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视野 >> 战华中萧劲光大败“小诸葛”白崇禧 >> 阅读

战华中萧劲光大败“小诸葛”白崇禧

2013-07-18 09:46:44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9
内容提要:  萧劲光率领先遣兵团,势如破竹,一路攻击前进。5月13日,先头两个师打下了黄冈、蕲春一带的长江滩头阵地,歼敌八个营,计三千余人。
  

战华中萧劲光大败小诸葛白崇禧

萧劲光

  萧劲光率领先遣兵团,势如破竹,一路攻击前进。513日,先头两个师打下了黄冈、蕲春一带的长江滩头阵地,歼敌八个营,计三千余人。

  15日,国民党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河南省政府主席、第十九兵团司令张轸,率一个军部、四个师约二万人,在武昌南部贺胜桥一带宣布起义,萧劲光迅即指挥部队策应。翌日,起义部队与先遣兵团会师,并入人民解放军序列,接受改编。张轸辖属的另一个军不同意起义,随白崇禧大部草草南撤,开进湖南境内。

  16日黎明,先遣兵团第一一八师肃清了武汉外围敌人,抵达汉口。此前白崇禧部队已全线撤退,第一一八师毫无抵抗地进占市区。翌日,武汉三镇宣告解放。进城当天,萧劲光下达指示,命令进城部队将马匹全部牵出城外,并明确规定,五天之内,除伙食单位可到市面上买菜外,官兵不得随意上街购买东西。一天,一个团外出执行任务,经过百里急行军回到城里时,已月悬高空,万家灯火。为避免扰民,疲惫的官兵们全部露宿街头。

  解放军铁的纪律和昂扬的士气,赢得了市民真诚的信任和拥护,也震慑了潜伏下来的土匪、伪警和特务。许多非法组织、土匪团伙主动与部队接洽,要求收编。先遣兵团在地下党组织的配合下,通过突击整顿、治理,使武汉市很快恢复了生产生活秩序。

  武汉解放后,萧劲光被任命为市警备区司令员(政治委员谭政,副司令员倪志亮、朱涤新)和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他一边与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谭政筹划武汉政权机制的创建,一边做进军长沙、解放湖南的准备。按照四野司令员林彪的说法,萧劲光要会会小诸葛

  小诸葛失算

  在先遣兵团士气高昂地进入武汉三镇市区的时候,白崇禧的主力第七、第四十八军,已撤到长江以南。同时,华中国民党军政长官公署并剿匪总部机关,迁至长沙。白崇禧把军事指挥所设在长沙藩正街市参议会楼内。

  应该说,武汉终究要失守,部队必将南撤,是白崇禧意料中的。所以早在新年刚过,他就做了安排。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形势会发展得这样快。1949年过了还不到一半,随着渡江战役的结束,国民党的江山已经三分天下去其二了。白崇禧心里明白,在解放军势如排山倒海的大举进攻面前,撤出湖北、放弃武汉是必要的,但无论如何不能再像放弃武汉一样放弃长沙,撤出湖北一样撤出湖南了。这不仅在于湖南有三千万人口,有丰富的资源,更重要的是它的战略位置:北接大陆腹地,南连两广,特别是与大本营广西,可谓唇齿相依。对桂系,对国民党政权的生死存亡,湖南太重要了。所以,白崇禧惊魂稍定,就开始施展他又打又拉的惯技,着手部署新的防线。

  首先,他亲自登门拜会被称为湖南王的程潜。程潜是国民党的元老,当年护国战争期间,他就以湘军总司令的身份兼任过湖南省长。此后多年,一直游弋在桂系和蒋介石之间,时而被拉时而被打,磕磕绊绊。1948年春,程潜参加副总统竞选失败,桂系的头面人物李宗仁在美国人的支持下当了副总统。蒋介石为牵制桂系,将程潜派回湖南,以国民党长沙绥靖公署主任(统辖湘赣两省)、湖南省政府主席、省保安司令、军管区司令等多重身份坐镇长沙。白崇禧此次来拜访意义是多重的。表面看来,程潜被尊为湖南王,是湖南人的家长,初来乍到不能不给面子,但白崇禧真正的目的是摸底侦察,看看程潜做何打算,在桂系的棋盘上有多大价值。

  白崇禧早就听说,近几个月来,程潜以保护湖南人的利益为旗帜,主张争取和平。目前方兴未艾、蔓延三湘的湖南人民自救运动是他默许支持的,所以,跨进程潜官邸客厅分宾主坐定,白崇禧开口就提出以当前形势就教。久经官场的程潜当然明白白崇禧的目的,遂客套地回答:国家经过八年抗战、三年剿匪之后,元气大伤,到如今可说是民穷财尽了。但共匪好乱成性,至今战火频频。在危机面前,作为一个湖南人,我必当勇往直前,为桑梓父老干点事。对这样未置可否的回答,白崇禧也不好说什么,遂敲山震虎地说:颂公(程潜字颂云)所言极是。只是一些人还在争取什么局部和平,今实无和平可言。所谓局部和平,等于分化我们。傅作义局部和平的办法怎么样?实际上就是缴械……”

  一番侦察,白崇禧对程潜越发不放心,回头便果断地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第一,郑重宣布取缔由程潜暗中支持的湖南人民自救会,以竭乱源,强化治安。第二,对湖南零散军队,特别是长沙市的军队,统一进行整编。在这一借口下,白崇禧不惜动用武力伏击歼灭了程潜最亲信、最得力的整编第三一四师等部,削夺了程潜及其亲信将领的兵权。第三,改组省政府,撤换程潜所倚重的幕僚官佐,在要职上安插自己的亲信。在此基础上,以实施总体战军政一元化”(师长兼行政专员、团长兼县长)为由,改组县、乡政府。借此契机,白崇禧将在武汉收编训练的四千多名国民党军退役军官和溃败返乡的中下级军官,安插在全省各地担任了县长、乡长及自卫队队长。第四,亲赴广州,献计代总统李宗仁,免除程潜湖南省主席的职务,改任为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从长沙调往广州。

  白崇禧这一系列做法,使程潜大为恼火,但他无力反抗,所以也不便多发言。但为了行动自由,他坚决不去广州。白崇禧无奈,又逼迫他去宝庆(邵阳)出巡。6月底,程潜佯装不情愿,在白崇禧礼送下离开长沙。

  宝庆在湘南,是桂军控制区,白崇禧不怕程潜再兴风作浪。于是,他又把注意力转向长沙的另一个重量级人物陈明仁。

  陈明仁是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国民党军中的一员虎将。长期以来原本一直深受蒋介石的信任和重用,特别是在国共争夺东北的四平街战斗中,陈率部血战十八昼夜守住四平,被授青天白日勋章,由军长荣升兵团司令。不料却招致参谋总长陈诚的忌恨。陈诚以陈明仁守四平时用美援大米、白面修工事遭美方抗议为由,在蒋介石面前大进谗言。蒋介石一气之下,将陈明仁撤职查处。转眼之间,功臣成了罪人,新升任的兵团司令成了等待查办的寓公。陈明仁无比愤慨。见此情景,急于扩大桂系势力的白崇禧,不由心头一喜,时机到了!于是,他上蹿下跳,摇唇鼓舌,终于为陈明仁谋到了华中剿总副司令兼武汉警备司令的职位。此后不久,他又将陈明仁由武汉调至长沙,成了拥有三个成建制军达十二万人的第一兵团司令,总掌湖南部队全部指挥大权。这一切,与蒋介石有积怨的陈明仁能不清楚?与共产党长期兵戎相见,四平街数千人横尸街头,陈明仁自己能忘记?有这样一个人在长沙,白崇禧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不,白崇禧就是白崇禧。至长沙后,他仍然从多方进行了明察暗访。通过了解,感到陈明仁对自己存知遇之恩、言听计从时,遂放心使用,拉得更紧。他不仅把削夺程潜兵权、整编湖南军队的大权交给陈明仁,而且在免除程潜省主席的名分后,举荐陈明仁当了主席。在长沙军事防务部署逐一停当后,白崇禧带着卫护人员,前呼后拥地来到陈明仁的官邸。几句寒暄过后,白崇禧亲昵地说:子良(陈明仁字子良),防御工事修筑进展如何?把长沙变成第二个四平街,就看你的了!陈明仁谦恭地回答:白长官放心,一切都在按照您的意图进行。有陈明仁在,长沙就是一条攻不破的防线。听了陈明仁的汇报,白崇禧甚为得意:看来萧劲光要钻我的口袋阵了!随后,便把他的指挥所迁至衡阳。他要在衡阳指挥长沙的决战。

  然而,处世精明、用兵奸诈的小诸葛失算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他面前一再宣称死守长沙,与共军血战到底的反共中坚陈明仁,正在秘密通共,与程潜一起筹划和平起义;他更没有想到,在他的口袋阵外围,林彪已按照毛泽东的指示编织好了一个更大的口袋。他苦心经营的桂军的末日就要到了!

  早在年初平津战役结束后,湖南地下党组织就开始做争取程潜、陈明仁的工作。程潜虽有过反共的历史,但与蒋介石及李宗仁、白崇禧均有不同的政见和矛盾。解放军渡江后,程潜对国民党的统治已失去信心。何去何从虽心存犹豫,但对共产党提出的谈判条件,是从心里赞成的。正是看出了这一点,白崇禧、蒋介石都对程潜不放心,而一致同意把陈明仁调到长沙,监视、牵制程潜的行动。然而,他们全都忽略了一个事实:陈明仁与程潜不仅是湖南醴陵的同乡,且有着深厚的师生、故旧之谊。陈明仁到长沙后,通过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工作,程潜、陈明仁很快在不满内战、爱乡恤民方面达成共识。至于起义,陈明仁原本顾虑重重(四平街血战的影响太大了),但很快,善于洞察人心的毛泽东就托人把话传过来了:“……当日,陈明仁是坐在他们的船上,各划各的船,都想划赢,各为其主嘛!这是理所当然的,我们会谅解,只要他站过来就行了,我们还要重用他。陈明仁疑虑消除,决心与程潜一起共举义旗。

  就在白崇禧自以为得计,呕心沥血地调整兵力,修筑工事,企图仰仗陈明仁巧设疑阵,以攻为守,实现保存实力、候援待变战略目标的时候,程潜、陈明仁起义的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在此期间,程潜的争持、忍让,实为韬光养晦之计,陈明仁一切积极的整军布防,则是真戏假做……

  7月中旬,萧劲光率领的第十二兵团等四野部队,先后解放了宜昌、沙市、常德及湘赣边广大地区,兵临长沙城下。大军压境,形势紧张,白崇禧急忙退驻衡阳,并把其主力部队撤到攸县、茶陵地区。他还在幻想着最可靠的陈明仁兵团死守长沙,构成据点,吸引解放军,而后以自己的主力部队相机向长()()地区夹击。殊不知,是时萧劲光已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做好两种准备:一是继续做好统战工作,争取和平解放长沙;二是万一情况有变,则立即发起攻击,实施军事进攻。程潜在与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多次书信往来之后,已经派出代表唐星、熊新民与由金明(中央确定其在长沙解放后担任湖南省领导职务)、唐天际、解沛然等人组成的四野和谈代表团,在新攻克的平江县城举行正式会谈。

  对历史名城长沙,194983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天下午,陈明仁按照约定完成起义军事部署后,派参谋处主任郑克林、参谋处处长罗文浪将长沙驻军地图献给解放军先遣兵团参谋长解沛然,并就接管长沙问题最后达成了具体协议:长沙市一切军事要点均由解放军接管,市区治安由解放军维持,解放军负责保护程潜、陈明仁将军的安全,任何人、任何部队不得破坏治安,在未成立联合机构前,程潜、陈明仁所属警、宪部队统归新成立的警备司令部指挥等,共八条。与此同时,程潜在长沙绥署办公楼举行招待会,宣读了81日他向毛泽东、朱德以及李宗仁、阎锡山、白崇禧等呼吁和平的通电。

  84日,由程潜、陈明仁领衔,三十七名将领、政要签名的起义通电公开发表。通电郑重宣布:

  率领全湘军民,根据中共提示之八条二十四款,为取得和平之基础,贯彻和平主张,正式脱离广州政府。今后当依人民立场,加入中共领导之人民民主政权,与人民军队为伍,俾能以新生之精神,彻底实行革命之三民主义,打倒封建独裁、官僚资本与美帝国主义,共同为建立新民主主义之中国而奋斗。

  同时发表的还有《告湖南民众书》《告湖南全省官长书》等文告,号召各级官员各安岗位,勿自惊扰;全省军民一致反蒋驱桂,把湖南的和平运动引向西南、西北,以便缩短战程,迅速实现全国解放。

  凝聚在长沙上空的战云顿时消散,长沙解放了!陈明仁所部依约撤出城外接受改编,解放军第十二兵团机关及第一三八师军容严整地开进长沙市区。从战争的惊悸中解脱出来的各界民众,一片欢欣鼓舞,奔走相告。萧劲光在阔别长沙近三十年后,回到了故乡。

  站在长沙街头,望着喜形于色的人流,听着浓浓的乡音,萧劲光感慨万分。1920年,他第一次出门离开家乡,还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青年学生,而今已是统兵十几万的兵团司令员,并且兼任了中共湖南省委常委、新成立的湖南军区司令员、长沙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湖南人民军政委员会代主任(长沙解放后,主任程潜立即赴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他多想旧地重游,看一看自己的家乡啊!但是,他没有时间。刚解放的长沙市、湖南省,要建章立制,揭开新的一页。更重要的是,湘南、湘西大部分地区还在白崇禧手中,还要准备与这位小诸葛进行最后的战斗。

  晚年,谈起这段历史,萧劲光依然很高兴和自豪:湖南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当年参加革命,为新中国的诞生作出卓越贡献的人太多了。上至毛主席、刘少奇、任弼时同志,贺老总、彭老总,下至各级将领、党政领导,成百上千。但只有我自始至终参加了解放湖南的战斗,还有幸成了家乡新中国首任父母官。

来源:新浪读书

相关文章
2014-06-24 07:52:44
2013-11-12 09:19:53
2014-10-10 08:16:11
2013-12-12 09:42:09
2014-09-29 09:03:50
2013-11-04 09:31:58
2014-06-10 07:47:21
2014-01-17 15:48:42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