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生命树 >> 阅读

生命树

2012-03-03 10:19:54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80

陕北山村的建筑,有点像城市楼梯的样子,依山而起,层层推进,下层的顶,就是上层的院。那年秋天,领导叫我暂住在第二层另一领导的宿舍里,说等以后修好了北楼,再搬迁。         

新的住处,也没有什么新的风景。过惯了山村单调的生活,内心也就无任何喧嚣。只引我注意的是,门前的那棵树,那棵连名字也不知道的树。偌大的院子里,独独一棵,树身皲裂,想必有一大把年纪了吧。人能探到的地方,到处是旧旧的伤痕,烂烂的痕口,常沁出淡淡的汁水,人过去轻轻一沾,湿湿的。我想这委屈、酸楚的汁水,不是别的,或许是三国时的曹操因太爱貂婵,而用刀暗杀吕布等人的眼泪、鲜血。历史过去了这么多年,仿佛那独有的伤痕,又在暗示男人,身心太多的惨痛,是持久的,犹如迷雾,挥之不去。

这棵树长得大大的,粗粗的。绿绿的枝叶,在夏天投下浓重的阴凉。有风吹来,还有点高天萧然的味道。女人在历史上和生理上的脆弱性,在封建社会到了极致。女人随了男人,于其姓后统统加一个“氏”字,附品似地熬其一生,活得冤屈,死而有憾。只有苦于所有的树,不会说话,悄然而长,不然,这棵树的倾诉,肯定会感天动地的。我住下来,最大的贡献,可能就是给这棵树,起了一个亮丽的名字,叫天扬。从此以后,我隐隐感到,天扬树青褐色的干痕抚平了,葱绿的枝冠更大了,更密了。

天扬像随处可见的梧桐树,只是比梧桐干直,色更褐些,叶片类似枫叶,呈网状脉,每到春天抽上嫩芽时,天扬发出一种仿佛槐树的自然扑鼻的野香。待长出叶子,味道又突然变化,变得像玫瑰极具引力的舒心的馨香。我惊诧于这棵会变味的树,渐渐地对它神秘起来。究其原因,今人不得而知。只听说祈祷它能求得平安、幸福,尤其是恋人,静在夜晚的树下,环抱一阵,可结伉俪。这迷信的东西,我不相信。但我确实是沾了天扬树的光,在它身下,不停地读书写作,进步不小。日久生情,我未婚前,它就是我自由的“恋人”,给过我尘世所没有的温暖和力量。我太感恩这棵树了,想起《圣经》,又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生命树,在人心沙化的今天,祝愿它在有生之年,以眼泪和鲜血凝就的奉献精神,施诸于人,并传诸后世。

年初夏,外来的一场小小的阴谋,使这个院易了主人。没想到生命树也末日来临,在劈斧人为的戕害下,顿时痛然倒下。我忙出去看时,枝叶折落在地上,大大的,绿绿的一堆。独有粗粗的一枝,屈成深深的弧线,还未有裂缝,但表皮拥起了很多平行的褶皱,各处伤痕上的汁水又沁出来,和震落的枝叶、表皮一起颤栗着,连平时渐少的乌鸦也失落梦想,飞去飞来地哀叫不停。触景生情,我想起歌德笔下最终被人无情采折的野蔷薇,也想起一代枭雄曹操,举刀杀人的那一幕,扪心自问:“上帝在伊甸园是怎样别出心裁地防止别人接近那树?”我不敢看下去。我有愧于这棵树,很多人也有愧,未挽留住它的生命。于是,我折了一小枝为互生叶序的生命树枝,回到宿舍。梦里,生命树竟高扬着枝叶,痛斥害它的“凶手”:你们人类太残了,我有碍过你们什么,我只是给大自然带去一丝永恒的绿呀!

第二天,院子里铺上了红砖,实现了硬化。接着在生命树“就义”的旁边,做了一个四平八稳的、 粗粗的、愣愣的花池。移花枯死,新花不发。但领导像对待他那歪脖子老情人一样,格外呵护它。我总认为,生命树算是销声匿迹,不得而出了。可过了大约十几天,砖被呈宝心似的掀起了一大片,缝间夹出了枯中带绿的枝芽,而且高过院子一大截。在这个尘世上,我遗憾怎么一下突然没有了生命树的时空。领导派人将它再次砍伐了,又盖平了砖,院子里平静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陕北的天气,十年九旱。毛主席说陕北这个好地方时,也说下了以上的话。可今年夏天,颇有点江南的味道,阴雨绵绵。自然,人的心情也忧忧怨怨。昨天的一场大雨,将几天前根部灌塌又垫铺好的地方,又一次冲落,红砖一块块塌下去,满院的水,顺这个大窟窿,扑至窑背后的风洞里,流向下院。污泥淤积的地方,人过也过不去。雷雨中,对面一被电击死的青年,正抬埋上山。妻儿、家族、亲朋的哀嚎,令人伤感。男人生命的脆弱,再度显现,死去还未有两天,就到坟入土,真是太悲怆了。可这独独一棵树,还有谁来祭奠它呢?

生命树探向四面八方的主根与侧根相互交织着,包括细细的根毛,也冲尽母土,在流水中抖落着。根有向土壤深处、向水、向肥生长的特性。生命树也将它的根,主要伸向院外的井旁,以期它旺盛地延年。然而,人是无情的,管不了这些。这次大雨很多事的,又给学校找下了麻烦。一堵新修的围墙塌了,院塌方,山药窑也漫了……夜间,也难防洪水。雨在下着,哗啦啦的水流的声音,夹在久未听到的猫头鹰令人心寒的声音中,久久不停息。次日代表学校“决策”的小领导一声令下,干脆停课垫方铺院,还未死下的裸露的树根,再劫难逃,屠夫的砍刀,将它彻底“搬家”,愣愣地摔在院子里。之后,“尸体”也不见了。而我最后见到的还是那懂事的,叫着异着声音的低飞的——飞去飞来的少有的乌鸦。

和生命树后会有期是不可能了。它就这样结束了多年的历程。早早地死,不再用后人猜它的一切。这个秋天,我将要搬到别的地方去,在荒凉的校园里,看不到生命树,也看不到祭奠它的“坟”了。但我知晓,生命树已融入我的全部生命之中,从它身上,我看到了受伤的自己。

因此,我很心疼它。我觉得人的一生,多么像生命树一样,在可悲地活着,最终,连一点细细的、带湿的根毛,也留不下。没有别的,我只将一枚生命树叶,夹进法国女作家马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的书页中,于无人处独自寻找自己的,那份淡淡的失落和遗憾。

远去了,我的生命树,你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根深叶茂。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4-04-24 09:14:45
2013-03-06 09:08:33
2012-07-26 09:04:50
2013-07-11 08:33:24
2013-10-16 10:26:41
2013-11-25 08:17:29
2011-06-24 10:03:06
2012-04-02 15:56:34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