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思潮 >> 只要1%的钱流到艺术电影 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得主的真心话 >> 阅读

只要1%的钱流到艺术电影 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得主的真心话

2014-02-23 08:19:21 来源:南方周末 浏览:68
内容提要:中国大陆演员廖凡从作为评委的中国香港影星梁朝伟手中接过奖杯,这样的场景……在柏林,你想象到了吗? 

 

中国大陆演员廖凡从作为评委的中国香港影星梁朝伟手中接过奖杯,这样的场景……在柏林,你想象到了吗? (东方IC/图)

 

《白日焰火》是什么片子?刁亦男是谁?绝大部分中国人对第64届柏林电影节的最大赢家的感受是四个字:一无所知。但对于电影圈的人来说,这个项目人尽皆知——绝大部分的投资人拒绝了这个项目,就像他们对待大部分独立电影的态度一样。

桂纶镁本来的机票是2014215日早上七点多从柏林飞伦敦的。她扮演女主角的中国电影《白日焰火》入选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分别多日的影片主创在柏林重聚了。那天她得去伦敦,因为在伦敦时装周有一场秀,她早已签了协议必须参加。

214日情人节,也是柏林电影节公布结果的前一天,《白日焰火》的监制沈暘约见了柏林电影节的会务主管托马斯·海勒,告诉他桂纶镁的行程计划,问他根据目前评委的态度,桂纶镁应该更改航班,还是可以按时走。海勒连连摇头,说桂纶镁一定不能走。沈暘又问,导演刁亦男是否可以早点启程回国,因为从为电影节赶工完成数字拷贝,到电影节期间的媒体访问,他一直在连轴转,身体状况不太好。海勒语气更急迫了,一连串的“NO”。为这部电影来到柏林的人得到通知,全部留下,215日颁奖礼的票给他们留了二十多张。

桂纶镁改签了机票。2014215日晚上,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评审团把最佳影片金熊奖给了《白日焰火》。评审团主席詹姆士·沙姆斯是李安的老搭档,几乎在李安所有电影里担任编剧,而李安是惟一两次获得柏林金熊的华人导演。刁亦男成为张艺谋、谢飞、王全安之后第四位获得金熊的中国内地导演。《白日焰火》的主演廖凡从评委梁朝伟手中接过了最佳男演员银熊,成为柏林电影节历史上第一个华人影帝

颁奖礼之后的电影节酒会,沈暘又见到托马斯·海勒,问他:昨天我去找你的时候,你是否已经知道了结果?海勒回答:当然,但那时我不能再多说了。

国内的社交网络上,中国电影再次擒熊带来的欢呼伴随着两个大大的问号:《白日焰火》是什么片子?刁亦男是谁?作为电影导演,刁亦男的作品至今还没进过内地影院。

2004129日,南方周末文化版用很短篇幅介绍了独立电影《制服》,因为2003年末,刁亦男的这部导演处女作在温哥华国际电影节获得了专门鼓励亚洲电影新秀的龙虎奖2007年,他的《夜车》入选当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后来又在华沙国际电影节获得最佳新导演、最佳新电影两个奖项。《制服》和《夜车》都是与国内市场无关的独立电影。

2010年,江苏广电集团旗下的幸福蓝海影视集团拿到《白日焰火》,认为是个好剧本,年底已经在内部层层通过,决定立项。这家公司参与投资过《建国大业》、《让子弹飞》等几部国产大片,这是第一次全额投资制作一部影片。后来他们跟业内同行说起,公司在做一个电影,发现好像所有人都看过这个剧本。《白日焰火》的制片人文晏在前往柏林前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基本上这个剧本是把投资人都跑遍了。

业内确实都知道这个项目,幸福蓝海影业执行总经理万娟笑着对记者证实了这个说法,而且很多公司会建议我们不要投。

 

 

 

2010 年,江苏广电集团旗下的幸福蓝海影视集团拿到《白日焰火》的剧本,觉得是个好剧本其实,业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剧本,但很多公司的建议是:不要投。(剧组供图/图)

 

写出来人家也不信

刁亦男有段时间特别爱看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的一个栏目,都是公安部门自己拍的,里面有奇奇怪怪的各种案件。印象深刻的一个案子是在东北,有个男的在居民楼里租了一间房,房间里有铺炕,慢慢地炕的缝隙里开始爬出他从来没见过的虫子。男子起初还不太在意,结果有一天晚上虫子爬了满满一炕头,他吓坏了,让人把炕撬开,里边是一具腐烂的尸体。

那个案子给我带来的恐惧很厉害,但是在电视里这好像又司空见惯,我们也似乎在消费这个事件,因为讲完了之后还放广告什么的。刁亦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样的事情明明是真的,但作为编剧都不敢写,怕写出来人家不信。太怪了

《白日焰火》的故事由一件碎尸案开始。办案子的过程里,刑警张自力的两个同事死了,自己也中了枪,从医院出来后不久他转业到企业里的保卫科,成了酒鬼。他在路上碰到以前的手下蹲点盯梢,好奇心把他又带回几年前的那桩案子。他半真半假地追求洗衣店丧夫的女人吴志贞,有意无意地接近女人掩埋多年的往事。真相的出现并没有令任何人愉快,因为观众看到的这个怪诞冷酷、苍白无力的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愉快的事情。

如果不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也许《白日焰火》还是独立电影。

这是20世纪末以来,以第六代为代表的中国独立电影导演早已趟熟的一条电影创作通道:用剧本争取国际电影节的资助计划或者参加创投洽商,寻求投资或前期后期的制作资助;加上自筹资金,以低廉成本完成影片制作;参加国际电影节,靠国际发行收回成本。

《制服》和《夜车》都是从这条路过来的。两部影片的故事都与警察职业有关,后者的主角更是一名执刑法警,在当时的环境很难通过。刁亦男之前两部影片建立的国际影响,已经足以使他获得相当充分的拍摄独立电影的资金。但20082009年欧洲的金融危机改变了他们的市场方向。沈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07年韩国釜山电影节的亚洲电影创投市场,刁亦男和制片人文晏带去了名为《冰人》的剧本。故事讲新退休的警察老张街头闲逛,在一家理发店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十六年前他经办了一件杀人案,这个叫梁志军的人是受害者。是梁志军没死,还是实在长得太像?老张开始跟踪梁志军,发现他一直在偷偷地窥视梁志军的妻儿。

20081月,《冰人》又来到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的创投市场CineMart。伊朗大师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的《原样复制》也在这里寻找投资。我们约谈的公司特别多,从早谈到晚,但是最后人家都说,你拍出来之后我们会非常有兴趣发行。文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时我觉得整个欧洲的情况就是这样,直接投资的可能性很小。

上海国际电影节业务总监沈暘是通过欧洲制片人和国外记者介绍,才认识了刁亦男和文晏。2010年,沈暘邀请这个项目参加上海电影节的合拍片项目洽谈单元,仍然无所斩获。最终是沈暘把它推荐给了现在的投资方幸福蓝海。

除了对剧本的兴趣,幸福蓝海发展这个项目的信心更多在于自身实力——背靠江苏广电,经济实力雄厚并且有强大的宣传平台;集团全产业链布局,自有影院能为未来的影片推广提供保证。在电影制作行业我们是新公司,面对领先的强者阵营是努力寻找突破的。万娟说,我们认为内容生产应该先于市场,顾及观众的成长性需求。《白日焰火》立项的时候国内市场还是大片格局,这两三年《观音山》、《致青春》这样的电影打破了文艺片不赚钱的成见,《泰囧》打破了新导演不赚钱的成见,都证明不能只跟着市场走。

 

 

刁亦男有段时间特别爱看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的一个栏目,里面有奇奇怪怪的各种案件。他拍的电影也大多在讲奇怪案件的故事。 (CFP/图)

去赌,还是去定期存款?

寻找资金的过程伴随着一次次的剧本修改,每一次送出剧本之后石沉大海,都意味着作者的揣测和调整。剧本的修改史,实际上就是中国这几年电影和市场发生关系的历史。刁亦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你觉得很好,但是没有人帮你投钱来拍,那就说明市场或者金钱不认可。你在不断地跟着他们调整,同时你得保留自己的风格和最初始的冲动。

故事从最初就带有明显的黑色电影风格,对于中国的投资人来说,黑色电影这个概念不熟悉。黑色电影对他来说不意味着能赚钱。文晏说,她碰到当初看过剧本的一个影视投资人,对方告诉她:看了,没看懂。随着中国市场这十年的变化,你跟他讲黑色电影,举各种经典电影的例子,甚至在其他国家一些成功的例子,对中国的投资人来说其实都没什么意义。最终他们在意的只是明星、话题性。

《冰人》的主角梁志军在后来的的故事里成为配角,主角变成退役刑警张自力;最终版本的《白日焰火》里,梁志军的妻子、桂纶镁扮演的吴志贞已经成了戏份相当重的女主角。

这是原来我们独立电影看不起的,我们要批判现实,要有态度。刁亦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接受电影教育的时候,是对新现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根深蒂固地崇拜或者学习、标榜。慢慢你说你要弄个商业的,又杀人,又流血,又暴力,或者还有点什么别的东西,那确实是要转的。而且每次转特别不痛快。

为了顺应投资方、顺应市场而自我转变的过程很艰难,但必须转变,为的是保证电影的基本品质。因为拍电影正变得越来越贵。文晏自己执导的独立电影《水印街》2013年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的影评人周单元。她计划中的拍摄成本与2007年的《夜车》差不多,结果发现远远不够。最底层的场工,过去差一点的每天50元,好一点的100元,现在是一般的150元,好一点要200元。可想而知其他人的价格也都高了上去。那时候能够特别低成本地拍一部电影,现在已经不太可能了。除非是说几个哥们,随便拍一下。文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还动不动来一个副导演说,我是《白鹿原》下来的,我是张艺谋组下来的。但是有可能张艺谋组他排到第十个副导演,说白了什么都不会。但是跑到这儿来,他就觉得他是一个大腕儿了,关键是价钱和能力不成正比。

有过《夜车》的合作,制片人文晏熟悉刁亦男的工作方式和速度——他拍得很慢。这个剧本加上他的这种特征,我们不可能在地下电影的范畴内去操作《白日焰火》。必须有足够的投资,必须尽量满足投资者的盈利需求。

对于一直穷坚持的独立电影导演和制片人来说,眼下投资者对电影的盈利期待高极了。随便谁一说都是,能不能挣两个亿?文晏说。现在他们对这个东西的期待有点要追上房地产了,尤其你看这个春节,《大闹天宫》一天一个亿。刁亦男说。

欧洲对艺术电影的资助因为经济危机已经削减甚至取消了,中国现在很有钱,但是这些钱并不流向艺术领域,文晏觉得这是特别可惜的一件事。一些投资者宁可去拍一个纯赔的商业片,他都不敢去拍一个哪怕少赔一点的艺术片。我特别想让他们知道,你去冒那个险,真的就是赌注;我们这个起码是定期存款,就是利息低一点。首先这是一个作品,十年以后甚至二十年、五十年还可能再卖,只要它品质够好。但是你那个东西这两个礼拜卖不掉,就什么都没有了。她特别诚恳地说,只要有1%的钱流到艺术电影,艺术电影就可以繁荣,真的。

刚从柏林回国的万娟已经在忙于影片公映的筹备。已经有国内媒体透露影片预计在314日公映的消息,万娟否认了,她说目前并没有确定日期。虽然喜获电影节双奖,片方对于未来的市场工作仍是严阵以待。导演七年前的影片也入围戛纳电影节,但之后的创作机会没有明显改善,万娟说,得到了市场的肯定,刁亦男才能获得未来更好的空间。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李宏宇

 

相关文章
2013-02-07 08:42:54
2014-03-31 14:11:14
2015-04-10 08:25:33
2014-11-14 14:16:05
2014-11-03 14:44:32
2013-10-11 16:06:57
2014-01-23 08:09:20
2014-06-30 08:28:4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