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往事回眸 >> 八十年前社会名流们描绘心中的“中国梦” >> 阅读

八十年前社会名流们描绘心中的“中国梦”

2013-11-12 09:21:35 来源:文汇报 浏览:46

 193211月,将届而立之年的《东方杂志》向社会各界发出400余封征稿函,约请于一九三三年新年大家做一回好梦。仅1个月,就收到160余件回复。应征稿文来自全国各地及海外,其中上海78篇,南京17篇,北京(时称北平)12篇,杭州8篇,广州4篇,天津2篇,其他还有济南、武汉、西安、青海、日本、新加坡等。作者中最年长者为94岁的马相伯,最年轻的是学生,如时在日本大阪商科大学留学的周伯棣(32岁)。最大群体是学者教授,共38人,有陈翰笙、陶孟和、杨杏佛、郑振铎、俞平伯、顾颉刚、周予同、周谷城、范寿康、张申府、周作人、诸青来、曹聚仁、漆淇生等。其次是作家、编辑,共39人,有巴金、茅盾、郁达夫、老舍、李青崖、傅东华、谢冰莹、邹韬奋、金仲华、夏丐尊、宋云彬、施蛰存、周宪文、林语堂等。其他为教育家9人,有叶圣陶、孙伏园等。记者12人,有楼适夷等。艺术家3人,有洪深、徐悲鸿、钱君匋等。政府官员12人,有柳亚子(中央监察委员)、曾仲鸣(铁道部次长)、武育干(上海市政府参议)等。实业家3人,有穆藕初、毕云程等。银行家2人,为章乃器、俞寰澄。另外还有律师、职员、学生、普通读者等。次年元月,《东方杂志》第30卷第1期刊出新年的梦想特辑,篇幅近80页,分为两个专题,一个是梦想的中国,另一个是梦想的个人生活

苦难的恶梦和觉醒

  20世纪30年代上半期,广袤的中华大地经济凋敝,外辱逼近,翻阅纸色泛黄的旧杂志,映入眼帘的不少是悲观的梦。巴金写道:在现在的这种环境中,我连做梦也没有好的梦做,而且我也不能够拿梦来欺骗自己。在这漫长的冬夜里,我只感到冷,觉得饿,我只听见许多许多人的哭声。这些只能够使我做噩梦。茅盾说:对于中国的将来,我从来不作梦想;我只在努力认识现实。梦想是危险的。在这年头儿,存着如何如何梦想的人,若非是冷静到没有气,便难免要自杀。老舍的笔调幽默而辛辣:我对中国将来的希望不大,在梦里也不常见着玫瑰色的国家。即使偶得一梦,甚是吉祥,又没有信梦的迷信。至于白天作梦,幻想天国降临,既不治自己的肚子饿,更无益于同胞李四或张三。拟个五年或十年计划,是谓有条有理,与中国逻辑根本不合,定会招爱国与卖国志士笑掉门牙。钱君匋说:未来的中国是一团糟,我深信着我的梦想是千真万确的,因为照目前的情形而看,而推测,要他不一团糟,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我们生存的苦,将随着逐渐增加。这些文化人的梦沉痛,凄凉,折射出社会的危机和焦虑,记录着民心的困惑与无助。

  但是苦难并不能泯灭国人对未来的期盼,更多的文稿描述了作者急切改变现状的梦,其中洋溢着积极进取的精神。郑振铎的梦是这样的:未来的中国,我以为,将是一个伟大的快乐的国土。因了我们的努力,我们将会把若干年帝国主义者们所给予我们的创痕与血迹,医涤得干干净净。我们将不再见什么帝国主义者们的兵舰与军队在中国内地及海边停留着。我们将建设了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的国家;个人为了群众而生存,群众也为了个人而生存。军阀的争斗,饥饿,水灾,一切苦难,都将成为过去的一梦。这并不是什么梦想,我们努力,便没有什么不会实现的!而现在正是我们和一切恶魔苦斗的时候!楼适夷断言:未来的中国,将是新锐青年的中国,不是昏庸老朽的中国,将是勤劳大众的中国,不是剥削阶级的中国,将是中华民族自主的中国,不是帝国主义者奴役的中国,笼罩目前的一切屠杀、榨取、欺骗的阴霾,将以和平、劳动、信爱的光明来代替。这不仅仅是我的梦想,同时也是我的确信,如果我们面向着现实,便会看见这未来的中国,正秉着坚苦的斗争,在四周的包围残杀之中一天更比一天明显的伸长着它的萌芽!

  实现这一梦想,需要脱胎换骨的变革。宋云彬认为:未来的中国,将有一场大火,毁灭旧社会的一切,重新建设起一个没有人对人的仇恨、阶级对阶级的剥削的社会。这也许不是一个梦吧。在章乃器的笔下,革命就是中国唯一的出路,在他看来,像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民族,绝不怕没有出路的。”“任何民族的出路,都必然是自然而且平凡的。弱小民族的唯一的出路,是牺牲,奋斗,艰难,困苦的革命的路;而决不是苟且偷安的和平妥洽的路。希望帝国主义主持公道,甚至希望他们觉悟,垂怜,那就等于希望天上降下来一个救星,安稳的超度我们脱离苦海。那是虚幻玄妙自欺欺人的梦想,而决不是自然而且平凡民族的出路。”“中国将来的革命,必然是一个向整个的上层阶级进攻的左倾的革命。那个革命的目标,不单是要推翻帝国主义,而且同时要推翻帝国主义的虎伥。当然,这样的一个革命,是要和遍满世界的革命潮流互相呼应一致行动的。这个结局也是陈翰笙所迫切期待的,他表示:对于未来的中国,也可以说二十年后的中国,我以为只有三种可能局面。一是完全沦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二是沿海各地变成属地或共管区域,而内地却还能独立,不受帝国主义支配;三是中国完全能独立,印度、朝鲜也独立,帝国主义因此寿终正寝。但我只希望第三种局面快快成功。

  光明的梦及其设计

  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奋斗,梦想中的未来中国会是怎样的呢?

  周谷城提出:我梦想中的中国首要之件便是:人人都有机会坐在抽水马桶上大便。金仲华说:我不大做梦,但我常常想。”“我想到一个时候,中国已不在侵略它和毁坏它者的掌下。那时候的中国,显然已经通过了历史中的变乱期,而踏上新生的道路。要形容那时候中国的状况,不必用’‘这种单代表一种表象的字眼;就最低限度说,那时候每个人可不必愁虑生活的问题。饥馑和死亡不再追袭着大部分的中国人。邹韬奋写道:我所梦想的未来中国,是个共劳共享的平等的社会,所谓共劳,是人人都须为全体民众所需要的生产作一部分的劳动;不许有不劳而获的人,不许有一部分榨取另一部分劳力结果的人。所谓共享,是人人在物质方面及精神方面都有平等的享受机会,不许有劳而不享的人。燕京大学教授洪业这样描绘梦中的祖国:全国的人,都有饭可食,有衣可穿,有屋可住,有人可爱十六岁以上的人,都有业可执,无失业可怕,有时间可谋身体的健康,知识的长进,和文化的赏鉴全国农工运商的设施皆充满科学的应用,俾利源的开发,足给全国人民生活的需要政府代表国民的公意,为全国各地方,各团体,协力同心的枢纽,给与个个国人或外侨以生活的途径,教育的机会,和法律的保障

  社会科学工作者张锡昌原则性地设计了未来中国经济制度:我想未来的中国一定是东方一个有计划有秩序的国家。在这样的国家里,一切生产的工具在劳动者手里,不断地生产着大众的需要;政府是劳动者的代理人,以全力建设一个合理的新社会。工业的生产使全国劳动者得到适当的分配,个人在全社会阵营中享受着合理的生活。农业生产者从个人的、惨淡的封建牢笼中脱离,走上集体的自由的途径,参加着全国伟大的新社会的建造。一切文化,到那时也从少数特权者手里夺回来,交给大众。我想,这非但不是一个梦想,而且,现在和将来正有千万个战士为着实现这个新社会而斗争。

  九四老人马相伯强调未来中国必须是一个法治国家,为此提出了15条具体主张,其中包括民治的国家,法治的国家所谓民治,决非官督民办,亦非一党代办,乃整个人民,自用财力,自出心思,兼劳心兼劳力,融成一体俭勤化,断无一事一物,无人民主营,而后国为民主国根本大法,即联州所制定宪法,对于人民、政治、土地三大原则,明文规定一切纲领根本大法,保障人民应有的天赋人权:即身体自由权,财产所有权,居住权,营业权,思想发现于外,言论出版集会权,并信仰无邪术害人的宗教等权;等等。

  民族实业家穆藕初的梦想把法治和实业的同步发展列为重点,他表示:政治上必须实行法治。全国上下必须同样守法,选拔真才,澄清政治。官吏有贪污不法者,必须依法严惩,以肃官方。经济上必须保护实业(工人当然在内),以促进生产事业之发展。合而言之,政治清明,实业发达,人民可以安居乐业,便是我个人梦想中的未来中国。

  杨杏佛特别关注下一代的幸福成长,他深情写道:我个人生活中最大的梦想,是希望建设一个儿童的乐园。在一个有山水田林的环境里,有工厂农田实验室图书馆游戏场与运动等的设施,使儿童由四五岁至二十岁(由幼稚园至高中的年龄)都在乐园里受教育与工作的训练,养成科学的人生观,为未来科学大同世界的主人翁。

  美好的梦仍在延续

  如果说80年前的中国梦由两项主要任务所构成,即在经济上消除贫困,创建一个快速发展的、能够为全体人民提供日益丰富的物质财富的有效体制;在国际上独立自主,不为外国所欺辱,使中华民族真正站立起来,那么如今这些梦想已基本实现了。然而,中国还要进一步发展,中国梦还在延续在谱写中华民族美好未来的征途中,80年前的中国梦还留给我们若干值得传承和致力于行的思想启迪。

  一方面,中国梦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应该具有文化的高度和精神的内涵。在柳亚子看来,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所以要有梦想中的未来中国,应该先有梦想中的未来世界。我梦想中的未来世界,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大同世界,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一切平等,一切自由。北京大学教授张申府写道:我理想中的中国是能实现孔子仁的理想,罗素科学的理想与列宁共产主义的理想的我理想的中国人都是能纯客观,都懂得唯物辩证法,并都能实践唯物辩证法的。杨杏佛强调:我梦想中的未来中国应当是一个物质与精神并重的大同社会,人们有合理的自由,同时有工作的义务,一切斗争的动机与力量应用在创造与服务方面。物质的享用应当普遍而平等。李青崖主张:梦想未来的中国知识阶级,重实验,重理智,不以耳为目,不以部分测度全体,不以近功忽略远虑,以为创造新的局面的根基。

  另一方面,中国梦既是民族整体的梦,也与个人的发展和责任密切相关。巴金希望:自由地说我想说的话,写我愿意写的文章,做我觉得应该做的事,不受人的干涉,不做人的奴隶,不受人的利用。靠着自己的两只手生活,在众人的幸福中求得自己的幸福,不掠夺人,也不被人掠夺。”“我有一个先生,他说过这样的话:我希望每个家庭都有住宅,每个口都有面包,每个心都受教育,每个智慧都得着光明。假若这就是他的梦想,那么我的也是这个。我也相信个人是和社会分不开的,要全社会得着解放,得着幸福,个人才有自由和幸福之可言。”“在事业上可以按照计划逐步推广,以造福于平民生计。在生活上可以稍有余暇,继续研究一种专门学问。尤希望在职业以外,能有余力为社会服务,为大众谋幸福。这是穆藕初的表白,同样展现了把个人命运维系于社会进步的情操。也许出于相似的社会责任感,戏剧家洪深说:我对于我个人生活的梦想,是很简单的。我只梦想着,明年我吃苦的能力会比今年更坚强。洪业认为,美好中国的到来,可以痴人说梦地想来,更要愚公移山地做去

  时代在变,中国梦的具体内容也在变,但作为民族复兴的精神支柱,文明进步的价值引领,中国梦的实质是恒久的。可欲可行的中国梦,要有惠及全体人民和长远发展的架构和内涵,向外扩展,她必须能和其他文明和谐相处,向内延伸,她应该能和每个心灵对话,给予温暖,给予激励。从文献资料上看,80年前国人的讨论已经触及到此,我们今天的任务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思考她,诠释她,丰富她,实践她。

 

 

 

作者:钟祥财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思想史研究室研究员)

相关文章
2014-12-12 09:09:38
2014-12-11 08:31:21
2012-05-15 15:13:55
2014-01-08 08:02:32
2014-05-05 08:21:00
2013-03-26 08:42:56
2014-01-07 08:15:49
2012-01-13 11:14:0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