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思潮 >> 《谁的青春不迷茫》奋斗小青年刘同的十年逆袭 >> 阅读

《谁的青春不迷茫》奋斗小青年刘同的十年逆袭

2013-05-30 09:10:03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76
内容提要:编辑推荐
奋斗小青年刘同 十年逆袭人生
给都市中焦躁不安困惑迷茫的年轻人
一个人,十年光阴;一座城,瞬息万变
如果做不到让你深省思考,那就努力让你会心一笑
150万字北漂纪录,跨度十年自我对话
十年成长见证者 何炅 温暖共鸣 感动分享

《谁的青春不迷茫》奋斗小青年刘同的十年逆袭

编辑推荐

奋斗小青年刘同 十年逆袭人生
给都市中焦躁不安困惑迷茫的年轻人
一个人,十年光阴;一座城,瞬息万变
如果做不到让你深省思考,那就努力让你会心一笑
150
万字北漂纪录,跨度十年自我对话
十年成长见证者 何炅 温暖共鸣 感动分享
希望在整个阅读过程中,你们能善意地笑看那些不知所谓的过去,一样黑暗迷茫撞破头的青春期,几场没有结果的恋爱,以及他努力呈现出的本真。
经过这些年,你会发现:
每一次低头,都是对自己的肯定
我们不是变得现实,而是更能接受现实
我们都一样,正处于期盼未来,挣脱过去,当下使劲的样子。会狼狈,有潇洒,但更多的是不怕。不怕动荡,不怕转机,不怕突然。谁的青春不迷茫,其实我们都一样。

内容推荐

  你觉得孤独就对了,那是让你认识自己的机会。
  你觉得不被理解就对了,那是让你认清朋友的机会。
  你觉得黑暗就对了,那是你发现光芒的机会。
  你觉得无助就对了,那样你才能知道谁是你的贵人。
  你觉得迷茫就对了,
  谁的青春不迷茫。
  我曾谈过一段恋爱,分手理由是因为我不够有钱。后来我拼命赚钱,却再也没有遇见过那个人。
  我曾被同事排挤,因为我不懂规矩。后来我懂了规矩,但再也不会用这个理由去刁难新同事。
  我一直和父母抗争,因为他们一直觉得我不那么好。后来我过得越来越好,我才知道他们只是怕我一个人过得不好。
  这些年,我一直在试着了解:了解这个世界,了解更完整的自己。

  《谁的青春不迷茫》是送给所有年轻人的心灵指南,是送给所有同龄人的成长礼物。30岁的刘同回看自己北漂十年的成长岁月,对这十年过往经历的总结,感悟及思考,在时间和空间交错中,用文字搭建一个立体世界,去看一看他走过的路,发生过的故事以及相逢的人。然后发现,我们就是这样成长的,青春不是一个年纪,而是一种状态,你觉得孤独就对了,你觉得迷茫就对了,谁的青春不迷茫?

作者简介

  刘同,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进入传媒业十年,现任光线传媒电视资讯事业部副总裁
  我叫刘同。现在住在北京四环旁边一个叫沿海赛洛城的楼盘里。七年前也曾经幻想以写字为生。但无奈学识有限,北京太大,我写出来的那些字都不够成为我容身的砖瓦城墙。还好,我生性贫贱,嘴贫性格贱,从不抱怨自己的遭遇,所以投身传媒这一行,至今。
  以前我是城市旅人,为工作奔走城市间;后来他们叫我职场达人,为生活奔走于工作。
  现在,我和你一样。依然在路上。

目录

2004
谢谢你们让我有安全感
因为年轻,所以没有选择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来听
把人生也投递了出去
一个靠理想生活的人
趁一切还来得及
2005

永远的青春,永远的朋友
我没事的幸福
闲情是最奢侈的
一生只被嘉年华骗一次
喜欢就立刻做
命和认命
2006

显示全部信息

媒体评论

  如果,你和我也都这样每天记录青春成长的细节,时刻凝视自己的成长,现在的我们会不会不太一样。
  ——十年成长见证者 何炅
  这本书不仅能让你看到奋斗,也能让你懂得青春。
  ——当红青年演员 王珞丹
  刘同无关完美,只是,他能努力至极致,将不完美变成完美,化缺点为优点,像功夫小子,无天资有野心,每打输一架,回家舔着伤口日日勤练,然后返回来再战一回。
  ——搜狐上海站内容部主编 刘昂
  20岁到30岁这十年,我们都走过一样的路。所有20岁的你们,所有30岁的我们,成长不易,青春不难,不如我们定下一个誓约,看看十年之后,彼此在哪里,听着谁的歌,看着谁的字,身边的人,又是谁?
  ——SAM,潮流杂志《1626》主编
  我能感受到他自始至终的彻头彻尾的真诚,这种真诚是我愿意用任何代价去交换的。

显示全部信息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26 岁的失语人生
  掩面的雪像樱花,寒栗的你开心吗?
  盘旋城市的桥像四周环水的岛,一场雪花就铺成一个冬天,瓢泼大雨也可比作上天哭泣。
  我从岛上疾行着走过,偶尔想起被放逐的你,遥远他乡的平淡生活,你是否已经放弃当初豪华至死的理想?
  我若不喜欢你,怎会和你做朋友?我若喜欢你,怎会仅仅与你做朋友?
  流火阶梯和如梦风景,青葱细指加上凝露肤脂,巴黎香榭亦幻亦真的烟香火气,她是裹着离肌肤不过0.01厘米的纱薄紫红衬衣。指头划过你额头,香气熏过你喉头,似被下了蛊,开始梦想一出因你而起的主角舞台。
  时过境迁,电话线那般纠缠,仍然抵不住你与生俱来的嚣张,是宠坏了,还是习惯了?
  习以为常不以为苦,台湾的徐老劝我的话。话语淡定,浮海生涯。他对海面冥思,看透了掩面的雪和樱花,忘却了寒栗和心情,手臂平平伸展,他说,世界不过是左眼到右手的距离,用手掌的纹理丈量阳光。
  26 岁的生日日趋接近,书写也因此变得困难。一个字就是一桩心事,一个符号就是一个结局。年过20 的符号学,年满26岁的失语人生。
  已然想不起26 岁时的恋情。全因29岁时的折戟沉沙。那时还写了文字专门悼念,谁想到过了几年都不记得谁又是谁了。时间是我们正在服下的毒药,也是未来我们的解药。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你认为改变不了的。现在看来,真是如此。那年一起吃饭聊天的朋友早已经形同陌路,那时以为我们会相亲相爱下去,现在看来觉得这样也好,我们终于找到了我们最合适的位置,互不尴尬。我有时很庆幸,因为文字的记录,让我尽早地明白了很多人晚年才明白的道理,而省了很多浪费时间的弯路。
  记录,是一件拯救生命的决定。
  2012 3 23
  人生的一碗面
  回家第一天是表弟考上大学的庆功宴,站在他旁边看他从一个街头的篮球少年老老实实安静长成一个大学生。穿的还是往常的街头服装,只是别有用心又小心翼翼地在外面套了一件米白的马甲,上面缀了一朵胸花以示重视。
  他母亲看了很好笑。我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看他递烟,看他发口香糖,面对陌生的长辈局促的样子。怎么想象得出他一个月长时间的旷课,一个星期便穿坏一双NIKE的篮球鞋,一天也不愿好好看书的过去。
  爷爷奶奶从姑爹的车上下来,颤颤微微,几乎让人看不出精神状态,离我上一次看见他们,似乎已经有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我走过去扶他们,他们从我身边经过没有任何反应。我愣生生喊了一句奶奶。她也只是看了我一眼。
  在旁人的提醒之下,她才恍然大悟,面前的我是她的长孙。
  她非常歉意地握着我的手,说我变胖了,头发剪短了,连说话语气都变得跟以往不同了。
  上次见面只是在半年前,半年我的变化不足以陌生,半年她的变化却让我感到莫名的恐惧。
  那是有感知地面对至亲,因为生命逐渐衰落而暂时遗忘世事的现实。
  味觉是最易存留在内心的东西。
  去年春节,奶奶一动不动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看不清楚的电视,听着她听不清楚的声音。与旁边喧哗嬉闹的家族其他人硬生生地隔离成两个世界。突然想起她曾经给我做的面,里面放了无数的小料。那是只有她才知道的小料,每年回家都会吃上好几碗。其他人在吃大鱼大肉时,只有我会要求奶奶给我做一碗简单的面,然后过一个满足的除夕。
  那一刻,她静静地坐在那,我突然对她说,我想吃一碗面。
  于是她站起来,摸摸索索走到了厨房,开始为了我,重新做起味道永远不会变的那碗面。
  我静静地站在一旁,无心地按动着相机的快门。我知道,或许她每一个动作都有可能是她给我做面的最后一次动作。我不知道那天之后,我是否还可以再吃到她给我做的放了油渣放了蒜姜小料的面。
  也许,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关心这个问题之外,不会有人再关心是否世界上还有同样味觉的面。奶奶不会。父母不会。至亲不会。至于我的晚辈们,他们已经可以在麦当劳肯德基里安排他们的除夕晚餐了,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的奶奶原来可以做出那么好吃的面。
  一碗面的历史,长达十几年,一一扎根在了一个人的记忆里,略显寂寞。
  热气腾腾的清面汤水,油泞黑厚的窗台尘埃,映着奶奶那张已分不出怅然所失或欢喜满心的脸,内心有了重重的失落。就像小时候,在夕阳遍野的下午,第一次考虑到死亡时的惘然。
  再翻出九个月前的相片,说不出是庆幸还是难过。但总归是有了一个回忆的由头,有一处私人的纪念得以保留。
  奶奶已经很难认出我了。这是事实。
  外公离开的时候,我在几千里之外的北京。一个人独处时嚎啕大哭。
  对于离开,我仍不似大人般可以对自己宽慰。
  对于奶奶生命逐渐的缓慢,突然在飞机落地那一刻在《素年锦时》这本书里找到了打破胸腔、长久以来内心呼喊出的回应。
  生命的意义不在于人健壮时有多么辉煌,而是在它逐渐凋落时,有明白她的人在一旁静静地陪她待着,不言,不语,屏息中交换生命的本真。任凭四周的嘈杂与纠纷。
  陪着她一直下去。静静地。
  我又回到了奶奶的院子。我躲在橘子树和无花果树底下听歌。阳光当头,家里人在户外有的酿豆腐,有的摘鸭毛。奶奶拿着扫帚来回清理垃圾。有种日光照得出似曾相识的感受,生命在温煦下一直蓬勃,好多年前我也这么坐着,场景未变,唯一不同的是,爷爷不见了,奶奶也不记得我是谁了。好多事,当初抗拒,现在也能坦然了。奶奶已经不能给我下一碗面了。5年前记这篇日志的时候,似乎我已经预感到了这一天,我庆幸那一天,我给奶奶拍了那张照片。
  临走时,我掐了掐她的脸。她笑了。她对这个动作印象深刻,全家只有我会对她做出这种忤逆的举动。回家路上,我闭上眼睛,全是50岁的她用被子把我身体裹得严实往床上扔的场景,扔了一次又一次,全因为我喜欢。虽然这是我幼年时毫无来由的爱好,但奶奶却从不试图纠正我的莫名。在她看来,只要我喜欢的,就都是好的。
 

来源:当当网

 
相关文章
2015-01-26 09:45:12
2014-10-10 08:25:52
2014-06-20 08:29:42
2015-01-15 09:54:17
2013-11-04 09:34:48
2014-09-26 08:56:47
2014-09-24 08:35:10
2014-09-22 09:16:0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