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北城:把星星挂在白天的心空 >> 阅读

北城:把星星挂在白天的心空

2013-04-08 08:59:59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4
内容提要:直至和文联签约的那刻,我都还不能够相信自己,就从此,便与物质和精神的双重贫困作彻底的告别?
我心里是多么的清楚,也是多么的感念。签约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每个月都会领到县上发给的1500元生活补贴了,也就是说,我可以有充裕的时间专事我的文学创作,不必再为自己捉襟见肘的日子而东奔西颠,愁眉苦脸了。

直至和文联签约的那刻,我都还不能够相信自己,就从此,便与物质和精神的双重贫困作彻底的告别?

我心里是多么的清楚,也是多么的感念。签约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每个月都会领到县上发给的1500元生活补贴了,也就是说,我可以有充裕的时间专事我的文学创作,不必再为自己捉襟见肘的日子而东奔西颠,愁眉苦脸了。

这难道不是长久以来自己内心最隐密的一个梦想吗?

这难道不是自己在现实中苦苦挣扎所企求的一个心愿吗?

我这艘生命的航船,终驶出了生活的死角,眼前豁然开朗,汹涌的洪流激荡在我干枯的胸间。

曾经的我是多么地仇视生活,厌烦这淡漠的人群。然而从这一分这一秒起,我毫不犹豫地否定了我的偏执和狭隘。

此时此刻的我,百感交集。

我曾是个做着文学梦的山里孩子,梦是那般的辉煌,梦中的我光芒四射,而现实中的我,却承受着物质和精神的双重贫困和挤压,我固执地要把星星的光芒涂抹在白天的心空,多少年来,我寡言的性格无法适应这个冷暖自知的现实世界。我一再迷途,进而把自己丢失。

清楚记得,我在内蒙打工时,白天推灰车,抱砖头,晚上爬在工棚里写散文,同是打工的哥哥对我说:“弟呀,我一定为你找一份苦轻的营生,哪怕一个月只挣四、五百块钱,也只上半天班就好,这样,在保证你有饭吃的情况下,又有时间写作。”当签约那天,我第一个便给远在内蒙的哥哥打电话:“哥哥,我发了,以后有钱买好多书了,再也不愁没饭吃了……记得吗?那年我呆在东胜,找不到营生,有几天,我都吃不开饭了,你在上班,初不知我到了这境地。你一下给我买了六袋方便面,我一顿便都吃完了,你把存钱罐里的硬币都倒出来给我……”那次,电话没打完,我便泪水肆流了。

想起弟弟了。那年,弟弟被骗去广州搞传销了,哥哥千辛万苦把弟弟找回来。曾经很仔细一分钱都舍不得花的弟弟,老实地存了一万多元,在兰州的姑姑和姑舅们都准备帮着他买房了。在这节骨眼上,弟弟却这般葬送了自己的前程。我一边大哭,一边对弟弟破口大骂,最后,兄弟俩面对面,泪水长流,弟弟说:“我错了,我只当是去挣大钱,便想着挣好多钱,给你买好多书,然后你再也不用去工地干活了,我供养你,你就可以好好写书了……”如今,那一次走入低谷的弟弟,都再没翻起身来。几年了,我一想起都快30岁了的弟弟还单身远在他乡,我都一点也责怪不起来,觉得是我害了他,伤心的想直掉泪,弟弟啊。

似乎我对父母也有个交待了,想当作家一晃竟也20余年了,一张曾经清纯的少年脸庞,如今已是胡子拉楂了。辍学是因家庭贫困,可我都不理解自己的固执,看不到、也买不起书的少年时代,我把手头仅有的一本《新华字典》和《今古传奇》都翻破了。时常偷偷地拿家里的一块窝窝头换着看村里伙伴的一本小人书。有年冬天,我每天都半夜从被窝里爬起来去空窑里写作,老爸是不懂,却也默默地起来,把牛粪大片大片烧进炉子里,烧的红红的。但我的脚还是冻了,肿的像红萝卜,母亲找来糜杆熬水,洗好我红肿的双脚。“顶吃哩,顶喝哩”,他们对村里的人这样说。

记得那年春,我拿了一叠抄满我“大作”的信纸,终于找到了塞北老师,我说,我要出书呀,塞北当天打电话叫来单振国老师,提着一瓶酒,请我在食堂吃了一顿饭。这让我终生难忘,一个连句子也拉不通的文学爱好者,竟然得到大作家的这般爱护。我受庞若惊,也相当兴奋。记得那天塞北老师说,你要好好去上班,踏踏实实做人和做文。

回到工地上,我还是十分苦累和那般无望。我给塞北老师写信,轻狂地说:“我要当大作家,当不成大作家不结婚。”塞北老师当即回信对我讲:“没有正常的生活,就不可能有正常的思想,没有完整的生活经历,就不可能有可以让人接受的艺术感染力。只有真实的生活,博大的思考才是出精品、成大气的前提,切不可鄙视生活,或为文学而生活”。是这番话,把我从迷途中拉了回来,使我努力让自己踏实下来,做人作文不再那样务虚。今天,这点滴成绩,无不是我那次反思后的所得。

第一次领到两个月补贴的时候,我回到家,从口袋里摸出钱,嘻嘻笑着,翻过来倒过去,一气数了三遍。一手叉着腰,晃着脑袋,装着大款样,拍地摔在床上,然后对老婆说,你想咋花就咋花吧,爷们有钱,你能咋地!

这位善良的女子和我结婚时,要得5000元彩礼,结婚后,我没给她。欠下亲戚朋友们的钱要还呀,我没征求她的意见便还饥荒了。她知道后,便往死里哭。她亲口说,看见我影子也是黑的。那天,留下一个字写的歪歪扭扭的纸条,说去锦界亲戚家了,和朋友借了五十块钱……我的心,如针刺。想想,别人给老婆买小车,住高房,我结了婚,连五十块也给不起她了。这人,活成个啥了!连自己也拯救不了,咋能够担当拯救人类的重任呢?

如今好了,我再不用整天为吃饭穿衣而发愁了。

曾经好几次在书店摸过的一套300元的《诺贝尔文学获奖作家文集》,这次我翻也没再翻,便毫不犹豫地买下了。家里在三合板小货架上放了好几年的书书本本,也都被我拭去上面的灰尘,一本一本放进崭新的书柜里。

900元钱买得一台旧笔记本电脑,我下载了好多摇滚电影和重金属演唱会,让我这个铁杆摇滚迷一度时期激情勃发,热血沸腾!我老早就构思的一本《摇滚笔记》曾经因为资料的缺短,没有深入进去,而彷徨不前。如今,我可以去买我喜欢的书,在网上找到所需的资料,有充足而自由的时间进行思考和写作。

如一粒饱满的树种,是需要丰厚的土壤,充沛的雨水和明亮的阳光,才会进而开出美艳的花,结也丰硕的果,长成参天大树,然后,才会给世界带来福荫。我们这次的签约,便是这样的大智之举。

在签约的这头一年里,几年在文学创作上没有长进的我一下子努力起来,除了县文联规定的要读两部中国名著,两部外国名著,作三万字的读书笔记,我自己又精读了一些中外大作家的著作。在县上,我参与了《神木》和《黄土文化》杂志的编辑,主编了《校园》报,积极为创建文化大县而添砖加瓦!发表作品的成绩也很令自己满意,苏教版高中语文选修课本《现代散文选读》收入了我写得《西北大地上的岩石与鹰》一文;太白文艺出版社《国殇·民魂》一书收入我的散文《有多少灾难还会重来》;作家出版社《中国西部散文诗》一书收入我的散文《山里的雪》、《山里的月》;《雨花》杂志2008年第8期发表我的散文《山里的月》;《诗歌月刊》(下半月)2008年第11期发表我的组诗《生活是辆破旧的自行车》(8首);《诗选刊》(下半月)2008年第10期发表我的组诗《北城的诗》(3首)。这些来之不易的成绩,好让我高兴啊。

都有些随心所欲的感觉了。

我想,多少年来的作家梦,终是要到实现的时候了。我会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时光,不辜负县领导和老师们的关爱之心。

我以为,我终于出息了。远山苍苍茫茫,站在几层楼高的窗前,看着高高低低的楼层,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流和人群,我不禁有许多感慨。

黄土地上的阳光,真暖真亮啊。

作者简介:

北城,本名王静,男,1975年生于陕西神木县。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现担任《神木》杂志编委、《校园》报主编、《黄土文化》执行编辑。近年来,先后在《中华散文》、《世界诗人》、《雨花》、《诗歌月刊》、《诗选刊》、《延河》、《草原》、《语文报》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20余万字。有作品选入《中国西部散文百家》、《中国西部散文地图》、《中国西部散文诗》等书中。 评论《西北大地的岩石与鹰》2007年入选苏教版高中语文选修课本中。

 

相关文章
2012-08-03 09:06:10
2013-03-19 14:18:27
2014-05-04 08:08:08
2012-10-29 08:17:13
2014-04-24 09:14:45
2012-12-11 09:18:03
2013-10-17 11:23:17
2014-01-01 08:30:5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