和复杂的历史,解释丰富的来源和意义,反思中国现代史学构筑的工作中,“乏味的共识”是我们巨大的智识障碍。能不能更精确定位梁的伟大之处?能不能除了分析他如何伟大之外,还揭示他的内心冲突,他与外在环境的互动,他求索中的前后矛盾,他的盲点,他的糊涂,他所犯的低级错误,他努力追赶时代,但在风向莫测的时代浪潮后屡屡扑空的尴尬?梁不是铁板一块,他的同僚和敌手、时代、建筑学、政权、政治、中国与世界,等等,也都不是铁板一块。在历史大潮中,没有谁是无限伟大、绝对纯洁的圣人,也没有谁是彻头彻尾的恶魔。在特定的历史时刻,人处在一个各种因素、力量交织起的复杂网络中。而在下一个时刻,有可能整个格局都变了,他所扮演的角色也变了。很多历史中的因素、力量,看似早已消散,可它们仍在牢牢地控制着今天的我们。很多问题,看似与今天毫无关系,可一经深入阐释,它们便可能焕发出崭新的意义。只有当历史人物的复杂性、时代的复杂性,以及彼此间互动的复杂性被充分理解和阐述,历史的深意才会被真正揭示出来。

动态、复杂的历史需要相应动态、有效的历史观念和方法。历史是活生生的,史学研究也应该是活生生的。

相关文章
2013-11-04 09:31:58
2014-01-17 15:48:42
2014-09-29 09:03:50
2011-11-21 11:25:17
2014-06-10 07:47:21
2014-09-18 08:40:21
2013-12-10 08:15:10
2014-01-15 08:56:0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