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动态 >> 王俊义:文化大革命的黑色幽默 >> 阅读

王俊义:文化大革命的黑色幽默

2011-06-15 13:50:00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126
内容提要:《人民日报》开始批判三家村黑店的时候,中国人才知道还有一个叫吴晗的人,一个叫邓拓的人,还有一个叫廖沫沙的人。一个村庄里的队长说:他们什么不能干,偏偏要开个黑店,还要叫个三家村?听起来像是《水浒传》里的一个村庄的名字。

      1.  三家村黑店
 《人民日报》开始批判三家村黑店的时候,中国人才知道还有一个叫吴晗的人,一个叫邓拓的人,还有一个叫廖沫沙的人。一个村庄里的队长说:他们什么不能干,偏偏要开个黑店,还要叫个三家村?听起来像是《水浒传》里的一个村庄的名字。《水浒传》里的人都是打家劫舍的刀客,今天邓拓吴晗廖沫沙还要干这个,你说他们傻不傻?你说他们憨不憨?听说他们还是读书人,什么事不能干,毛主席不让个人开店,他们偏偏要开个黑店,肯定赚不来钱。你说不批判他们该批判谁?
  2. 武汉灯泡两毛三
  河南西部一个村子里的政治队长,是个女的,不认识一个字。批判吴晗、邓拓、廖沫沙的时候,通知她到公社开会。公社书记从上午开始讲吴晗、邓拓、廖沫沙,一直讲到下午五点,会议才结束。回到村子里,正在开社员大会,生产队长说:你到公社开了一天会,会上说的啥?你给大家说说吧。
  政治队长说:先让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坏分子散会,我们再说。于是五种分子一个个灰溜溜的离开了会场。政治队长说:会议虽然开了一天,公社书记说很重要。点了三个人的名字。一个叫武汉,一个叫灯泡,一个叫两毛三。你说反革命分子值钱不值钱,一点也不值钱,就值一个灯泡的钱。武汉灯泡两毛三,哈哈,还没有我们一天的分值值钱。
  生产队长说问:呼口号还是不呼口号?
  政治队长严肃地说:不呼口号。虽然不值钱,但是要保密,不能让地富反坏右分子们知道。
  3.枣木犁底,砖头垒门
  一个生产队长不认识字,但是每次开会之前,必须要先背诵一段毛主席语录。没有办法,就让自己的女儿捡毛主席语录里最短的一段,教会自己。女儿想了想,就教《纪念白求恩》里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教了半天,队长终于学会了。晚上生产队里开会的时候,队长说:我们先学一段毛主席语录,再开会。我说一句,你们跟一句。队长清清嗓子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社员们跟着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队长接着说:枣木犁底,砖头垒门。
  社员们也跟着说:枣木犁底,砖头垒门。
  正当队长要正式开会的时候,社员们都笑开了。一个上过初中的社员说:队长,不是枣木犁底,砖头垒门,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队长说:反正都一样,毛主席说的很对。枣木为什么做犁底,因为枣木结实。为什么砖头垒门,因为砖头垒门好看。
  社员们哈哈大笑后,开始斗争生产队长。
  4.林彪是我大爹哩
  林虎18岁的时候,想去当兵。出身好,他的姑父又是大队干部,应该是没有一点问题的。政审过了之后,到县里体检身体也没有毛病。林虎以为,自己穿一身军装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农村的年轻人,心里装不下任何欢乐的事情,林虎也是如此。他见人就说:我要当兵了,再也不吃红薯面馍了,要到部队上吃白面馍和大米干饭了。
  村子里一个年轻人说:林虎,你烧得不轻,还有人跟你竞争咱们大队这一个指标呢。
  林虎说:无论谁,都竞争不过我。
  你吹牛逼。
  林虎说:我一点也不吹牛逼。
  为什么?
  林虎哈哈大笑说:林彪是我大爹哩。
  林虎的话在村子里传来传去,传到了驻队干部耳朵里。驻队干部找到了林虎问:林副统帅是哪儿人?
  林虎说:北京人。不是北京人能会站到天门上?
  驻队干部说:林虎,林副统帅是湖北人,你是咱们这儿的人,你怎么问林副统帅叫大爹。他是全国人的林副统帅,怎么成了你一个人的大爹?说轻了,你错误很严重;说重了,你是反革命的问题。全中国谁敢说林副统帅是自己一个人的大爹,只有你林虎。
  林虎吓得满脸冒汗,嘴唇发青。驻队干部说:这次饶你一回,下次,就要开你的斗争会。当然,你的兵是当不成了。
  林虎没有当兵,还因为这就话吃了大亏。林彪事件发生后,驻队干部说:斗争林虎,他问林彪叫大爹,林彪摔死了,也不能让这样的孝子贤孙安省。
  结果林虎让斗争了四场。
  5.林副统帅吃个***
  公社供销社有个会计,平常说话喜欢带拌儿。就是城里人说的,喜欢说粗话。他只要一张嘴,一句话两头带着***毛。供销社的工作人员吃饭,都聚集在供销社食堂的几张大桌子上。有的时候去早了饭还没有做好,供销社的人们就在桌子旁随意的吹牛。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饭桌上开始放着一个镜框,里面装着一副照片,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的照片。镜框的后面制作了一个支架,让镜框很稳当的站立在饭桌上。开饭前,供销社的工作人员要先办三忠于。首先是祝愿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和祝愿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第二是学习毛主席语录。第三是高唱按照《东方红》的曲调新填词的《端起饭碗想起你》----第一段是这样唱的毛主席啊毛主席,端起饭碗想起你,过去吃的糠和菜,现在吃的面和米。
  有一天在等待开饭的时候,供销社的会计把自己的筷子放在镜框上林彪的那一边。一个同事说:你让林副统帅也吃咱们的饭?
  会计随口说:他吃个***毛。
  同事说:你说什么?
  会计说:他吃个***毛。
  同事说:大家都听见了吧,他让林副统帅吃***毛。
  大家也顾不上吃饭了,开始斗争会计。一会儿,大家说:把这个现行反革命绑起来。会计就被一根捆猪的绳子绑了起来。一个人说:把他送到军管组。大家就找了一台手扶拖拉机,把会计送到了军管组。
  三天之后,会计被判处一年另六个月的徒刑。
  6.都是反义词惹的祸
  学生上课前开始办三忠于的时候,唐狗娃刚刚学习了反义词。
  老师在领着大家共同祝愿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的时候,他的脑子开了小差,总想着永远的反义词是什么。是短暂?是一会儿?唐狗娃想了想,永远的反义词在当地叫一时,于是他说:祝愿林副统帅手心健康,一时健康、一时健康。
  同桌的同学说:老师,狗娃祝愿林副统帅手心健康、一时健康、一时健康。
  老师说:唐狗娃,站到台上来。
  唐狗娃站到了讲台上。
  老师说:唐狗娃,低头认罪。
  狗娃的头低了下去。
  老师问:你反对林副统帅的动机是什么?
  狗娃说:我不反对林副统帅,我想起了反义词。
  老师领着同学们呼口号:打到反革命分子唐狗娃。
  同学们也跟着喊:打到反革命分子唐狗娃。
  后来,每一天办过三忠于,就加上斗争唐狗娃,一直坚持了30多天。最后校长问同学们:唐狗娃老实了没有?
  同学们回答:老实了。
  校长问:老实了,还斗不斗?
  同学们说:不斗了。
  从此,唐狗娃就不再挨斗争了。
  7.林彪的眼睛瞎了
  老陶在邮政局工作,年轻时就喜欢集邮。
  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邮票一应齐全,特别是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天安门上的合影,就有七张。江青为林彪拍摄的林彪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照片,同样是七张。林彪四个伟大的题词邮票,也有七张。
  1971913日,林彪的三叉戟在温都尔汗坠毁之后,老陶拿出自己的集邮册,用自己的钢笔把林彪的眼睛全部涂成蓝颜色,四个伟大的题词邮票,全部用钢笔打了叉子。睡了一夜,想想还不保险,就用钢笔尖把林彪的眼睛全部扎瞎了。林彪的草绿色军装,也被染成了蓝墨水的颜色。
  到了八十年代末期,林彪和毛主席在天安门上的邮票开始城几何形式的升值,一个邮票贩子找到老陶要买文革的邮票,特别是林彪在天安门上的那张。老陶拿出自己的集邮册,给购买邮票的人看,购买者说:你的邮票一分钱也不值。
  老陶说:你胡球扯。
  购买者说: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的邮票上,林彪的眼睛全部瞎了,就一文不值了。
  老陶很是怅惘的说:不涂行吗?我怕斗争啊。
  8.林彪是彪人的
  老穆会看麻衣相,也会根据一个人的名字说文解字。
  冬天的夜特别长也特别冷,农村的人就围着火盆说闲话。一个人忽然问老穆:老穆,你说你会看麻衣相,你给林副主席看看。
  老穆说;我不敢。
  人们说:就咱们几个,有啥不敢。
  老穆说:林彪的彪字不好。在咱们这儿,骗人叫彪人,林彪是彪人的,林彪是在彪毛主席的。林彪的下巴太尖,耐短不耐长。再说,这个彪字也不好,一个老虎,腰上插了三把刀,肯定受不了。
  人们说:老穆,你说到哪儿了,我们是叫你看看林副主席的大相,看林副主席的善相的,谁叫你攻击林副主席了。
  一个人说:站起来。
  老穆乖乖站起来。一个人喊:打倒反革命分子老穆。
  老穆和大家同时喊:打倒反革命分子老穆。
  老穆从此成为一个斗争对象,从1967年一直斗到1971年底,只要生产队的大钟在吃过晚饭时敲响,老穆就吓得两腿发抖,自言自语说:又要斗争我了,又要斗争我了。
  9.林彪死党、刘丰死党和姚学廉死党
  1972年春天,传达一个文件说,武汉军区政委刘丰是林彪死党,南阳军分区政委姚学廉是刘丰的死党。
  姚学廉的言行很长很长,一条一条向人们传达。其中一条是姚学廉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姚学廉说:毛主席是个人,也是吃吃屙屙。
  传达这个文件的是大队的民兵营长,他加了一句:姚学廉真是个憨蛋,这句话说一般人可以,咋能用这话来说伟大领袖。
  另一个大队干部说:不要传达了,他同情姚学廉,他就是姚学廉的死党。
  很快,会场里就出现了一条标语打倒姚学廉的死党。
  民兵营长被斗争之后,就被撤职了。
  10.打倒大馒头我们吃什么?
  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发表后,村子里的广播说打倒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刘少奇。村子里的人们很是惊讶,他们知道一句话:三天不学习,撵不上刘少奇,怎么说打倒就打倒了呢?
  村子里广播播放了几天,又来了一辆宣传车。人们看见宣传车的后面,是乡村公路上飞扬的尘土;听见宣传车上的大喇叭里,唱着《大海航行靠舵手》和《造反有理》。宣传车到了村子里,开始播放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最后大喇叭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打倒大叛徒刘少奇!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打倒大内奸刘少奇!男人又喊:打倒大工贼刘少奇!接着男人和女人一起喊:打倒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刘少奇!
  村子里的人们围着宣传车看热闹,只有盲人老路一个人坐在院落里的石榴树下听热闹。儿子回到家里,老路问儿子:哪儿来的大喇叭?
  儿子说:县里的。
  老路说:县里打倒大公鸡干什么?
  儿子说:是大工贼,不是大公鸡。
  老路又问:县里打倒大馒头干什么?
  儿子说:是大叛徒,不是大馒头。
  老路叹了一口气对儿子说:那样就好,那样就好,打倒了大馒头,我们吃什么?

相关文章
2014-10-10 08:43:54
2013-05-10 09:59:56
2011-06-21 20:47:52
2014-06-13 08:07:26
2017-10-10 09:05:20
2013-12-12 08:25:26
2014-09-22 09:32:03
2012-06-12 09:10:5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