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动态 >> 活捉惯匪张世华 >> 阅读

活捉惯匪张世华

2011-06-22 10:27:13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363
内容提要:在《神木党史大事记》1950年5月记载:“国民党神木自卫队残余惯匪张世华,在宫泊尔会上被我方扣留。经宣传教育张表示愿意回神木城面见县委领导人。但在步行中途,由于我方人员麻痹大意,张世华乘机逃跑。”那么张世华是用怎样的方式逃跑的呢?以后他又干了那些坏事?又是怎样被逮捕处决的呢?我一直带着这个问题在找寻。

在《神木党史大事记》19505月记载:“国民党神木自卫队残余惯匪张世华,在宫泊尔会上被我方扣留。经宣传教育张表示愿意回神木城面见县委领导人。但在步行中途,由于我方人员麻痹大意,张世华乘机逃跑。”那么张世华是用怎样的方式逃跑的呢?以后他又干了那些坏事?又是怎样被逮捕处决的呢?我一直带着这个问题在找寻答案。近来偶然翻检《伊盟革命回忆录》(中共伊盟盟委党史资料征集办公室   第六辑   198312月)时,发现由林永飞忆述,杨虎祥整理的《活捉惯匪张世华》详细记录了这件事。出于收藏点滴珍贵史料的目的,现摘录全文如下:

一九五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我正在通格朗区冯家渠搞民兵建设工作,忽然宋凤山区长派人来,说有要紧事,让我迅速返回区政府。我马上动身摸黑赶回区政府所在地——毕尔布拉。宋区长见我回来非常高兴,紧紧和我握了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你回来了。今晚有个重要的任务,咱们去捉神木自卫团团长张世华,你看怎样?”这时,在旁的周海则逗笑似地说:“你这个民兵营长(武装部长)怕不怕死?”我一听要去捉土匪头子,顿时浑身来了劲儿,遂说:“行!怕死倒不革命了!”我们几人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商  量捉拿张世华的具体步骤。

原来,张世华团名为自卫团实为抢劫团。自从五O年春在乌审旗一仗被我解放军打垮以后,张世华象只无头苍蝇,四处奔逃,以寻找一个藏身之地。当逃至神木高家堡附近时,被高家堡区的工作人员发现捕获,并派三名地方千部押往神木县政府惩办。据了解,当时高家堡区政府的同志对张世华这样一个作恶多端,杀人成性的惯匪失去了应有的警惕,押送人员对张既未紧绑,也未搜查其身,竟以为三人押送一人问题不会大。因而,只管各人骑各人的马向神木县城方向走去。当来到瑶镇南边的弓草湾时,只见有一个小水淖尔,有几只白鹅在水面上凫水。这时,张世华诡谲地以试探的口气对他们说:“看,淖尔里有鹅,你们打上只白鹅吧,这天鹅肉实在好吃哩。”那三个人都说:“我们没那个本事,枪打不准。”又走了一段路程,那三人见张世华慢悠悠地不快走,便拍了下他的马屁股说:“咱们放快点走吧。”张故意勒紧马掣手说:“我的马乏得走不动了。”边说边把他们的马屁股打了一下,“你们快跑上一趟吧。”那三人说:“我们的马才跑不动哪。”不一会儿,来到一个坡地上,见路旁有几个象馒头一样的墓堆,张世华便假惺惺地向他们祈求道:“你们先走着,这儿是我的祖坟,让我去看看随后就来。”那三人竟毫不介意地向前走着。张便拉马向坟地走去。没走多远他扭回头来见那三人依然如故,毫无戒备。张贼便飞快地从马鞍子下的褡裢里掏出了手枪,遂翻身上马,猛加鞭向北跑了。三人见此情景方如梦初醒,这才开始策马追赶,可哪能追得上呢?遂让这个惯匪就这样轻而易举地逃之夭夭了。

后来据调查,张世华沿途抢劫弄到四、五十两大烟,逃窜在莽盖图一个本家家里住了两个来月不敢露面。他听到人民政府到处都在捉拿土匪,这使他惊恐万状,怕得不敢回家里安身,遂又逃到包头、达拉特旗等地,改名王文奎,偷偷地隐藏了下来。

张世华这个匪首自从一九四七年被迫从神木退到通格朗(当时的胜利乡)以来,抢劫财物,残害百姓,无恶不作。还曾勾结榆林自卫团长高怀雄、宗文耀和骑五旅张凌云等匪团袭击我扎旗盟委和盟府领导机关,并联合叛匪奇峰山进攻我乌审地区,烧杀掳掠,罪恶累累,罄竹难书。他的逃匿引起了我伊盟盟委和政府的极大重视,因此,特派长期搞武装斗争的周海则和两名战士侦察张的下落,并要求捉拿归案。周海则曾和张世华、高怀雄、张庭芝、宗文耀等匪帮较量过多次,很熟悉这伙匪徒的特性,匪徒们也深知周海则的厉害,所以十分惧怕。这次他们三人接受任务后,不顾鞍马之劳,昼夜寻访,最后终于找到了张的逃跑线索,又跟踪追击到达拉特旗。他们来到达旗后,方知张世华已逃往杭锦旗,他们又追到杭锦旗打听到张世华在达不索壕赖的一个地主家呆了些日子,后来又逃走了。他们又马不停蹄追至扎旗的阿刀亥,从张世华的侄子张怀树嘴里得知张已逃回老家神木敖包图去了。为了有把握地逮住张世华,周海则叫其侄子带路先到了补连图,了解到张世华的确切消息,这才来到通格朗区政府与我们碰了头。

这时候,我们为了很快将逃匪捕获归案,决定连夜行动。我们每人带了长短两支枪,我还特意带了一根二细绳子。准备就绪已半夜时分,我们就乘马出发了。第二天天刚发亮时,我们已走出有三十多里地,来到迪格朗区的五当柴荡。中午时分,我们到了敖包图村的高家旺(张的姐夫)家。这里距张世华只有三里地。我们刚迈进高家旺的院子,就看见高家人惊慌失措,神色异常,这立即引起我们的注意。我们马上握枪在手警戒起来,刹时间,包围了高家的院子。宋区长在屋顶上,周海则在南墙角,一个战士在大门口,我带了另一名战士进院子里搜索。我们看见有一间门朝东的房子的窗子用石头垛着,门闩也挂着,估计逃匪就在里面。我俩迅速倚墙过去躲到门两边,枪口对准屋里,我厉声喊到:“不许动,里边是不是张世华?!”这一喊果然凑效,“我是张世华。”从里边传来了声音。“你过来,举起手!”张世华知道这回是插翅也逃不脱了,只好乖乖地举起双手,俯首就擒。此时的张世华头戴毡帽,穿一身旧皮衣,脸色发灰,一副狼狈相。炕沿的桌子上放着一碗饭,还冒着热气,跟前摆着些纸牌。看样子,张世华在饭前还在算卦,想让天神来保佑他摆脱这即将灭亡的命运。

逮住张世华之后,紧接着,我们在高家旺家里和院内进行了搜查。在门朝西的一间房的隔壁里的搜出了张的一匹银鬃马。下午,我们又去搜查了张世华的家,并捉住了曾为张世华效劳卖命的狗腿子武开茂,然后我们又返回高家。紧接着便对张、武两人进行审问,两人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恰在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他抬头一看见我们猛地拔腿就跑,我喊了几声,那人跑得更快了。我慌了,从侧面打了两枪,那人才站住不动了。原来他是高家旺的长子。经说服教育,他向我们交待了问题,并拉来了张世华的一匹枣骝马和一匹枣骝骡子,还去附近场面的草房里拿来了张的行李。晚间,我们继续审讯张世华,张仍然一句话也不说。于是我们将其捆了个结结实实,并派人看守起来,还在外面设了岗哨。

接下来的第二天,我们放了张怀树,将张世华、武开茂一同押送扎旗公安局。当我们来到新街后,周海则弄来五盒哈达门烟,让我送给张世华,并嘱咐我如此这般。我按照周的吩咐对张世华说:“张团长,老周给你五盒烟抽。”张世华接过烟停了一会儿,忽然捶足顿胸,不住地叹息起来,说:“唉,共产党对我够意思,是我错了。你告诉老周,我都交待呀。”老周这一着果然灵验,张世华交待在达旗展旦召河畔埋放着他的二支短枪,四支步枪和一支白朗宁机枪,还有短枪子弹十九粒,长枪子弹两袋,全用毛毡包好在一个窑内埋藏着。然而当我公安人员立即前去查找时,东西已被包头方面的解放军取走了。

四月十日午后一时,在扎萨克旗新街南门外广场上召开了几千人的公审大会,将反革命匪首张世华的罪恶事实一一公布于众。群众怒不可遏,一边诉苦一边将张世华打了个半死。根据群众的要求,法院宣布将张世华斩首示众。同时还将国民党特务头子丁子仁和张有路两名罪犯执行枪决,从而为所有的受害者伸了冤,报了仇。群众高兴地说:“这回可把伊盟的大害除了,真是有了青天了!”

记者:毋保荣 

 

                          

相关文章
2014-04-17 08:11:12
2013-12-25 08:10:09
2012-07-20 08:27:43
2014-02-24 09:43:32
2012-11-07 08:17:26
2013-10-15 14:34:00
2012-11-05 14:09:26
2012-10-09 15:39:2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