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庄稼人悲喜交加进城路 >> 阅读

庄稼人悲喜交加进城路

2012-08-03 09:06:10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8

听众朋友:这些年,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和交通环境的逐步改善。现代城市对农民已不再陌生和遥远。商品经济的大潮不断将城市与乡村的距离拉近,为农民造就跨跃鸿沟,走进城市的契机和条件,越来越多的农民在各种因子诱导下,义无反顾地从农村走向城市。

 

大量农民涌向城市,带给城市的是喜是忧自有历史评说。而对农民本身,当他们离开熟识的土地进入一个新的生活天地,城市是否容纳了他们?他们是否适应了城市呢?

 

[作为农民中的佼佼者,他们捷足先登,并凭着勤劳、坚韧和才智,在城市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城市向他们露出了笑容]

 

孟秀郎,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后代。放开搞活以后,他买了老区医院的一个破救护车棚,在小镇上办起了第一家个体小卖部。几年功夫,有了一笔不小的收入,同时也结识了不少城里乡下的生意人、当权者。后来摆摊办门市的多起来,孟秀郎觉得都在小镇上挤生意,活动天地太小,精明的他开始把眼睛盯向城市。1988年,他把自己苦心经营了五年的小卖部转让给弟弟经营,自己单身一人闯进县城与人合伙买了一辆汽车跑运输。由于经营有方,货源充足,他的腰包一年比一年鼓,于是举家迁进县城,开办了一个水产门市,开始了经营、运输一条龙服务,不仅活跃了县城农贸市场的商品交流,同时也增加了个人收入。现在,他们一家人像上紧发条的钟,一刻也不闲着。去年,他又为妻子、儿女买了城市户口,拿到了红本粮户。他说:没有城市户口虽然照样生活,但和城里人站到一块总感到矮人一截。这回好了,虽然花点钱,但是咱买回个心理平衡,和城里人再比较就没有多大差距了。

 

如果说孟秀郎选择了城市,那么对张明忠和张过忠兄弟俩来说,则是城市选择了他们。明忠、过忠兄弟俩有染毛线的一技之长,过去只在老家加工地毯毛线,然而由于居住在偏僻山沟,手艺虽好,加工的地毯毛线却不好出手。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俩的生活轨迹发生了变化。那是1993年,他俩进城推销毛线时,看到从河北贩回来的毛线不仅质次价高,而且颜色不纯。他俩想:如果购进没有染过的毛线,回来自己加工染色,不仅成本能降下来,而且质量也有保证。他们把这一想法给一些地毯加工户一说,马上就有人赞成。城里的地毯加工户一合计,就把他们兄弟俩请来,帮他俩租赁了房屋,安起了锅灶。从此小小染坊,一天到晚红红火火。他们兄弟俩染出的毛线色泽鲜艳、亮丽、得到了用户的好评。由于这兄弟俩懂技术、肯吃苦,因此城市对他俩也可谓倍加青睐!

 

    在走进城市的农民中,尽管各自有不同的办法和方式,但确实有很多人生活得很好。办企业、开公司、搞建筑、摆摊点乃至修鞋做小吃、卖豆腐,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几乎无处不有农民的存在。不管城市以何种姿态对待他们,他们始终以中国农民特有的坚韧、勤劳和容忍,默默无声地参与着城市的进程。虽然城市让他们倍尝苦涩,但最终接纳了他们,他们也在接纳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

 

[但城市毕竟是城市,它的容纳极有限度,而且有它独自的规律和方式。任何一个毫无思想准备和生存条件的庄稼人撞进它的怀抱,它都将会冷酷无情,给予他们的,也不都是向往中的辉煌和美好。]

 

A(因尊重本人意愿,暂隐去真名),一个正值中年的壮汉。在乡下,他算得上是个能人,赶车使犁是把好手,石匠活也干得不错。就凭这把好手艺,他赢得了一位乡下姑娘的钟情,两人结了婚。商品经济的大潮把城里的一些干部职工冲下了“海”,也把农村的一些庄稼汉涌进了城。小A看见别人进城修房、赚大钱,心热眼馋,经妻子的几番动员,带家搬进县城做起了小本生意。现卖小吃、贩运蔬菜,后来合伙买了一辆旧汽车跑运输。一年下来,汽车赚的不够修理费,而且又发生了一起车肇事故,赔了近一万元。全家生活无着落,还背了一屁股债。小A想回家务农,妻子却离他而去,另觅新欢。小A落了个鸡飞蛋打,只好蹬着人力三轮车,心神不定的在县城大街上转悠……

 

俗话说出门两大难:穷难回家,富难回家。乔保旺老汉既没穷,也不富,可是他也难回家。在村里,他是有名的勤劳实受人,既会做豆腐,又会加工粉条,所以家底殷实,和村里人相比,可以说是“提前进入了小康”。儿子考上高中后,父母望子成龙,送他到县城中学读书。儿子在县城念了三年书,大学没考上老家也不愿回,整天在城里闲逛。保旺一看儿子这架势,已不是务农的料,于是狠了狠心花四千元买了一个城市户口,又花三万元买了两间房,把家从农村搬进了城。保旺千计算、万计算,这回可计算错了。儿子户口虽然进了城,但迟迟不能就业。后来儿子找了一个城里对象,结婚装修房子又要两万多元,这回敲出保旺的骨髓也拿不出这么多钱了——只好贷款撑门面。儿子结婚后住进了他买的房子,老俩口租赁了一间旧房子——重操旧业——靠做豆腐养家糊口还贷款。保旺起鸡叫睡半夜加工豆腐,妻子推上豆腐沿街叫卖。老俩口原打算跟儿进城享享福,然而进了城,日子却比在农村还难过。

 

[城市是一个难以估量的消费市场,而对只想到城市享乐的人,城市对他则可能是个陷阱……]

 

去年的一天,因职业的驱使,我在县城看守所的一间特殊房子里采访了她。

 

她叫小芳,本是一个纯真的乡下姑娘。22岁那年,爹妈做主把她嫁给邻村一个忠厚老实的青年。山沟虽然不大开化,但丈夫朴实勤劳,日子过得蛮不错。然而小芳却不满足。每当电视上出现大城市灯红酒绿熙熙攘攘的镜头,她的心底便有一种躁动感。一次在镇上看录像,认识了一个放录像的B某。两人眉目传情,不长时间就熟识了。一日B某提出和小芳丈夫合股放录像,小芳俩口同意了。打这以后,小芳隔一段时间就进城租一回录像带,而且一次比一次住的时间长。后来小芳和B某的暧昧关系让丈夫知道了,丈夫找B某大闹了一场。B某见事情闹大了,索性鼓动小芳离了婚,两人双双飞进了县城。

 

开头的日子是很惬意。小芳白天挂金戴银逛大街,晚上涂脂抹粉进舞厅,天堂般的日子使小芳庆幸自己的再次选择。然而好景不长,城市的斑斓生活很快使B某这个花花公子堕落。开始在外寻花问柳,后来干脆把女人领到了家里。小芳稍有微词,B某便拳脚相加,有时甚至把小芳赶出门外……终于有一天小芳在B某和女人鬼混时,将一瓶硫酸泼在了他们脸上……

 

[历史进程不可遏止。商品经济对传统农业的撞击、现代文明对陈规旧俗的挑战,城市发展为农民展示的广阔生存空间……城市的吸力演化成大量农民从农村走向城市。但是,城市不是在无限度的膨胀,而是有规律的发展。当过多的涌入超出城市的容纳限度,城市不再存在幻想和脉脉温情。]

 

据神木县公检法机关提供的数据表明,农民犯罪率呈上升趋势。请听下面一组案例:

 

19956月,神木县公安局一举摧毁一个特大盗窃团伙,共涉及案犯10人,破获盗窃案件40起,作案人员全部是农民。

 

19886月至19956月间,栏杆堡乡农民任某先后在城乡矿区作案6起,盗窃羊子、现金等物价值7695元,神木县法院依法判处该犯有期徒刑7年。

 

199411月至19954月间,高家堡镇农民刘某伙同他人在县城、郊区农村盗窃肉猪10头,价值15600元,神木县法院依法判处该犯有期徒刑15年。

 

1995716凌晨,高家堡镇农民刘某、康某在西包公路燕家塔段拦截过往车辆抢钱,被公安干警当场抓获。

 

尽管农民犯罪案件日益增多,但进城的农民还在不断增加。据统计,神府煤田开发以来,神木县每年有三万多流动人口,其中大部分是农民。

 

据说,我区某县公开办理“农转非”户口,10天时间就有2000多农民变为“城市居民”。而资料表明:每安置一个农民进城就业,国家需要投资3万余元。这对我们的任何一座城市,都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听众朋友:跳出农门,到城市寻求另一种生活方式,似乎已成为庄稼人一种新的时尚。这一现象对中国城市化的进程或许有益,但对每一个走进城市的庄稼人,却又是一个严峻的生存考验。当众多的庄稼人满怀憧憬离开家园走向城市,农民兄弟,不知你想过没有,以你的心态,是否允许你离开土地进入城市?城市是否有你的生存空间呢?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面对诱惑,你可以参与,可以到城市一搏,但切不可以藐视现实,盲目跨出那历史的一步!

 

(此稿荣获1997年榆林地区播音作品三等奖)

 

    作者:温亚洲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2-10-18 09:10:30
2014-02-27 08:30:38
2014-08-04 08:14:56
2011-06-24 10:03:06
2012-07-26 09:10:22
2014-07-31 11:07:16
2014-04-17 08:05:19
2013-03-01 14:07:2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