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往事回眸 >> 民国初年知识分子边缘化历程 >> 阅读

民国初年知识分子边缘化历程

2014-02-18 09:15:49 来源:腾讯文化 浏览:45
内容提要:民国初年,伴随着欧风美雨的侵袭,中国文化进入第二个“战国”时代,各领域都人才辈出,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文化繁荣和百家争鸣时代......

 

导论:民国初年,伴随着欧风美雨的侵袭,中国文化进入第二个战国时代,各领域都人才辈出,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文化繁荣和百家争鸣时代,然而仔细观察彼时的繁荣和大师们的命运,不难发现他们与民众日渐疏离,与权力的距离逐渐拉大,他们的社会地位整体上呈现出边缘化的趋势,而他们与他们所代表的思想,能够影响到的也只是一少部分人群,从这个层面而言,知识分子在整个社会上是默默无闻的。

权力边缘化:政治体制转变造成文官制度瓦解

传统中国社会基本由两个部分组成:读书的士子和占人口大多数的不识字的普通人,马克思·韦伯在《儒教与道教》一书中如是评价:中国的统治阶层——尽管这种统治有时中断并且经常处于剧烈的斗争中。但总是不断更新,不断发展。——过去和现在,整整两千年来,始终是士。而近代费孝通先生等社会学家开始进行的对中国乡村社会生态的研究,更进一步拓展了人们对这个社会中的文化隔离现象的认知。而这显然是一种基于传统上的知识分子和大众的隔绝的体现。

显然,在民国初年,中国高级知识分子与民众之间的隔阂在一定程度增加了许多新的要素。在思想领域,各种思潮风起云涌,但实际上能够传播开来的思想都没有达到知识分子期望的应者无数的影响力,不论是代表传统文化的,还是代表现代思想的新型知识分子,他们的思想和著作大多数被限制在较小的范围内。而至于艺术家们,彼时中国新美学正处于草创期,表面上大师辈出,但仔细追究,这些人并不是靠着所谓的普通人在生活,只有相对少数的受过和他们相似教育的人甚至是外国人才会去支持他们的作品。这就产生了一个极为有趣的现象,在一个思想和艺术都极为繁盛的时代,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这些大师们开拓进取创造出来的伟大作品,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不为人所知。

民国初年,中国的政治环境虽然称不上混乱,但是也绝对是波诡云谲。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以后,民国政府在内政上做了很多调整,虽然不是改天换日那样级别的,但也绝非小动作。袁世凯称帝失败之后,中央政府已经没有足够权威来领导地方政府了,自清末以来的的地方势力崛起在这一时期达到巅峰,各派系军阀便是代表。此时,北洋的中央政府的政令在全国难以推行,国已不国,这一变化带来的整体趋势是——传统文官制度的瓦解。

传统文官制度瓦解影响最大是阶层。清帝国废除科举之后,这个阶层既已失去向上晋升获取政治权力的基础,随着传统晋升途径的消失,他们建立在传统权力体系下的政治资本被严重的瓦解了,这种瓦解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首当其冲的便是,作为一个阶层的不存在了,阶层的迅速瓦解带来的是急剧分裂。

阶层分裂:士大夫与大众的传统联系被斩断

随着科举制被废除,底层儒生们不得已选择其他谋生手段,从而也不再可能成为新型知识分子,相反他们成为知识分子传教的受众(这个新阶层将会是我们讨论的一个关键点),这个独特的阶层和受过一定教育的少数商人及新式学校的学生,共同构成了中国新的知识分子传播知识的主要对象。以清末报纸《申报》和《大公报》为例,这两家报纸的读者群和作者群大多数有深厚的儒学背景,如《申报》之金剑花、张墨、陈冷等;《大公报》之方守六、刘孟扬、黄与之等……考虑到它们最高几千份的销量(民国十年之前),可以估量这个阶层对民国初年知识传播所起到的作用。但是这种优势同样意味着另一件事情:如果读者都是一类人的话,那么传播文化的杂志或者书籍就会向这类读者倾斜。这就导致文化传播被限定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尽管这是一个必经阶段。但在中国,这个阶层的人口基数十分庞大,清末读书人,按EvelynS·Rawski(罗友枝)估计,清朝参加童试的儒生占帝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一,也就是说至少有四百万人,加上城市中部分认字的商人,对于民国知识分子来说,这是一个十分庞大的读者市场。

传统士大夫上层一直是士的精华,处于权力顶点,他们是实际权力的所有者,作为一个团体,他们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清末著名思想家大多数和这个团体有关,不论曾国藩还是康有为,甚至是郭嵩焘等人都属于这个阶层。这种身份一方面赋予他们权力,另一方面也造就他们在文化传播上的巨大优势。但是伴随随着权力的不断丧失,他们迅速分裂成不同群体,少部分人转化为职业政客,另一部分人在失去政治权力后,常常演变成传统文化最坚定的捍卫者。剩下的人则成为新文化新思想的传播者,分裂之后的士大夫分别融入了不同的新身份之内。

传统文官制度瓦解之时,新的权力者也登上了舞台,尽管这些新的权力者对知识分子保持了相当程度的尊重,但不论是在武人政权体系下亦或是新的现代体制下,知识分子都不再是权力的核心了。

按照韦伯的说法,中国是一个卡里斯马社会,那么它在民国初年正在走向一个官僚型的社会,这是一个知识分子再也和权力无关的社会。这对文化向下传播,向大众传播产生了可怕的影响。传统社会中,这种特殊权力正是士大夫向民众说教和传播思想的主要途径,而道德观念通过拥有官僚身份的知识分子的行为和判决乃至政策向下传播。但在新的社会结构下,知识分子向下进行谆谆教诲的传统渠道被切断了,这对知识分子和大众文化的打击同样是巨大的。

从现实中可以找到这种打击的明显例子,比如乡绅在民间的影响力,晚清的议员和民国初期的议员,他们的身份基本上都是传统士大夫,民国以降,商人和各类军人都纷纷加入。这种情形充分说明了和民众的传统联系路线已经因为权力被剥夺而被切断了。他们的思想和观念再也无法透过整个官僚系统向大众渗透了。新的上下联系需要被建立,但这种新的联系显然不能再是政治权威了(因为政治力量已经不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了)。

向下靠拢:知识分子促进民初大众文化勃兴

民国初年,中国依然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家,工业寥寥无几,但工业的影响却依然在向整个中国渗透,从洋火到肥皂,现代轻工业产品极大地影响了中国民众的生活。民国以后,中国的对外贸易和工业都有了较大的发展,随着外资的逐渐介入,中国传统的经济面貌被改变了。

商业的崛起,首先促进了市民文化的兴起。一般认为元杂剧和话本小说的兴起是城市文化发展的标志,而民国的城市发展,则更加刺激了这种类型的文化的发展。民国时期,中国传统戏剧大师辈出,天桥之类的地方也热闹非凡。戏剧和评话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传承,它们在小市民群体中兴起,有些作品还有失意文人参与,但一直被士大夫阶层所鄙夷,难登大雅之堂。民国以后,传统知识分子与大众之间失去了传统的联系渠道,由此也导致戏剧、评话之类的文艺作品在对大众的影响日益加大。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知识分子中的一部分人开始接触大众文化。最初他们接触的内容主要是西方的现代戏剧,在发展初期,由于在受众上难以和传统戏剧竞争,这类现代戏剧的观众一段时间都是洋人,中国第一部话剧《黑奴吁天录》便是在日本的春柳社上演的。民国早起现代戏剧多与学生社团有密切关系,观众也大多是城市中有一定文化的成功商人,以此而言,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们发起的戏剧并没有太沾戏剧崛起的利好,反倒是平民戏剧占据了上风。

不过之后,随着电影和留声机收音机等现代设备的推广,知识分子们才有了从传统戏剧的手中夺取大众支持的机会。当然,这也包括知识分子开始有意识加入传统戏曲这个圈子,把自己的知识和才华奉献在上面。

实际上不仅仅是戏曲,小说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民国时期不论通俗小说还是严肃小说,都要通过杂志和报纸进行传播,这在当时基本是城市人和新式学校学生的专属读物,由是导致了一个非常令人沮丧的结果:被后世认为事杰出时代里的伟大人物们的著作,只在知识分子圈内流行,相较于中国广大人口基数而言,这是一个很小的范围。事实上,这些现代艺术并没有在小市民群体中流行,更不用说广大的乡村农民了。民国初期,由知识分子创造的现代文学和戏曲等艺术,在评话和传统戏剧的压力下,并未能被大众所接受。

经济发展促进了新的社会力量崛起,这使得知识分子们的声音在一定程度上显得十分重要,知识分子们掀起的各种思潮也逐渐波及全国。民国初年,传统儒学思想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强势地位,但随后便被风起云涌的新文化运动彻底打倒,这一时期,知识分子展开各种论战,显示出了百家争鸣的局面。但必须指出的是,知识分子掀起的思潮看似风起云涌,但他们的影响并未深入到中国社会的基层,在广大乡村,还是传统的文化主导着一切。

由于知识分子引进西式观念和掀起的文化思潮影响,中国传统的国家、政治观念受到全方位挑战,这种挑战和冲击是前所未有的,共和民国等理念在新型分知识分子不遗余力的推广下,逐渐影响到中国人。不过,这种影响完全谈不上深入人心,至多不过是在上层被大家认可,以辛亥革命为例,守卫武昌城的士兵便说吾人食皇帝俸禄,但知效劳皇上,不知其他。民国初年的其他思潮同样面临着这样的窘境,即便在1930年代也依然如此。蒋介石发动的新生活运动可以作为参考,新生活运动成果调查显示,九成受访者不清楚什么是三民主义,但此时三民主义已被宣传近二十年,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知识分子们掀起的思潮对普通人到底有多大影响。

短暂繁荣:知识分子最后一次主导文化发展

时代的变迁使得知识分子不得不改变传播自己理念的方式,知识分子在这一时期,通过报纸这种大众传媒,将一些新潮的概念经过简化和口号化后向下层传播,由此使得中国民间首次接触到这些新式理念,尽管这些理念因为被简化而往往显得过于粗陋,但它们已经开始向社会的各个角落渗透,这是中国几千年来的第一次。

进入民国以后,随着西方文化在更大范围内被引进中国,知识分子开始思考中国文化的不足和缺陷,随后知识分子试图改造中国传统文化,白话文运动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通过推广白话文,知识分子将繁冗复杂的文言文改造成明白易懂的白话文,这促使了文化的大众化传播,同时也使读书识字变得更加容易。

白话文运动在短时间内改变了中国传统的书写方式,这与以陈独秀、胡适为代表的新型知识分子们的努力分不开,在这一过程中,大众并没有投入什么精力,只是大众所熟悉的语言文化被知识分子系统化,从而形成一种足以对抗传统的新文化,知识分子也通过这场运动取得了一场近乎辉煌的胜利,但这也差不多是知识分子在文化上的绝唱了。知识分子以白话文运动开启了新文化运动,促成了中国文化的又一次繁荣和发展,但这场运动后期,知识分子阵营内部便发生分裂,各自走上了不同道路,此后,知识分子再也未能发起一场足以冲击全国的文化运动。

起自白话文运动的新文化运动,顺应了当时中国文化的发展潮流,但是新文化并未能迅速传播开来。最初知识分子们选择了文学的形式,经过鸳鸯蝴蝶派和仙剑派才终于开始向大众渗透,最终,当白话文文学分裂成通俗和纯文学之后,白话文得以广泛扩展。不过,在民国初年,普通民众还没有意识到新文学会给他们带来多大影响。

同文学类似的,西洋画和中国传统的文人画都没有迅速的拓展开来。在民国初年,他们主要买者不是文化圈内的知识分子,就是和外国人有密切关系的西洋人。直到电影和广告等大众传播媒介兴起之后,大众才开始和文人有所交流,但这种自上而下的交流很快就被中国风起云涌的革命及随之而来的战乱所打断,知识分子在掀起一场足以影响中国数个世纪的运动之后,自身也被迅速抛弃,陈独秀、胡适,这些新文化运动健将的命运也预示了知识分子的最终命运。

结语:

民国初年,由于传统文官制度瓦解,知识分子失去了传统的政治权力,随之也失去了文化权力,他们的社会地位呈现出边缘化的趋势,传统的与民众联系的渠道也被斩断,为此,知识分子通过与大众文化接触,发起白话文运动,在一定时期内主导了中国的文化形势,创造了短暂的文化繁荣,但这也使他们最后一次起到主导作用。

来源:腾讯文化

相关文章
2014-08-21 08:35:41
2014-04-30 09:05:16
2012-05-04 16:26:25
2014-01-02 08:22:09
2012-12-10 15:16:51
2012-01-05 13:56:54
2013-03-05 09:10:45
2013-11-25 08:12:30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