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杨家将研究 >> 杨家城上的风云 >> 阅读

杨家城上的风云

2012-03-23 08:36:47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367
内容提要:沉睡千年的杨家城在保护与开发中一点一点苏醒,千年河山间荡起浩浩历史文化的风云。

 

 

登临杨家城,风正大,荒草在风中起伏翻滚。

    日暮时分,古城的头顶,浮云连片。站在古麟州城“打井畔”危崖边,举目西望,滔滔窟野河西,一轮血红的落日正悬挂于无边大漠之上。这不正是范仲淹当年在此看到过的重峦叠嶂、大漠孤烟与羌山落日?这翻卷、涌动的还是不是当年那浮云与长风?

    转身之际,万里长城从西南逶迤而来,横穿古城遗址,后向东北蜿蜒而去。长城内丘陵如涛,长城外沙海连绵,一望无际……

    行走在古城遍布残砖碎瓦的基址上,我却似乎感觉到脚下有什么在潜滋暗长。

    2007年的那个夏末,全国专家、学者云集杨家城,举行首届中国杨家将历史文化研讨会。此后,有关杨家将的史料与学术研究文字,从天南海北雪片般飞向这里一个叫“杨研会”的地方。

沉睡千年的杨家城在保护与开发中一点一点苏醒,千年河山间荡起浩浩历史文化的风云。

 

 

杨业故里

 

杨家将,妇孺皆知,举世闻名。

他们的故里何在?

在古麟州,今神木。至今天,这大概是不需再争执的史实了。

古代权威文献,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欧阳修的《供备库副使杨君墓志铭》、曾巩的《隆平集》等,都有明载。中国权威工具书、夏征农先生主编的新版《辞海》里,与杨家将有关的词语最少达11条。并反复指明——杨业“世为麟州(治今陕西神木北)土豪”。

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李裕民长期致力于杨家将历史文化的研究,学术颇丰。李教授新近又写了《杨业籍贯神木新证》。其中对杨家故里在神木提出更确切的结论。

最近何冠环见告,发现两份杨畋夫妻墓志的拓本,并寄示拓片复印件。墓志出土于河南洛阳,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是2002年拓片。这是重要发现,是证明杨业出生于今神木县最可靠的实物资料。

第一件,是皇祐三年(1051)杨畋亲自为亡妻陶氏写的墓志铭。墓志第1行6个字:“亡妻陶氏墓铭”。第2行5个字:“新秦杨畋撰”。

作墓志这一年,上距杨业去世65年,仍自称其籍贯为“新秦”(今神木),可证神木确为杨业出生地,也是杨氏后人长期居住的地方。这是当时杨家人杨畋所写,是目前所见有关杨家将故里为“新秦”的最早的最可信的实物资料。

第二件,是嘉祐七年(1062),王陶为杨畋写的墓志铭。第5行内容为:“公讳畋,字乐道,姓杨氏,其先麟州新秦人。伯曾祖云州观察史业,曾祖保静军节度使重勋,伯祖莫州防御使延昭。忠勇功烈,著在国史。”

作者王陶(1020—1080),《宋史》卷329有传,当过翰林学士,是北宋有名的文人。墓志明确说到杨畋“其先麟州新秦人。”他的“伯曾祖云州观察使业,”就是名将杨业。他的“伯祖莫州防御使延昭”,就是名将杨六郎延昭。这里特意有一“先”字,表明不仅杨畋是麟州新秦人,他的伯曾祖杨业、曾祖杨重勋、伯祖杨延昭都是麟州新秦人。

两年前的夏秋之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麟州古城遗址进行了新的调查与勘探,采集文物标本132件,发现各类遗迹95处。逐步搞清了威震边关的“杨家将”驻军古城址的轮廓。

麟州城位于神木城北十余公里的杨家城山上,西濒窟野河,北临草地沟,东连桃山峁,南接麻堰沟,依山势修筑,呈不规则长条形分布,东西长1.4公里、南北宽0.8公里,面积约1.12平方公里,城周长约5.4公里。分为东城、西城和紫锦城,形成三个既互相联系,又相对独立的小城。城址除修筑的城墙外,大多临着一二百米的天然悬崖、沟壑,还有窟野河。

 

驰马边陲

 

从考古资料里,我还翻到了一座“小杨城”,它在今天神木南部山区沙峁镇菜园沟村的山头上,是杨信成为土豪之前的老家。杨家儿男从这僻壤走出,经历“初微”,逐步发展至“以战射为俗”,后雄起“番汉杂居”的麟州,“自为刺史”。

至宋,宋夏对立,麟州更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战事不断,北宋朝廷曾想弃之。欧阳修上奏章:“其城堡坚定,地形高峻,乃天设之险,可守而不可攻”。“今议麟州者,存之则困河东,弃之则失河外,若欲两全而不失,莫若择一土豪,委之自守。”当时的麟州,处于对抗西夏的最前线。

在杨信、杨重训、杨光三代镇守麟州,保境安民的时候,青年时期离开麟州的杨信的儿子杨业、孙子杨延昭也在抗辽前线英勇杀敌,为杨家将赢得“忠勇无敌”的称号。

我的故乡就在“小杨城”下不远的山坡上,那时我上小学,六福在外当干部的爹给他家买回来一台14寸黑白电视机。那年的夏天,电视里正演电视连续剧《杨家将》。我们一村的孩子每天早早就从山里放羊打草回来,坐在六福家的石板院子里,谁都不许说一声话,生怕被六福他爷给赶出去,紧张地盯着黑白屏幕上那撕杀的惊险故事。那是至今留在我记忆中最好看的电视剧。

宋朝初年,北方大地群马飞奔,“杨”字战旗在千里边关线上猎猎招展……

太平兴国五年(公元980年),杨业归降北宋的第二年,契丹辽景宗耶律贤率十万大军南犯雁门关,当时杨业手下仅数千骑兵,总共一两万人马。这场仗怎么打呢?不能力战,就智取。杨业率数百精锐骑兵,由小径绕至雁门北口,到达契丹背后,南向与潘美的部队合击,大败辽军,杀辽朝驸马侍中萧多李,俘辽将李重海。

雁门关大捷之后,“杨无敌”的威名远播,成为杨家将的第一号领军人物。他的骁勇善战,让辽军胆战心惊。只要一看到杨业的旗帜,就落荒而逃。

杨业归宋不久,就屡立大功,受到太宗的青睐与朝廷的奖赏,引起了某些有心之人的妒忌。《续资治通鉴长编》载:“主将戍边者多嫉之,或潜上谤书,斥言其短。”这个“主将”指的很有可能就是潘美。太宗在这件事情上做得很有心机,“上皆不问,封其书付业。”太宗连看都不看就把信原封不动地转给杨业,一方面表示自己对杨业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是暗示杨业,他的一举一动自己都了如指掌,一举两得。这件事里也预示着杨业日后命丧陈家谷的恶运。

史书中是这样写的,宋太宗对夺回燕云十六州念念不忘。雍熙三年(公元986年),决定北伐,史称雍熙北伐。宋太宗派三路大军进攻辽军,潘美和杨业这一路连克云应寰朔四州,可惜曹彬率领的东路军败绩,宋太宗命令全军撤回,并要潘杨将云应寰朔四州百姓护送出境,撤军之际,监军王侁激业出战。杨业只得率部出战,两军交锋,契丹军边打边退,想引宋军入埋伏圈。杨业虽知是计,却不能后退,只能进攻。最后,契丹军将杨业团团围住,杨业寡不敌众,拼命突围,边退边打,从日中一直打到了日暮,终于退到了陈家谷口,却发现连半个宋兵都没有。原来,两军开战之后,王侁派人登高瞭望,看不到契丹军队,以为杨业得胜。潘美等人为了争战功,率部队离开谷口,进军二十里,却听说杨业战败,竟然下令全军撤回了代州。杨业见大势已去,抚胸大哭,对士兵们说:“你们各有父母妻子,与我一起战死不值得,可以突围去报告天子。”可是,他手下兵将无一人撤离,都发誓要和将军一起以死报国。

杨业全军覆没,无一生还,这其中包括杨业的儿子杨延玉。杨业的马被契丹大将耶律奚射中,坠马被俘。杨业被俘后,耶律斜轸劝他投降。杨业叹息说:“皇上对我恩重如山,委以抗敌守边的重任。没想到今日反被奸臣迫害,逼令赴死,致使王师败绩。我今天被俘,还有什么脸面活着呢?”绝食三天之后,含恨而死。

杨家将故里麟州,也历经战乱烽火。

史书记述,庆历初年,西夏李元昊率众数万,围城日久,致麟州城里二万军民缺水,黄金一两,易水一杯。守城将领率众在城西屈野河(今窟野河)边高崖之顶不舍昼夜凿井两口,深抵河底。现井虽淤积,但井口凿痕清晰。一位杨研会的老人深为沉重地说,最好不要去打动它们。

杨将军祠建在古城遗址高陡的山头上,这里风更烈,能望见远处群山岭上飞过的寒鸦,这里却“一山鸟飞绝”。

从上百级青石台阶拾级而上,正殿门上刻有“铁马金戈志在燕云万里驱驰号无敌,伟业丰功肇于麟府千秋忠烈誉满门”的长联,内置正殿三间,两厢六楹,成四合方院。正殿塑杨弘信及子业、重勋金像,两壁绘杨家将事迹图二十四幅,东西厢房分别刻写诗词书法、史料典籍。宋绍圣五年,一个叫冯惟寅的文人撰写了将军庙碑文:“郡东北隅,旧有神庙,渺不知何年建,但有小碑,略言其神迹云:康定中,西人背和,且犯吾境,此现神物若指挥益兵状,西人大恐,黎明遁去。不纪建造月日,至今号为将军山,是其事也。”这也证实杨家城当时饱经战乱。

《资治通鉴》里有这样的记述,唐德宗贞元年间,麟州两次被吐蕃攻陷,州城刺史郭子仪之孙郭锋殉职。同时遭受“夷其城郭”的破坏(卷232、236)。入宋之后,杨家城更无宁日。从太祖建隆二年(公元961年)北汉侵麟州,到仁宗嘉祐二年(公元1057年)宋夏交战,近一个世纪内,麟州四野,战火连年,烽烟不熄。

随着北宋的灭亡,麟州城连续遭到陷落。

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辽被金灭。辽故将小鞠录,破建宁寨,杀杨震父子,接着攻陷麟州,占领州城。辽人对麟州杨氏户族,特别是对杨家的祖庙坟茔挖墓抛尸,毁迹砸碑,进行了复仇性的杀戮与破坏。

宋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金人首次攻占麟州,之后金统治麟州20年之久。

金熙宗皇统八年(公元1148年),麟州城首次被夏人攻破。大定十八年(公元1178年),夏人再次夺占麟州。

这又是一些怎样的杀戮与毁灭呢?从考古工作者的资料里我找到这样一些记述:“遗址上钱币遍洒,到处都有烧焦的建材木头。”“尸骨在烧焦的灰烬下,横竖交叉,且有断头、断臂的白骨……”可以推想,如果当时城里的居民要有足够的时间搬迁,他们估计连盆瓦都不舍,更不用说把钱币丢弃。不是遭战火,他们怎么会把死人乱埋于房院之中呢?

公元1227年,西夏亡于蒙古。西夏灭亡后,夏州与麟州突然消失,再未出现于历史地图上。只有杨家将的名字,在民间流传而下。

 

红楼赋诗

 

杨家将文化研究会的同志们告诉我,杨家城(麟州)有“红楼”是可以确定的。只是他们难以确定城中“红楼”的所在。这些年来,他们试图在众多古人诗词里寻找“红楼”的历史身影。

杨研会的焦拖义老师有这样的考证:“《宋史·夏国传》(卷485)载‘初,麟州西城枕睥睨,曰:红楼,下瞰屈野河。’《水经注·榖水》说‘城上西面列观,五十步一睥睨’。《汉语大词典》:‘城上垣曰睥睨,言于其孔中睥睨非常也。’唐·李贺诗:‘河转曙萧萧,鸦飞睥睨高’。‘枕’为覆压之意。”范仲淹的《留题麟州》“宣恩来到极西州,城下羌山隔一流。不见耕桑见烽火,愿封丞相富人侯。”更印证了前面史实综述之意。“宣恩”即他奉旨巡边,宣扬皇帝恩德;“极西州”是说麟州地处宋的最西边。他是站在麟州城制高点“红楼”上,远眺对面的羌山,俯视城下的河流。“不见桑耕见烽火”,当时宋夏对峙,李元昊不仅南下进攻鄜延,同时东上侵犯麟府,1041年李元昊率数万精兵大举围攻麟州。“愿封丞相富人侯”,富人侯,实指富民侯,《后汉书·鲜卑传》记:“(武帝)既而觉悟,乃息兵罢役,封丞相为富民侯”。唐代避李世民讳改为“富人侯”,当官应以“安天下,富百姓”为旨。感叹战乱使百姓难以安居乐业,此诗表达诗人的壮志。

朝廷官员、文人墨客,在红楼上多有题咏。文彦博巡边视察麟州时,曾题诗红楼,后麟州知郡将文所题诗刻石的拓印本寄还,文彦博又赋诗寄怀:“昔年持斧按边州,闲上高城久驻留。曾见兵锋逾白草,偶题诗句在红楼。”其夹注:“楼在城上对白草坪。”可以确定红楼在西城墙上。“从地面遗迹看,东城城垣以东墙和西墙(即紫锦城东墙)保存最好,其中西墙局部残存高度18米,底宽最多有50米(紫锦城东南角),完全可以做红楼基础。”多年研究杨家城的杨文岩老人也有同样的考证。他还认为文彦博“闲上高城久驻留”,“偶题诗句在红楼”已经把红楼的位置说清楚了。

诗人们站在麟州城的高处(红楼),四望塞外,仰视南归雁阵,回想自己宦海沉浮,胸中波澜起伏,每留下壮丽篇章。

因范仲淹的一首《岳阳楼记》、王勃的《滕王阁序》、崔灏的《黄鹤楼》、王之涣的《登鹳雀楼》,使得这些楼名扬天下,随着杨家城保护与开发的“推进”,“红楼”也会因范仲淹的千古绝唱“麟州秋词”,在历史的尘埃中显现“清水出芙蓉”般的姿容.

 

文化源头

 

保境安邦,精忠报国。子继子,孙继孙,前仆后上,“举世不见一”;上下同心,主将部将,老将小将,男将女将,齐心合力,共赴国事和困难;民众拥戴、口头传诵早于文字记录,文艺作品广于正史记载。

杨家将的传说与故事,遍布民间。

它的源头在哪里?

在杨家将的故乡,古麟州,今神木。

正是这种文化的熏陶、滋养,这块土地上代有将才,续写着新的篇章。宋以后又现武将世家十几门。明代的张氏家族,以张锐(宣府参将)领头,其长子张坚做过大同镇总兵,张坚的长子张泗由世职任参将,五子张刚由世职任榆林卫指挥。张刚之子张斌,任高家堡参将,阵亡,赠都督。斌之子作过三屯营副总兵。几代人出了二十多位总兵、将才。在清嘉庆年间,神木人武凤来、秦钟英连续两科武状元,赢得了神木弓马甲天下之美誉。

20世纪30年代,这里建立了红色革命根据地——神府苏区。于菜园沟山头上的王家庄出发,从几个人的特务队发展到两千人的独立师,成为创建根据地的利剑,保卫根据地保卫红色政权的盾牌。此后,这支英雄的部队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南征北战,屡建奇功,至今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支铁甲劲旅。

“杨氏初微在河西”(见欧阳修词,指杨家将是在黄河以西麟州一带崛起。)我曾数次来到考古资料里多处指出的菜园沟山头上的“小杨城”,这是怎样的一方水土?

黄河西岸的山坡沟洼,村里村外,到处都是成片成片的红枣林。这里的枣树绿透了村庄,绿透了山野;染红了山,染红了水。就在那些寸草不生的荒山秃梁上,也有生命的奇观。柠条,不怕天旱,根细也可以扎几丈深,你能旱多深,我能扎多深。一开花,遍地金黄。

也许是历史的巧合吧,这里是杨家“初微”之地,也是“红三团”诞生的地方,眼前这枣树、柠条就是杨家儿男和由放羊娃成开国将军的王兆相生命的写照吧?也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神木人生命最真实的写照!

这些英雄的儿女,无论在多么艰难的情况下,都坚定地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革命战争年代,神府地面几乎每个家庭都为革命做出过贡献,每个村庄都有为革命牺牲的英雄和烈士。过上富裕生活的神木人没有忘记浴血奋战的烈士和先辈,近年在神木农村掀起一股建设红色纪念馆的热潮。沙峁镇王家庄曾是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活动中心,红三团诞生在此,那里也修建了名为“永远的旗帜”的纪念碑。

神木历史曾演绎过无数辉煌篇章。

神木现在因成为中国西部煤都而举世瞩目。

从上世纪80年代起,神府煤田便进入大规模勘探开发阶段,神木北部的大柳塔成为金三角。几乎是在一夜间,天南地北操着各种口音的人都来到了这里,进工棚、下矿井,神木成为榆林大开发的前沿阵地。窟野河边,一个瘦小的城,小巷子只能通过拉炭驴车,钟楼就是整个县城最抢眼的建筑。县城街道南起油库路,北至新华书店,一条街道不足六百米长。短短数十年,新村连片,高楼成林,长街几十里,汽车如羊群,六百多万元的劳斯莱斯都有人坐着。与从京都来的当代杂志社的洪清波、杨新岚走在神木街头,我告诉他们注意一点,现在我们身边随时都有可能走过几个千万富翁。可他们的目光都被身边开过的一辆辆几百万元的小轿车勾去了。他们告诉我,以前只是在报纸上看到这个中国第一个实现免费医疗的神木,现在亲自走在神木的街道上,免费医疗、免费上学,到处都能感受到这块土地的英雄气息。

在革命战争年代,神府苏区为新中国的解放做着无私无畏的奉献,转战陕北的时候,毛主席曾说过:将来革命成功了,一定要让陕北人民过上好日子!也许是老天有眼,让神木变成了西部煤都,成了一块世人皆羡慕的富庶之地。但过上好日子的神木人,为国家做着更为无私的奉献。如今这里是西煤东运、西电东送的重要源头,煤田开发所获绝大部分奉献给了 我们的国家。在神府大地上走过,抬头望向群山间,每隔几分钟,就有一列运煤列车开出……

每个神木人都是神木的形象大使,神木人的整体素质决定着神木县的未来命运。杨业是古代最著名的走出故乡的神木人,神木人都以这位英雄的宋朝老乡做自己的榜样。

这块土地上的子民,血管里永远流淌着杨家将的血液!

精神光芒

大煤田,总有一天会被挖完。且疯狂采挖,既会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祸及子孙,也会毒化心灵。也许会出现“富了口袋,穷了脑袋,害了后代”的悲剧。从这座现代煤都街头走过的人们眼里闪现着忧郁之光。

于这历史的隘口,一些有远见的神木人与地方官员,做着深思——他们把目光投向杨家城。杨家城文化园已被描绘成图纸,等待破土。是神木的“特区”,是中国西部历史文化的又一道炫目风景线。文化园区东起泥河村东山,西至窟野河,南起石壑则,北至杨家城,总占地约20多平方公里,仅这个文化园就比当年的旧神木县城大几倍。

未来之日,重登杨家城,一座用夯土工艺修建,巍峨壮观的仿宋风格古城门楼,屹立在它的入口处;城门上战旗飘、战鼓擂,城下兵将环列。以杨家将小说和千百年来民间传诵的杨家将故事为背景,用石雕工艺塑造的千尊杨家将故事人物石雕群,展现雄踞边关、阵势浩大的场面,生动地为你讲述着杨家将戍边故事。在故城山下入口之南的沟谷里,你可以用先在钱庄用人民币兑换的宋代古钱币,在客栈、酒肆、店铺、作坊、钱庄、当铺等边塞宋风步行街上消费。

在杨家城遗址的东南一角,一棵古柏分五杈而长,状若手掌,枝叶阴翳如盖。树下石碑上书:“杨业手植柏”。相传杨业离开故里赴中原征战时亲手植此树,寓根留麟州,树在人安之意。昔人已去,此地空余参天古柏,立于这千年河山之上,在晨光夕照中用她的苍劲绿意书写着不朽青史。还有那从远方来的旅人的婉转琴声。《当代》杂志主编洪清波在古柏下的小神庙里忘情地拉着他的小提琴,一曲《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或舒缓,或激越,他说小庙里的回声真比大剧院还好!

你甚至在这里还可以看到“烽火连天”。建设者计划在文物保护法允许的范围内,抢救性恢复已呈垮塌之状的区内长城烽火墩台。二十几个烽火台将在特定的时间里施放环保型烟火,白天狼烟四起,夜晚烽火连天。重现“长烟落日孤城闭”的昔日意境。

军旅边关是杨家城文化园的风格。写在史书上的中国古代爱国主义那座不朽丰碑,在这里被杨业后辈雕凿成文化符号,为中国新造一座爱国教育基地,也是杨家将海内外后人的寻根之地。  

 

      作者:马建绪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2-05-15 09:17:57
2013-03-27 08:46:08
2013-10-18 15:33:54
2012-12-21 15:00:59
2012-12-20 14:26:16
2014-08-15 08:59:28
2012-01-13 10:00:04
2011-06-04 16:17:2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