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雪 葬 鹦 鹉 >> 阅读

雪 葬 鹦 鹉

2012-01-18 08:47:58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75

儿子八岁那年,他奶奶给儿子买了一只鹦鹉,从此小鹦鹉就与我们朝夕相处,成了家庭中的重要一员。

自从有了鹦鹉,儿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放学后的闲余时间,他变得很忙乱,风风火火的跑前跑后,不是给鹦鹉喂水,就是喂米,他主动承担了照顾鹦鹉的生活大事。

这是一只地地道道的小鹦鹉,尖尖的嘴,小巧玲珑的脸上嵌着黑豆豆似的眼睛,全身毛绒绒的像彩色丝线织出来的,光滑而细密。它的斗篷是鹅黄色的,帽子是紫红色的,翅膀是翠绿色的,肚子是灰黑色过渡成淡白色的颜料,脖子上镶着一个圈点,就像戴着一条蓝宝石项链。翘起的那只淡蓝色的尾巴,让人强烈地感受到蓝天飞翔的欲望。

       但“小鹦哥”不吃不喝,目光呆滞,儿子逗它的时候,在鸟笼里飞上飞下,跳来跳去,撞到鸟笼上掉下来,立即又飞开,明显有一点恐惧感。也许是初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吧。夜深了,儿子还在喂食,小鹦鹉跳到食物前用嘴碰一碰食物,翅膀拍两下,又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又向前碰碰食物,又缩了回去。儿子坐在鸟笼前,呆呆地看着“小鹦哥”不肯去睡觉,生怕它不吃不喝会死去。我解释说这两天你尽量不要逗它,它怕我们惊扰,我们离开后,它就会偷偷地进食,一切都会好起来了。

第二天早晨儿子高兴地对我说:“鹦鹉开始进食了。”不久家里就能听到啭啁的鸟叫声。转眼间两个多月过去了。我看到儿子放学后把书包一扔,总要在“小鹦哥”前说些话逗逗它。我经常看到儿子左手拿着米,右手拿着水,小心翼翼地打开鸟笼,将米粒放进里面,这时候架上的“小鹦哥”就会飞下来,用嘴一边啄米粒,一边用黑珍珠的眼睛看一看人,吃一会儿米,它就会跳到水糟边喝水,将尖尖的嘴伸进水里,然后快速地扬起头,不停地重复着这样的动作。鸟粪多了的时候,儿子就用那小铲子,一铲一铲地把鸟粪装进塑料袋里,过几天,儿子总要洗一次鸟笼,这时候,他就用一根绳子拴住"小鹦哥"的腿,让鹦鹉拴在院子里放风,并用一个小刷子给它洗一洗身上的羽毛。只有这时候“小鹦哥”是快乐和自由的。儿子定时喂食、喂水、处理鸟笼里的粪便,并经常给鹦哥洗澡,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不久以后,我发现儿子每逢在学校和家里遇到不顺的心事,就来到鸟笼前偷偷地向鹦哥倾诉。观察了几次,我感到儿子与鹦哥有了一定的感情,我什么也没有说。过了一段时间,“小鹦哥”在儿子的精心照料下,个子也长高了,一天愉快地叫个不停。只知道儿子经常在鸟笼前给鹦哥教说话,两遍五遍不厌其烦地训练着,然而鹦哥总是不开金口。

直到有一天,儿子放学,刚推开门,就听到一个声音说:“放学了,您辛苦了。”这意外的惊喜让我们一家人高兴了几天,儿子大声地喊:“小鹦哥会说话了。”于是,我们全家人从此就各自给小鹦哥教问候自己的语言,然而小鹦哥就是不买我们的帐。儿子让它说什么它就说什么。那天星期五,我刚推开门,就听到鹦哥说:“下班了,您辛苦了”。听完这句温暖的问候语,让我惊喜之中感动了好长时间,我知道这是懂事的儿子教的。从此以后,无论是太阳升起的早晨,还是夜暮落下的晚上,都有鹦哥的问候语伴我们入眠,并开始新的一天。

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小鹦哥”不知什么原因不停地拉屎,没有一点精神,似乎已奄奄一息了,我听到了它不停喘气的声息,儿子哭喊不停,于是半夜我们冒着刺骨的寒风,骑着自行车在兽医门市敲开了门,配了一些药给鹦哥喂下去,那一夜儿子没合一次眼,守在“小鹦哥”旁,不停地流泪,叫着鹦哥的名字,小手一个劲地摸着滑滑的羽毛。我看到鹦哥黑豆豆似的眼一眨一眨,充满了忧伤。朦胧中我听到儿子的一阵哭声,“小鹦哥死了。昨天它还跟我说话呢!吃的、喝的、一样也不少,它怎么就死了呢?”睁开眼,我看到儿子怀里抱着鹦哥,红红的眼晴掉着眼泪,显然他一晚没合眼,陪鹦哥走完了这最后一晚。我没有语言去安慰儿子,我的眼角也有泪珠轻轻滑出,推开门屋外已铺了厚厚的一场雪。

陕北的冬天特别冷,天空中纷纷扬扬下着榆钱般的大雪,整个城市和远处的山峦都被皑皑的白雪覆盖着,出奇的寂静。我和儿子就在这个美丽的雪天,站在院子里,找了最好的一块木条,用刀子在上面刻了“小鹦哥之墓”几个字,然后用红墨水将字涂成红色,看着这几个大字,我感到那是我一生中写得最好的几个字,心灵间充溢了一种力量、气势和悲愤的情感。拿着木牌,我俩迎着雪野走去,儿子捧着鹦哥的遗体,谁也没说话。在白雪皑皑的旷野,雪花急促地飘着,我们默默地挖了个土坑,将鹦哥的遗体放了进去,儿子不让用土埋,而是铲了许多洁白的雪堆起了一个很高的雪堆,将木牌插了进去,也许雪葬鹦鹉是我们对“小鹦哥”最好的报答。

雪下得更大了,我们俩在鹦哥墓前默默地站了很长的时间,空旷的雪野只听到落雪的声音。

儿子把水糟和食盒洗干净,摆在了写字台前,把那张鹦哥惟一的照片装了一个框子挂了起来。从此,我家少了许多笑声和欢乐。儿子常常一言不发,不是写作业,就是看着鹦哥的遗物发呆,而食盒里他又放了新米,水糟里经常不停地换水。那年冬天,儿子经常一个人到鹦哥的墓地去。我知道鹦哥死后,他又少了一个朝夕相处的伙伴。是“小鹦哥”让儿子变得勤快起来,并给了他耐心、友谊和快乐。可我又能帮他些什么呢?这段时间家里沉寂的气氛,让我喘不过气来。

转眼间,春天的脚步匆匆走来了,杏花和桃花竞相开放,喧闹着一个早春。我和妻商量,决定再给儿子买只鹦鹉,并先不告诉他。那天儿子放学后,看到家里鸟笼里的鹦鹉很是高兴了一阵子,在鸟笼边逗了一会后说:“再也找不回来‘鹦哥’了”,我愣了一下,笑着说:“过一段时间,他会和‘鹦哥’一样可爱。”儿子问我:“会吗?”我说:“一定会的”。

两个星期后,天气已经很暖和了。垂柳和各种树木,都已抽出崭新的绿叶,在阳光朗照的日子,我一个人又来到了鹦哥的墓地,但什么都没有看到,四周没有一个坑,平坦坦的,都是一个模样的黄土,我很茫然。一天早晨,儿子突然说:“爸爸,我们把鹦鹉放飞吧!”我没有听懂,儿子又说了一遍,鹦鹉关在笼子里怪可怜的。我很震惊,失去自由的生命是可悲的。不错,鸟儿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天空。从哪里来,就让它到哪里去。

于是在春风含香,阳光撒银的季节里,我俩来到一块铺满绿色的开阔地,儿子展开双手向天空划了一个很美的弧线,那只鹦鹉一个展翅,滑向了湛蓝的天空。

 作者:黄浩

                                                                                                          编辑:项小霞

相关文章
2011-10-20 14:15:15
2011-10-20 11:30:09
2012-07-20 08:33:44
2011-10-20 11:25:37
2012-03-28 16:58:07
2012-07-20 08:30:37
2012-10-11 08:46:09
2011-10-20 11:17:34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