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视野 >> 秦始皇生父之谜 >> 阅读

秦始皇生父之谜

2012-12-20 08:41:38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55

 

病居多年,得闲必看央视百家讲坛,长了知识,也颇受启示。深以为多次开讲的王立群老师最具有综合素质。
  与2011年一起收官的48集《秦始皇》,又专集讲述秦始皇生父之谜,比此前更精炼了。一个现代学者花费大量精力请教医学专家,探索古书引起的千年谜团,精神令人感佩。此前听讲就对这个问题有所疑惑,这次旧题新开,不禁再做了思考,试就教于王老师和各位方家。
  从传统治学路数中另辟蹊径,老师引进现代医学知识,证明秦始皇生父为吕不韦之不可能。但是,这个证明的逻辑前提是医学原理所不能证明的。质言之,就是一个字。
  正如老师戏言:我这一讲,预产期该怎么算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我也是受益者之一。班门弄斧,试述如下:
  从医学科学上讲,你一旦确定怀孕,在预产期上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所以赵姬若带着孕嫁给异人,其生产日期只有两种可能:1.“至大期时生子政必是过期妊娠,后果只能是弱智。这不符合秦始皇的一生行状,排除。2.生产日期必是至大期前半个月以上,这不符合史料记载,也不成立。——这种判断当然是正确的。
  然人是可以撒谎的。医学专家只根据给定事实,从科学角度下判断,不足为怪。史学家把这层因素考虑进去了吗?
  为简便,姑且以阳历表述。假设赵姬3月初发现月经未来,初步判断可能怀孕。上个月末次月经第一天为21日,按预产期末次月经的一个月加9、日期加7的公式,其预产期是118日。再假设赵姬3月上旬某一天在家宴上被异人抱得美人归,然后赵姬在3月中旬的某一天谎称自己月经未来,可能怀孕了。——注意:这在生理上是成立的。谎称日姑且算318日。按照预产期的算法,上个月末次月经的第一天姑且也算218日。则预产期就是1125日。正常生育是在预产期的前三周和后两周。则赵姬若118日前4天,后两周内生产,都在预产期之中,完全符合她谎称后形成的正常生育即大期范围。
  从逻辑上讲,因为赵姬的谎称,她的实际怀孕日与虚拟怀孕日之间,就缩短到合理的生理范围。足以把现代医学专家的过期妊娠之虞给抹掉。史学家怎么认为赵姬的这个身孕就自匿不了呢?所谓自匿有身,靠什么?接老师所言:怀才和怀孕一样,是藏不住的。在早孕期就是靠谎称的月经期来自匿。而这个谎称的月经期是异人无法验证的,也就是具有自匿有身的客观可能性。说句笑话,异人即便能穿越两千多年时空,成了现代妇产科专家,没有检测设备也无法验证。何况大期只是古人从经验上形成的大致时间段,还没有现代医学这般精确。这种自匿有身现象,在中国人几千年的生活中特别是民间,可谓不绝于缕。所以,怀孕早晚要暴露,不能等同于早孕期对新夫不能自匿。
  这不是老师所说古人可以奇之,今人不需要再奇,现代医学知识告诉我们:绝不可能的问题。而是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一直存在的事实。无论民间流传还是历代记载,皆不以为奇。其所以然者,生活常识和现代科学并不难解释。后来的皇家对后宫制度那么严格,与此密切相关。此不赘。
  同样在《史记君列传》中,春君受门客李园之诱惑,不是也把自匿有身的妾(李园之妹)献给楚考烈王了吗?也就是后来的楚幽王。何况君王之家对大期的理解,应该是当时最严格最权威的了。司马迁在《史记君列传》叙事的最后发了一段感慨:是岁也,秦始皇帝立九年矣。嫪毐亦为乱于秦,觉,夷其三族,而吕不韦废。这番话主要是对照春君一生的前明后暗。但也透发出司马迁并不认为自匿有身在生活中不可能产生。司马迁对这两个自匿有身的君王家事态、命运产生联想是很自然的。春君和门客李园及其妹妹对女性刚怀孕时,可以在新主人处自匿有身的现实可能性,几乎熟门熟路。可见,这种经验知识在当时并不算高深莫测。
  到了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怎么成了违背科学规律的绝不可能了呢?
  从自身逻辑而言,老师既然排除了赵姬自匿有身的科学可能性,同样的话题,在涉及春君之妾自匿有身的稍后讲述中,怎么就视而不见呢?是不是因为秦始皇太有名,破解千古之谜的欲望,将科学规律前人人平等的视线给遮蔽了呢?
  赵姬要自匿有身,当然是越早越好,跟着新主人一生荣辱所寄,似乎皆在于此。眼皮底下的那点利害盘算,猴精。也恰恰是女性直觉细腻的优势所在。而正是这种精明在权位上的巨大成功,同样助长了她日后的放荡和远见上的糊涂。——这是后话。
  如果上述假设、分析成立。老师自谓破解千古之谜的重大结论,恐怕还得再做思量。
  老师讲,一般说来,列传的史料可信度高于本纪。我赞同。因为列传中多细节,透露出更多的信息。我也倾向王老师认为的巧合说。即异人看中索要赵姬,不是吕不韦在家宴上的设局。综合地看,还有一些支持巧合自匿说的地方。
  战国时代,养妾、献妾、索妾可说是一种时尚风气。乱世中,生死、荣辱、贵贱转换得很频繁。周纲解钮,一地鸡毛,也一地机会。人性中纵情声色、及时享乐的意识自然便膨胀起来。养士是为了功业巩固和拓展的备用,功业最后也还是为了安全、长期地享乐。养妾也有这种功能,在飘忽不定的命运中,美色除了主人的享乐外,其交换的价值就突显出来,成了一种风尚。什么叫乱世?除了社会认同的生活秩序溃散外。社会认同的伦理底线也崩溃了。从价值中立的立场看,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说的都是同一时代背景下的世道人心。陈胜的心态早就有了,在整个春秋战国时代呈递进蔓延的态势。人性在超级利益的现实鼓励、榜样召唤下,其聪明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又有什么假不能造,什么机遇不能抓?成功就是最高的人生价值。吕不韦的人才投资战略可作如是观,申韩之术的看涨,也是这种时代需求在思想学术上的展现。《史记吕不韦列传》太史公曰……孔子之所谓者,其吕子乎?一语,似也表达了对这种时代的感怀。
  异人以安国君立嗣后的身份向吕不韦索要赵姬,在那种时代并不怪诞。而吕不韦的倒值得分析一下:妾若有了孕,第一反应当然是告诉主人,固宠嘛。吕不韦已知赵姬刚怀孕,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欣喜,被异人这一索要,油然而生的实乃人性的自然流露。此后的同意倒是利害权衡的选择。当然,设局说也可以认为吕不韦是假怒。但从吕不韦其时精明的投资动机看,设局说似没有正面作用,还很可能产生反向效应,类似于玩弄老虎尾巴。而赵姬作为当时的女性,无自主选择权,被送给异人后,首要的选择就是邀宠,自匿有身的主观动机是必然的。生理条件上也是可能的。此外,早孕期人的内分泌发生了变化,容颜会异常的娇好,也支持异人被赵姬一下子迷住的记载。
  我还倾向于认为嫪毐事件后,秦王对相国欲诛而又不忍,仅废吕不韦相国,除了为其奉先王功大,及宾客辩士为游说者众的因素外,从小与仲父的亲情也起了明显的作用。反之,灭六国后,秦王独去赵国诛杀当年伤害过自己母子的那些家室。有缘有故的恨,同样是缘于儿时亲情的记忆。而秦王受大臣要求乃迎太后于雍,复归咸阳,而出文信侯就国河南。除了伦常,更多地是为了维稳发展的权力大局:隔绝吕不韦与太后的往来。以吕不韦的能耐,当初在举国皆曰可杀的汹汹中能安排异人逃出赵国,如今自己要逃出经营多年的秦国,无论财力还是人脉上又有何难!命都掌握在人家手上,还谈什么投资的利呢?吕不韦的不逃,已经不是工具理性上利害的权衡。而是价值理性上对自己在秦国功业的不叛。凡价值理性上的决然弃舍都是心灵深处的心甘情愿,由深情、终极关怀所决定。临生死、荣辱的大关节处犹然。即便嬴政不是其所生,在长期的辅佐中,吕不韦也相当程度地视如己出了。不逃,与他的自持有关,他自持什么呢?无形中,用今天的话说,吕不韦已经完成了自己身份、角色的心理转换。二奶当了几十年,在一个家庭执掌大权,带来傲睨群邻、家大业大的繁荣,谁还会自视为二奶?更勿论当初投身为二奶时的那点投资算计。何况栽培、辅佐两代君二十几年,一统海内在望的吕不韦?面对重若泰山的千秋功业,此刻的吕不韦怎肯背叛和辱没。这种心态,与布哈林等众多开国元勋面对诬陷的审判,至死不愿辱没旗帜的光辉,同出一脉。也正是这种的自持,使他在封地没有选择苟且与避嫌。然年轻气盛,事业心极强的秦王更现实,恐其为变,修书羞辱他: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命他迁蜀,也反映了秦王从不忍到咬牙断绝的心路历程。但未必就有必致其死命的打算,秦王身边还多是吕不韦当政时的旧臣,又是正须用人之时。得此书后吕并非就没了逃命的可能。吕不韦的自杀,是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认命,是自愿喝下自己酿成的这杯难言苦酒。此时的他,早已超越了当初的金钱投资哲学。——这些因素似乎都更支持吕政说。
  然所有的分析还不能把吕政说给定论了。它只是有一定史料、人性情理、逻辑根据的较大可能性罢了。
  再者,赵政一词始于司马迁的《史记秦始皇本纪》,只是一种客观中立的用语。表示出生地而已,犹如赵姬的亦然。这种用语恰恰体现了本纪文体相对于列传在表述上的严谨性。后代史书持赵政说者,也不能视为是一种血缘上的观点。老师将吕政说赵政说作为两种血缘论上的对立观点,是很值得商榷的。
  往事越千年
  秦始皇的血缘正统性虽不能定论,在历史的长河中却已是一抹曾经的浮沫。人们的价值关怀从对神秘皇权的好奇心、探知欲,或转向了公平、正义、人权和与之相生的社会之民主、宪政和自由;或转向了暴发带来的也过把秦始皇似的瘾;以及小市民的衣冠房车攀比上。放眼望去,秦始皇般的幽灵,项羽、刘邦状的嫉羡,在在常现于权贵的夜总会、穷人的小酒杯中。传统这具皮囊你永远也不可能与之彻底决裂,只能转换、生成,与当下的人生一起纠缠、演化。在这纠缠、演化中,不断地发现一些历史上的似曾相识,又不断遮蔽掉一些人性中久远的斑斑教训。生活就是这样,人性就是这样。
  老师怎么会对赵姬自匿有身的现实可能性产生重大疏漏?我以为主观中,是破解千古之谜的原创成就欲,对一位四十年读《史记》,借百家讲坛方一展身腰的学者,立言的诱惑很大。此亦人之情常:人其实只能注意到他(她)想注意的东西。客观上,是多次获得了妇产科专家的定论。两厢共振,其思维定势自会异常地巩固。抓住机遇人生最重要的是平台,这些常常脱口而出的切身感悟,都会支援其思维定势。
  毛泽东的卫士长当年私下问他,您怎么会相信一亩地打上万斤粮食那些话?毛泽东自然不可能说出心里的全部想法;但他说了一条:还不是相信了某位科学家说的,通过光合作用,亩产可以达到多少多少斤。
  我相信,这位大科学家私下也自有一肚子憋屈,又知向谁说?
  古人云:气胜于理。此之谓乎?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愿老师鉴之。
  
  附注:
  1、《新民晚报·国学论谭》2012.2.6发过此文的删节本。光明网、凯迪网、凤凰网、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网·史海拾贝等有过转载。本文为原稿并稍有增补。
  2、本人1956年出生,1983年大学毕业,参加过《汉语大词典》第六卷编纂,后进上海社会科学院先后在文学所、历史所工作。90年代起因病居家。职业关系还在社科院。

 

 

                                    

                                      作者:李宝奇

相关文章
2011-07-03 15:42:11
2013-10-30 10:22:58
2014-09-12 08:42:15
2013-10-30 10:15:33
2013-12-04 08:23:51
2014-12-16 08:40:02
2011-07-03 15:35:29
2014-05-14 08:44:00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