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往事回眸 >> 曹禺的晚年 >> 阅读

曹禺的晚年

2013-10-11 15:59:21 来源:人民网 浏览:44
内容提要:为了纪念著名剧作家曹禺诞辰100周年,第二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将于明日开幕,曹禺的女儿、剧作家万方将应邀出席。日前,万方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追忆她眼中的父亲曹禺。“100年称得上漫长岁月,然而人们没有忘记他,100年过后还在纪念他。

万方为父亲祭扫

  为了纪念著名剧作家曹禺诞辰100周年,第二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将于明日开幕,曹禺的女儿、剧作家万方将应邀出席。日前,万方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追忆她眼中的父亲曹禺。“100年称得上漫长岁月,然而人们没有忘记他,100年过后还在纪念他。他创作的几部戏剧,使他今天还和我们大家在一起,进行着思想和情感上的交流。”万方说,“他给了戏剧生命,戏剧也给予他生命。”

  曹禺的话剧:社会的压抑,让他选择了写戏

  在中国现代史上,曹禺几乎就是话剧的代名词。他祖籍潜江,在天津长大,万方说:“他回忆儿时的种种生活,他的父亲母亲在床上面对面抽大烟,他的哥哥也在自己的房间里抽,他放学回家时他们都睡着了,家像坟墓一样静。门外经常走过逃难的农民,一头挑着锅,一头挑着孩子。”

  “出生在旧中国的文人,从小就感觉到压抑。那些有独立意识的人,就想要有所作为,写剧本就是我爸爸的作为。”万方说,“他迎接命运,他愤愤不平,他痛苦,他要反抗。我认为曹禺之所以是曹禺,在于他全身心地活在自己独特的感觉之中,只听从内心的感觉,因此他选择了写戏,写出了《雷雨》。”

  创作《雷雨》的时候,曹禺才23岁,之后他写出了《日出》、《原野》、《北京人》,每一部都轰动一时。“我爸爸去世后,我仔细地翻看了他写下的东西,从字里行间,我强烈地感到他对各种人物怀着极大的兴趣和热情。”万方说,“他脑子里那部创造的机器一直在运转不停,人生的问题一个个像滚珠似的,在他的脑子里发出哒哒哒的清脆的声响。”

曹禺的悲观:他是一个天生痛苦、脆弱的人

  悲剧意识始终贯穿曹禺的话剧,他笔下的人物多半命运坎坷。万方说,曹禺是一个天生的悲观主义者,“他十几岁的时候,我爷爷在宣化做镇守使。城墙上都是荒草,听到号声,他觉得特别凄凉,就会流眼泪。他对人生的悲哀、悲凉非常有感受,他天生是一个真诚、痛苦又脆弱的人。”

  曹禺的亲生母亲因为生他而去世,这也影响着曹禺的性格和创作。“继母虽然对他很好,但是我爸爸那颗敏感的心却总也逃不脱失去母亲的悲哀和孤独感。”万方说,“他一生都对女性怀着一种极深的充满伤痛的爱,这种感情在他后来的剧作中表现得那样充分、深刻而博大。”“实际上,我爸爸不是一个斗士,也不是思想家,恰恰相反,他是一个很容易怀疑自己否定自己的人。”万方这样概括曹禺的思想,“他是一个艺术家,他的生命是一种半感官半理智的形态,始终被美好和自由的情感所吸引,当美好的东西被彻底打碎,所有的道路都被堵死,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力量时,绝望和恐惧就把他压垮。”

曹禺的晚年:“写不出东西”的痛苦折磨着他

  晚年的曹禺头衔也越来越多,时间几乎被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填满。写作时的精力不济和灵感干涸,令他深受折磨,还一度患上严重的神经官能症,要靠药物入睡。

  万方记得有一天晚上,曹禺突然大叫,“我痛苦,我太不快乐了,我老觉得我现在被包围着,做人真难哪!我要坦白出来,我要说心里话,说世界上任何人都不敢说的话。我要写一个大东西才死,不然我不干!”

  万方说,经历了“文革”之后,曹禺不敢坦露真诚,甚至开始说违心的话,比如不好的戏他也说好,“有段日子,我看着他趴在客厅的方桌前,时而低头写呀写,时而思索地望着窗外。我知道他开过若干个头,但写着写着总是写不下去。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就是觉得不对头,觉着可能出错。”

  曹禺的传承:祖孙三代故乡同圆话剧之梦

  万方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曹禺的女儿,一个是作家编剧,她创作的《空镜子》、《空房子》、《走过幸福》等剧本广受好评。她常被问到一个问题——作为曹禺的女儿是否感到压力?以前她都回答没有,但开始写话剧之后,她突然领悟到压力其实是有的,“父亲没写过小说,所以我敢写;父亲没写过影视剧,我也敢写。但我直到50岁以后,有了比较丰富的写作经验,才敢写话剧,就是因为我爸爸的戏在上面压着我。所谓压,是一个高的标准,达不到不敢动。”

  在今年的曹禺文化周上,由万方编剧、万方之子苏蓬执导的话剧《有一种毒药》将与曹禺的话剧《雷雨》、《日出》等同台演出,祖孙三代将在故乡潜江的舞台上同圆话剧之梦。

  虽然作品同台上演,但万方没想过和父亲比较:“衡量一个戏好坏的标准就是时间。我爸爸的《雷雨》从他写出到今天已经演了七十多年,无疑是经典。当演出结束,演员们走出来谢幕,观众们纷纷站立起来,齐声鼓掌,他们被打动。对于我爸爸,一位剧作家,这是多么幸福的时刻。”(记者罗茜)

相关文章
2014-02-07 08:25:16
2014-05-20 08:19:34
2012-08-24 15:44:39
2014-05-16 08:20:08
2014-03-07 08:47:33
2014-03-06 09:12:28
2014-03-06 08:21:03
2014-03-05 08:48:5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