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往事回眸 >> 中国人亲历“黑船事件” 见证日本结束闭关锁国 >> 阅读

中国人亲历“黑船事件” 见证日本结束闭关锁国

2013-10-11 15:53:43 来源:人民网 浏览:75
内容提要:据说当年哥伦布船上有一个广东人,在看见新大陆时,他第一个喊出声:“啊!咩黎咖?”(粤语:“啊!这是什么?”)从此,美洲大陆就叫“America”了……这当然是一个笑话,而在历史上,确有一个广东人,他和来自美洲大陆的人们一起结束了日本的闭关锁国。
  当时的日本
  尽管明亡之后,有部分文人逃往日

据说当年哥伦布船上有一个广东人,在看见新大陆时,他第一个喊出声:“啊!咩黎咖?”(粤语:“啊!这是什么?”)从此,美洲大陆就叫“America”了……这当然是一个笑话,而在历史上,确有一个广东人,他和来自美洲大陆的人们一起结束了日本的闭关锁国。

  当时的日本

  尽管明亡之后,有部分文人逃往日本,其中也不乏朱舜水这样的著名人士,但随着闭关的枷锁越来越重,到乾隆年间,统治阶级和知识分子几近忘记了日本这个邻国。民间的人士偶有与大和民族打过交道,如商人汪鹏曾经跟随商船到达长崎,在他的《袖海篇》记录了当时的一条谚语:“日本好货,五岛难过。”又说长崎:“风土甚佳,山辉川媚;人之聪慧灵敏,不亚中华儿女。”更早之前,史书里并不缺乏日本的记载,只是大多很茫然,这个国家无非是被贴上了扶桑、乐浪海国一类的标签,人们对它兴趣不大。

  这种情形,直到光绪年间也没什么改变,诗人黄遵宪写《日本国志自叙》,还说:“契丹主有言:‘我于宋国之事纤悉皆知,而宋人视我国事如隔十重云雾。’以余观日本士大夫,类能读中国之书,考中国之事。……士大夫足迹不至其地,历世纪载又不详其事,安所凭藉以为考证之资,其狭隘也亦无足怪也。”

  这些直到“花旗火船”开来,才大有改观。“花旗火船”是指美国的商船,因为在当时的国人看来,绘有星星和条纹的旗帜过于花哨,故称“花旗”。在此前,日本和中国一样,基本上是一个封闭的国家。1635年德川幕府全面闭国,比康熙海禁还要早80多年,并且幕府对出国、信基督和接触西学的惩罚,比中国还要厉害得多。锁国期间,被允许到长崎在严格管制下通航的只有荷兰和中国。18世纪的最后一年,美国帆船商船“富兰克林号”第一次访问日本,船长奉命当海岸一旦在望的时候,立即悬起荷兰旗,冒充荷兰船只。船上的一切书籍,特别是宗教书,在临近日本的时候,必须装箱钉死。可见当年日本锁国的彻底。

  1837年,美国商船“马礼逊号”以送回遇难日本船民为理由,从澳门行驶到江户湾,希望和日本建立联系,但日本的见面礼是大炮狂轰,7名日本船民也没能被允许上岸。

  不懂日语的广东人

  185363日,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狂热的扩张分子马登·柏利率领舰队抵达日本,以武力要挟日本开港。这次柏利的船队包括两艘轮船、两艘军舰,由于美国船只刷黑漆,日本史籍称之为“黑船”。当时的幕府被迫接受了黑船带来的美国国书,并答应次年春天给予答复,除了日本之外,柏利还鼓吹美国应该控制台湾、琉球和小笠原群岛,甚至把美国的“国家友谊和保护”延伸到暹罗、柬埔寨、婆罗洲、苏门答腊。

  第二年柏利舰队再次来航,在从香港出发前,鉴于此前没有配备称职的翻译人员,柏利在香港特邀美国传教士威廉士担任自己的翻译官。威廉士精通汉语和日语,在广州开了一家印刷厂为教会服务,并广交朋友,罗森就是其中一位,并与之同行。当时日本著名画师锹形赤子曾经为“黑船”上的来访者一一画像。于是今天我们在《大日本文书》所收录的《美利坚人应接之图》中就可以看到,在一群美国人之中,有一个戴着瓜皮帽、拖着长辫子的中国人,画像旁边写着“清国人罗森”。而在罗森自叙里,他表字向乔,“产广东”。在他与日本人的笔谈里,他亲历过太平天国的战事,他似乎会一些英语,更可能是一名教徒。

  威廉士在《日本日记》前言中明确指出:“今有一唐人,为余平素知己之友,去年搭花旗火船游至日本,以助立约之事。”也就是说,罗森并非是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而是以美国舰队翻译的身份前往日本的。

  罗森的生平已经无处了解,他不懂日语,但是可以用汉字和日本人在纸上“笔谈”,因为当时日本的官员和读书人都熟悉汉字,更因为一个常常为人所忽略的事实:日美所缔结的一系列条约,除了日语与英语版本以外,还都有汉文与荷兰语版本。荷兰语在当时是作为正式的交涉用语使用的,但是二者之间实际的交流,在大多数场合所使用的是当时可以被看成东亚的“国际语言”的汉文,而不是英语、日语或者荷兰语。

  当时的日本人基本不懂英语,当然,当时也鲜有美国人精通日语,能够懂荷兰语的只有一部分“通事”(翻译)而已;与此相比,尽管“笔谈”不得不倚赖于纸笔,交流受到一定的局限,但是几乎所有的粗通文墨的日本人都能够用汉文进行笔谈。因此,当柏利舰队第二次来航的时候,荷兰语不再被用作基本的交流语言,几乎所有的翻译都倚赖于威廉士和罗森。

罗森以当事人的身份考察了日本横滨、下田、箱馆等地的风土、民情、风俗、物产等等,看到了开放前夕的日本的历史面貌,他亲笔记录的日本见闻回国以后以“日本日记”为题在185411月—18551月的《遐迩贯珍》上连载,真实反映了开国前夕日本的社会状况与开国的历史进程,留下了非常宝贵的历史资料。  

幕府的仪式

  幕府这一次已经做好了妥协的准备,10年以前,幕府大将军还在回复荷兰国王的信件中信誓旦旦地说“祖宗成法,不可更改”;但这一次给美国总统的信件里却说“对我们而言,继续泥守古法,似乎是误解时代的精神。”但是,对于美国舰队,日本的基本态度仍然是严密戒备,罗森如实写道:

  “初事,两国未曾相交,各有猜疑。日本官艇亦有百数泊于远岸,皆是布帆,而军营器械各亦准备,以防人之不仁。”

  美方谈判人员住进公馆之后,日方又以馈赠之名送了200多包玉米,每包重200多斤,并且派遣90多位“肥人”(即相扑),裸着身体将这些东西送到海边,然后令他们进行相扑,以显示“日本之多勇力人也”。

相关文章
2016-03-07 09:52:13
2011-12-19 16:35:22
2013-10-16 09:52:30
2013-12-26 08:08:51
2011-07-24 13:33:34
2014-04-11 08:08:05
2014-04-09 07:50:20
2014-11-20 08:42:0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