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专栏 >> 杨群:做日本出版,越做越纠结 >> 阅读

杨群:做日本出版,越做越纠结

2014-01-03 08:20:06 来源:北京晨报 浏览:52
内容提要:对绝大多数中国读者来说,日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对绝大多数中国读者来说,日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太多人依然沉浸在《菊花与刀》给予的片面印象中(作者没到过日本,凭在战俘营中的粗浅观察便得出结论,该书已被主流学界所排斥),津津乐道于日本人屈服强者天性残忍有耻感无是非观盲目的集体主义等神话。

我们往往忽视了,日本是独立发展起来的大型文明,虽深受中国文明影响,但中日有很大的不同,在许多问题上,双方理解完全相反。

以邻为师,这是一个泱泱大国应有的气度。对于在近代史中备受挫折的中华民族来说,应永远记住这样的教训:什么时候我们封闭保守,什么时候就会走向衰落,什么时候失去了对外部世界的好奇与探索,什么时候我们就在预约苦难与失败。保持清醒,保持睁眼看世界的专注,这是这一代人必须坚守的责任。

在过去的几年中,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了近200种与日本相关的图书,许多是大部头的学术专著,但同样不乏轻松方便的读本,它们为我们精描了一个当下的、生动的、真实的日本。不论未来是伙伴还是竞争对手,我们终需了解日本。为此,《北京晨报》特地专访了该社总编杨群先生。

日本学者对抗战史兴趣不大

北京晨报:贵社为何如此关注日本题材书籍的出版?

杨群:1995年,时任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发表了村山讲话,面对历史问题表达了和解态度,日方主动要求加强二战期间日本与周边国家和地区关系的研究,日方拨了一笔经费,作为其近代日本与中国确定项目的外交合作费用,来支持中日研究课题,到2007年左右,共赞助中国学者完成了94项课题,其中不少获了奖,我们便就此推出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中日历史问题研究中心文库》。日方也有一个类似的文库,虽然日本学者得到的资助经费比我们多得多,但只完成了30多个课题,仅出版了10多种书,这说明,日本学者对这段历史研究兴趣不大。

北京晨报:这套文库共出了多少种?

杨群::已经超过了70种,有的课题没有得到日方研究资助,比如三卷本的《中日关系史》,由于有学术价值,我们也帮助它出版了。

两本书让日方刮目相看

北京晨报:除了这套文库,其他书是如何出版的呢?

杨群:后来我们与(音同市)川日中友好基金建立了联系,一是推进中日青年史学工作者交流,一是阅读日本书系。在这个过程中,有两本书让日方刮目相看。

一本是《超越国境的历史认识》,其中许多提法和我们不一样,比较敏感,日方觉得在中国大陆不可能出版,可我们认为它毕竟属于学者研究的范畴,在学术层面上应百家争鸣,这本书出版后,得到了日本学界的认可。

另一本是讨论战后人口移动问题的学术著作,1945年后,留在中国的日本人达250多万,其中军人120多万,他们是如何回日本的?过去大家不太关注。后来这本书在日本出版了,我们也同时翻译出版了。

有了这些合作基础,2009年我们提出做一套阅读日本书系,译介一批能真实反映当下日本状况的书,得到积极响应。中方多家出版社参与了该项目,共出版了70多种。按惯例, 川日中友好基金支持一个项目最多只有5年,但双方已商定妥下一个5年的出版规划,这套书最终要出200种。

日本学者意识形态强

北京晨报:在学术合作过程中,中日学者会出现分歧吗?

杨群:说实话,双方语境不同,在处理表述方式的具体问题上,非常挠头。本来学术观点上有分歧是很正常的,但相比之下,中国学者反而放得更开,我们在管理上有压力,但在研究层面上,确实能做到襟怀坦荡,日本方面在管理上没有什么压力,但许多学者却自觉地封闭,骨子里充满了意识形态。

北京晨报:为什么会这样?

杨群:我也很奇怪。一位从事中日交流工作的学者在论文中这样写道:现在看来,中日之间通过加强交流达成共识,这是不可能的。我就不理解了,你一方面从事着中日交流工作,另一方面又觉得这没有什么用,那你在做什么呢?这不是胡扯吗?我很想当面反驳他,有大量的例子证明,通过加强交流,双方确实达成了一定共识,怎么能说这是不可能的呢?一些日本学者很少敞开心扉,就像硬核桃一样,不像中国学者、韩国学者那么开放和包容。

孩子行为折射文化差异

北京晨报:好像除了出版之外,还办了一个中日韩青少年夏令营?

杨群:对啊,是历史体验夏令营,作为一家出版社来承担组织工作,我们感觉疲惫不堪,这种夏令营都是看半天历史遗迹,讨论半天,不如旅游项目好玩。而且来参加的都是孩子,安全问题、早恋问题等,让人神经高度紧张,有的孩子两三点不睡觉,你只能看着。不过这也是很好玩的一件事,我觉得,哪怕只有1-2%的人结下了友谊,那也是真正的友谊。

北京晨报:好像不少媒体炒作说,在这个夏令营上,中国孩子表现得娇气、不照顾同伴、自理能力差等,远不如日本孩子,甚至称下一代人已输在起跑线上,事实真是这样吗?

杨群:不能完全这样说吧。日本孩子自理能力强,彬彬有礼,注意团队协作,带队老师都喜欢日本孩子,但不要匆忙下结论。在三国夏令营中,韩国孩子最闹,日本孩子最拘谨,中国孩子居中,这反映了不同社会文化、不同教育的结果,未必有什么优劣的差别。日本人崇尚团队精神,按日企的管理方式来管理中国员工,就会出现大锅饭、不爱护集体等现象,可如果把任务分包下去,中国员工的创造力就激发出来了,很多人干得再多也不喊累。

所以,不能说孩子有差异,而是社会有差异,我们不要价值判断,不要误导。一些中国孩子不太肯吃苦,但他们想的是:我能这么干,为什么要费力不讨好呢?这也是生活环境造就的。

日本人心中有焦虑

北京晨报:您眼中的日本文化是怎样的呢?

杨群:第一次去日本,感到非常亲切,与电视上看到的日本人有很大差别,在箱根看到几个日本木匠在干活,隔壁邻居端着自己做的菜送过来,请他们品尝,这和中国农村的生活风俗是完全一样的。日本人强调地域社会,注重保留本地风俗,但有时会将其夸大到极致。比如电视上经常播某地特产茶泡饭,其实就是隔夜饭,泡点热茶而已,却相当引以为豪,敝帚自珍,中国人是没法适应那个腔调的。

北京晨报:为什么日本人这么夸张?

杨群:大概因为日本的历史没有根吧?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所以缺乏自信,作家们总在追问什么是日本人,因为他们找不到自己的源头。日本人这个称呼是近代产物,在此之前,日本只有大阪人、江户人,没有人说自己是日本人。这和中国人有很大区别,中国人的概念一直比较清晰。日本人说历史,总要参照别人,否则就讲不下去,比如讲古代政治史,必须参照中国唐朝。找不到源头,又特别想找到,所以日本人心中就会有一种焦虑,总想强调自己的独特性。当然,这种焦虑感也有积极含义,就是不断寻找自己的定位,当年《海国图志》出版,在中日产生的影响完全不同,这就能说明许多问题。

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困境

北京晨报:刻意突出自己的独特性,是否会扭曲日本人的行为?

杨群:会的。日本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国家,却有浓厚的乡土情结,对传统的那份真诚,中国人比不了。今天日本学者关注中国,其实也是一种怀旧,他们想从中国的发展中重温明治维新时的体验,从中获取启示。在日本,中国研究所占分量极大,这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虽说是研究中国,其实他们是在研究自己。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可能最感到困惑的是日本为什么不能成为一个如战后德国那样的国家。德国主动切断了与那段悲惨历史的联系,可日本至今没有一份法律文书谈旧日本与新日本的关系,最多只是谈未来。这么大的国家,为什么就绕不过这个坎,实在让人想不明白。

也许,不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想在对方身上寻求自己的优越感,日本人有制度优越感,而中国人有历史优越感和道德优越感,这也体现在双方学者的文章中。

日本国民相对成熟

北京晨报:有趣的是,很多去过美国的中国人会批评美国,而去过日本的中国人大多赞美日本,这是为什么?

杨群: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不一定要马上得出答案,没有好的答案,提出好的问题也是有价值的。

日本是一个成熟社会,在国内,中国人更关注日本政府的行动,其实那与日本社会无关。上面政局再动荡,社会基本不受影响,日本国民也相对成熟,即使心里有不满,一般也不会诉诸暴力,汶川地震时,日本的许多小乡村都有慈善组织在为中国灾民募捐。

越交流越陌生的日本人

北京晨报:如果让您用一句话来描述日本人,您会怎么说?

杨群:交流越多,就越纠结,就越清晰地看到他们是日本人,我们是中国人。我也希望能找到新的视角,但还没有找到。日本把自己包裹得太严,让人无法看透。

我只去过一次美国,对那里没有亲切感,在机场,一个中年妇女拍拍我的肩膀,管我要一支香烟,我还得给她点上,临了也就是说句谢谢。还有一个黑人兄弟,一下要了一包。这种自信,在日本人身上看不到。当然,在大阪等城市,也有相对外向的日本人,但做不到美国人这种程度。

日本人心里也许无视你,但面上却表现得很谦恭,越接触多越困惑,许多日本人内心傲慢,可你却看不出来。当然,也有不少日本学者好说话。

不想搞得太专深

北京晨报:中国读者对日本的理解往往浅尝辄止,这么多书,恐怕大家看不过来,您有什么阅读的建议吗?

杨群:这些书比较杂,我们不想搞得太专深,希望能准确地反映日本社会与文化,在写作上,至少能让大学生轻松读下去。我们更愿意不做判断,而是告诉日本的真实状态,至于为什么如此,不要说出来,只是呈现给读者最直观的东西。像阅读日本书系,每本10多万字,一口气就能读下来,看后就能明白,日本的某个侧面就是这样。

过去,日本对中国的了解远远多于中国对日本的了解,但现在恰恰相反,日本对中国了解极少,我们想做一个阅读中国书系,告诉日本人当下中国是什么样的,可惜还没找到资金。今天日本孩子对中国的兴趣不如以前,他们第一关注美国,第二关注欧洲。陈辉/

文章来源: 北京晨报

相关文章
2012-09-12 08:52:16
2014-10-10 08:53:14
2012-06-13 09:32:30
2012-09-12 08:48:40
2018-01-02 09:37:42
2012-06-13 09:30:35
2012-02-29 11:21:08
2015-01-15 09:47:4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