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思潮 >> 《大闹天宫》:一枚棋子的铸就 >> 阅读

《大闹天宫》:一枚棋子的铸就

2014-02-27 08:24:11 来源:南方周末 浏览:73
内容提要:《西游记之大闹天宫》是一部极其缺乏质感的电影,无论从硬件还是软件来看,都是。

《西游记之大闹天宫》剧照。(图片来源:豆瓣)

 

《西游记之大闹天宫》是一部极其缺乏质感的电影,无论从硬件还是软件来看,都是。

通常人们总说,《西游记》是很难改编成电影的一部文学作品,这里可能包含了几个意思。它流传度太广,按部就班地走剧情很难再给人真正的冲击力,改动太多更吃力不讨好;它的主要人物太过深入人心,但著者自然有其当时的取向,这些取向未必适合当下,创作者需要领会精神后小心地融入到主题里,这也冒险。

当然这都还是四大名著这类具有广泛认知作品的统一特征,享受了宣传上的便利,自然要接受关注上的苛责。《西游记》的世界观奇诡而灿烂,深沉却又顽皮,整合了之前许多传说与神话系统,又煞有介事地将三界生态描出大卷浮世绘,也留出了大量想象力交错的空白区域。十万八千里那个跟头到底怎么表现,天宫的地板究竟该是什么样,神魔的脸部跟人类保持多大共性,神仙穿的衣服倒底有没有针脚等等。娓娓道来不是问题,呈现在观众眼前就麻烦了。吴承恩这个老宅男当年随手一笔,很可能是日后美工部门无数个日夜的会议。

天然难关面前,《大闹天宫》团队花去大半年的棚内摄制,数年后期制作时间,终于在大年初一捧出成品。但除了上面那些令人担心的事都搞砸外,连一些意想不到的方面也都完成得混乱不堪。

场景上可说重视还原,花果山,菩提洞,天宫,龙宫,五指山等重要场景均陆续出现。特效画面在比例上破了记录,量非常大。来年这类技术奖项的提名量上应无人能匹。画面里时不时就会有些非正常光效,牛魔王几乎出场即黑烟伴随。动作特技方面,人物基本不太走路,一动就是高跳或前飞,即便肉搏,也倾向于套几招之后,肢体就显示出与其他动作设计完全不同的状态,且尽可能跟CG结合。但即便如此,卖点段落依然缺乏可看性。强调漂浮过多,包括强调身体的舒展,导致过渡性动作都比平常要缓慢一倍,这无形增加了观众走神的可能。孙悟空在花果山跳跃的俯拍镜头里,身体移动时比例变化很怪异。但更怪的是所有三维建模的贴图,都没渲出该有的阴影感和磨损感,导致各种材质都透着股塑料味。

这味道也散发自于剧本台词。改编策略是大事件不动,细节做合并或替换。破石而出,惑于生死,进山学艺,龙宫借宝,天宫养马等等基本保留,连美猴王和齐天大圣定名也都在,但理由有变,而且变得大多匆忙不堪。电影时长毕竟有限,特技戏动作戏又占得多,所以涉及到人物关系与动机,往往只能有一两句话的空间交待。于是似乎所有人一出场都急着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做,而没法让解释这行为合理。大量搞笑方式,都不是一个体系的。刘桦说金咕噜棒,孙悟空自己说我二百五都是通过消解讨好观众的小零件,但也都是他们自己不在乎这个神魔世界的证据。

所以,他们一现身,不像是从那个世界走出来的,而就像从化妆间走出来。再多的钱砸上来,也就像东海龙王那蓝色的眉毛,怎么看都显然是贴上去的棉花。

整个观影中令人感觉到一种无法摆脱的空洞,偶尔会联想到十年来那些前仆后继的所谓古装大片,也是一如这般,缓慢,冰冷,毫无移情立足点。如果要说升斗小民免不了执拗做大庙堂的光辉假想,那九重天之上的生态要这样加倍表现,也算是科学的推衍?

故事主线在原有基础上做了一些调整,其中最大的变化,是关于大闹天宫事件的原因。其实这改动对故事的伤害,仔细一看,比乍一眼看上去还大,加上目前剧本写法太过敷衍,将差距继续拉开。《西游记》里这一是来自于一股胸中不平气,这个对人生全无方向自然不懂规矩的异类猴子,是靠着一次次随心所欲来确定自身价值。弼马温时期,算是他为进入这个并不明白也不太在意的体制做的唯一一次努力,但最终发现天宫阶级只当他是个笑话,所以那些森严的三界系统对他,自然也终于是个笑话。而《大闹》中孙悟空整个行动,均来自于幕后黑手的一次次推动,他们用各种方式逼迫和引导孙悟空对玉帝产生误会,最终怒闯南天门。这其实是全片中逻辑链最完整的一部分,谁摊上了都会这么干,但对于营造戏剧张力则毫无意义。于是作为个体的孙悟空的真正人格,就被完全抹杀在这个局中了。直至最后,我们除了知道他念念不忘那只蝴蝶,其他依然不明。他的责任感,他的混不吝,他的难过,以及他对师姐们莫名的友善,到底来自于哪些碎片。无人知晓。

高深莫测的玉帝,则也以最宽容的方式,造成了最大的灾难。

序幕结束,在片头四个大字出场前,观音找到菩提老祖,希望他能去为这个善恶未定的猴子指明方向。菩提问猴子在哪,观音遥望,缓声说道:花果山。

当时内心响起一句话,多说东胜神州四个字会死吗?

是否在意这个世界的这一瞬,是一个故事的讲述者和剥削者之间,非常简单,也非常显而易见的区别。

作者:武束衣

相关文章
2013-09-16 14:44:54
2014-03-14 08:50:58
2017-07-19 10:00:27
2014-01-15 08:01:43
2013-10-31 09:18:14
2014-09-17 09:02:57
2017-03-07 09:50:38
2013-01-10 10:03:3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