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视野 >> 陕北,历史长河的情结 >> 阅读

陕北,历史长河的情结

2013-01-07 09:27:12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57

    黄河在这里环绕,黄土地在这里延伸,缕缕炊烟飘出土窑洞的烟囱,山梁上走出了羊群,土地里爬着头扎白羊肚子手巾农民,这就是陕北,一个被黄河突然绕弯紧紧怀抱的特殊地域。那沟壑纵横的陕北高原就像一部荷马史诗,在历史里留下了它悲壮而凄凉地歌,从五千年的历史中走了出来  远古时期的陕北,黄河清清流淌,优越的黄土高原的生态环境,成了人类初期理想的生存场所。于是,那个脱了皮毛、掉了尾巴、直起了前肢、有了语言表达的灵长物,开始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时,陕北人就有了自己的祖先。五千年前,一个魁梧、强壮、刚毅、稳健如神话般的人物从这里走出来,开始演绎陕北演绎中华民族的生产、房屋、农业、畜牧、衣裳、文字、音律文化,这个英雄的公孙轩辕踏着黄土地,与猛兽为伍,征战、撕杀,叱咤于茫茫的高原天地间,体内流淌着的是高傲不屈,这就是陕北的血脉之根。在这里先后有薰育、鬼方、白狄、楼烦、羌、氐、稽胡、鲜卑、女真、蒙古、高丽、龟兹、匈奴、突厥、党项等民族的冲突、撕杀,融合、同化,民族战争与融合的历史在这里缓缓流淌,最终汇聚成陕北血脉的滚滚河流。

  悲壮的土地悲壮的歌, 这里留下了大禹凿山成渠的壮烈之歌,这里掀起了轩辕征战蚩尤的悲壮场面;公元五世纪处,匈奴单于赫连勃勃从内蒙古早员狂风般挥军南下,公元481年一举攻克长按,在陕北兴建都城,命统万,国号大夏;公元1038年,陕北米脂出世的党项族李元昊再次崛起,建大夏(后称西夏);秦时,狼烟四起,绥德出生的蒙恬戍守边疆;春秋时,晋公子重耳沦为丧家之犬,在这里一住12年,得以东山再起;宋时神木出生的杨继业,在这里驰骋沙场,保家围国;明末,李自成,马踏幽燕,定鼎北京,浓墨重彩上演着陕北历史上一幕惊天动地的悲喜剧。

  一代霸业成过去,千载白骨埋荒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数千年前森林郁郁葱葱、黄河清清流淌,金鸡滩、古今滩盆地盈育起的春绿秋黄的陕北,自秦汉以来,在人类自私与贪婪掀起的风烽狼征战中,水草肥美,牛羊衔尾,群羊塞道的陕北,抵不住烽火与西北利亚猛风带来毛乌苏沙漠袭击,逐渐变成烽火狼烟荒凉的世界。

  岁月悠悠,沧桑巨变,一切都随历史的惨淡而成为过去,就在着历史的演变过程,历史与环境雕塑着陕北与陕北人,也雕塑着陕北文化。

  当陕北黄土高原形成初期的农业文明被森林草原替代后,陕北开始了人烟绝少的时代,从而成了北方游牧民族的牧地。而随着匈奴势力的扩大,他们经常由此进出而骚扰侵犯汉民族。这里成了农业民族与游牧民族争战、杂居、融合的之地,陕北开始了由畜牧向农耕的转移。以后的数百年里,陕北不断有内地人的移入,陕北也不断在进行着匈汉两族的你争我斗,最终杂居相生。秦代大将蒙恬率军到此抗击匈奴,并屯田戍边,筑城守固,迁徙内地罪人移居陕北,两个民族在陕北黄土地上实现了彻底的融合同化,匈汉两族人的血脉的糅化溶合,造就了陕北黄土高原这块地域中陕北人,就人种而言,他们身体里流动着匈汉两族人的血液,使陕北人在人种上呈现了一种优势:男性多壮实剽悍,女性多窈窕娟秀;男性多倔强豪强,女性多心灵手巧。特有的生产方式和文化精神,培育了陕北人心理性格和精神气度:耐性与走的冲力的不协调的统一,忍让的本分与反叛的倔强的不协调的统一。男性多表现一种外静的内热、厚重木讷的秉性,女性多表现一种情真意切、热烈似火的风韵。具有了独特的陕北个性。正如余秋雨说:陕北人,即使是衣衫褴褛地走在世界上,也会被人看出是具有大文化背景的人

      魏晋南北朝时期,陕北高原的民族融合达到了第一高潮,北方的氐、羌、鲜卑、高丽即西域诸胡纷纷内迁,逐渐该姓更名,移风易俗,民族社交、通婚联姻,陕北呈现出斑斓多彩的民俗面貌,民歌、秧歌、舞蹈、无不是融合之后的民族文化的吸收创新的成果。

  《列子.汤问》说:北国之人,羯巾而裘,中国之人,冠冕而裳,北国就是指北方游牧民族,羯巾而裘说的就是陕北人戴头巾,陕北男人爱头扎白羊肚子手巾,并喜欢留穗穗,翻开陕北的历史,最早活跃在陕北土地上的是一个叫白狄的民族,长期在这里生活,直至融入汉民族的河流,崇尚白是这一民族的信仰,以后演化在陕北人的生活习惯,于是白羊肚子手巾也就演化成陕北人喜爱的衣着。陕北人每年正月二十三,家家户户都燃起一堆柴火,谓之燎火,正好与回族的燎火吻合。

  北方民歌源源流长,我国最早的民歌总集《诗经》,是五百年间流传在黄河流域的民歌,陕北在与北方各民族融合的过程中,陕北人吸收北方民歌的高亢悠长的音律与浓郁的地方色彩、自由的节奏,就这样,陕北民歌在这块土地上唱开了,一唱经久不衰,从一定角度而言,是陕北特定的历史造就了陕北民歌不朽的文化。层层的山,沃沃的土,憨厚老实的陕北揽羊汉,一阵信天游吼过,整个高原都为之震荡起来,历史在这里打了一个旋儿——苍茫凝重的历史。

  陕北人随便,陕北人豪放,在长满野草的庄稼地里,可以用粘满粪土的手,抓起一个馒头,就大口大口的啃,他们可以毫无忌惮地与在公共场合跟婆姨们开玩笑,甚至捏一下别人老婆的屁股,摸一下别人老婆的乳房,在戏骂声中咧开嘴爆出一阵开心的笑,他们的老婆被别人摸的时候,他也许会嘿嘿的笑。可以说是陕北人在民族融合的过程中,把蒙古人的豪放融化在陕北这块辽阔苍茫的黄土地上,是民族融合历凝成陕北人个性。

      历史让陕北多了一份凝重,一个历史的话题,留给陕北的是博大精深的丰富内容,陕北,历史长河的情结!

相关文章
2015-04-17 08:28:14
2014-04-02 08:09:58
2013-11-15 11:02:24
2013-10-12 10:13:43
2013-05-15 09:59:17
2014-07-03 08:24:53
2014-03-26 09:40:37
2014-10-27 15:09:5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